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广域寂静卷一章九

前情提要:他们找了希伯来系统的麻烦

本级介绍:正式开始逃亡


010203040506‖07‖08

设定1.0



第九章

 

不遑论哨兵的体格和普通侍卫士兵的差距,叶修,这个战场上的英雄,一度被封为斗神的人站在他们面前,此时双手握拳一手攻势一手守势的站在他们面前,造成了多少人从心理上本能的产生了畏惧,当然他们有枪,有依托着热兵器的安全感,可是当叶修一拳攻过来双手夹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拧便把人给拧翻过来,腾空时的庞大身躯正好砸中了队友的后腰时,那一点点的安全感也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一味的疼痛了。

当然他从地上捡起枪,好不犹疑地射穿了那个端着冲锋枪即将射击的士兵的膝盖,拿起枪托一手砸向了另一个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哨兵的战斗力在这一刻显露无疑,他低身朝着虚空伸手一挥:“小黑,上吧!”

叶修的精神向导猛然跃出,直接扑倒了站在门边的一个人,叶修抓着蓝河一路狂奔而出,塔内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蓝河背靠着叶修,有些喘。

“怎么办?!”

“让我思考下。”叶修手中的枪没有停下,却给了蓝河这么一个答案。

蓝河环顾四周,左手边的房间一排到尽头有窗户,往右拐则是下楼的方向,电梯是肯定不能坐的了,那么现在是要下楼么?

“小蓝同志,我问你一下,你信我么?”
蓝河回过头,他有些诧异为什么叶修在这个时候会突然问他这样的话,不过虽然迟疑,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其实按照目前的形式来说,不点头也于事无补,他们俩可能从定下匹配的时候,便已经成为了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何况,蓝河自己身上还有那么多没解开的疑问,这个塔内这么多人说谎,相信叶修,似乎还能稍微探寻到一些些的边角的答案。

“那跟我来。”‘

两人在长廊内高速的移动着,身后的枪响,刚刚还特别明显的申建气急败坏地声音在此刻已经越来越远,走廊的尽头到了,叶修抓着蓝河的手,往左边的窗户撞了出去。

玻璃碎裂给身上带来细碎的痛感,但是相比起来,失重掉落的感觉更让人觉得恐怖。叶修毫无征兆的扯着他的腰直接从塔上跳了下来,这是建立在山坡上的六十层楼高的塔,坠落的山风吹得他毫无招架之力,不敢睁开眼睛,却能感受到整个身体都是空的,叶修的手像铁钳一样的紧紧扣着他的腰,紧接着他感受到了重心的骤然下坠,然后是狠狠的一荡,感觉像是被谁扯住了身体。

果不其然,叶修扣于腰间的绳索的另一端卡在了塔外的运输管与管之间的凹槽之中了,他们此时急速的拉扯着绳子往下滑降,他都能闻得到齿轮高速运转之后和尼龙触碰时候的那种焦糊味道了。

绳索最终在离水面只有十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叶修笑着跟蓝河说:“抱歉哈,没事先说一声,这一次问一下会游泳吧?”

“我说不会你会把我扔下去么?”

“不会,可是我现在要割断绳索了!”

蓝河又一次体会了那种失重掉落的感觉,他在空中想着在之前所学的求生知识头朝下的摔进了冰冷的水中,打在水上的感觉是疼的,不比摔在地上好受,不过万幸的也是塔下的这一条溪水,可是隔着水声也他们能听到中枢塔骚动的声音,寻了一处芦苇滩上了岸,两个人全身都湿透了,叶修脱下了外衣坐在草地上拧干,蓝河全身上下滴着水看着他如此动作,尴尬地杵在那儿,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

“你先拧拧身上的水,我带你去个地方换衣服。”

“哪儿?”

“你知道楼少么?”

 

楼少,楼冠宁,全九囿的哨兵向导没有见过他也好歹是听过他名字的,号称商界最厉害的哨兵,哨兵界最成功的商人,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凭借一己财力成立一个塔并且成为和微草一样的拱卫塔的。

小道消息说叶修和楼冠宁的关系不错,这样看来,是真的不错。

“走,我们找楼少借点东西。”

一路上不得不掩藏自己的行踪,他们设法在溪水下游印出杂沓的鞋印和丢下的特制的衣物制造出两人往下游奔逃的场面,做完这些再没有留下痕迹的往上游走,溯溪而行,冰冷的溪水刺得蓝河的腿生疼,而他前面那个人,弓着背拿着一把军用匕首在前面开道。过了溪之后,对着指北针朝着西南方向再一次的制造了人为现场痕迹,才往楼冠宁所在的义斩塔行径。

叶修的单兵作战能力,反侦察能力确实是顶尖的,在作战上毫无犹疑地做出精确判断,并且执行成功率高达百分之八十,这是一次特别出色的反围剿行动,以客观标准来说。

但是处于他身边的蓝河并不能做到像评价这么客观,此刻的他又冷又累,他的水性不能说不错,只能说是勉强能游,刚刚摔入水中时重重地砸进水里那一下呛了不少水,此刻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找了个草丛脱下裤子,发现自己的手都是颤抖的,比起在旁边没事人一样的叶修,蓝河简直本能的自我嫌恶起自己来。此刻一番催促,听闻又要上路,没经过过什么大风大浪的小孩在走了几十米之后,终是支撑不住的两眼一黑的晕了过去。

叶修听到背后“砰”地一声回头,见是他这“向导”笔挺挺地倒地,叶修叹了口气,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水摊的土地通常是软的,他不敢出这过人高的芦苇丛,坐下来才感觉到屁股底下又软又凉的触感,裤子黏在腿上特别难受,他挽高了裤管,脚踝处是深深一道绳索磨出来的印子,卷着边,肉已经泛白,更是有一股烧过的气息。

就是刚才,绳索在套在他们身上的时候顿住那一下套在了他的腿上,叶修蹬了两下并没有把绳索给蹬出来,可是没有时间再继续磨蹭,在绳索第二次往下放的时候,高速下降的绳索勒进了他的脚里,要不是在溪水上方安全距离上急停,估计这只脚就废了。

哎,这小子。

看着面前这个晕过去了的人,他的向导,叫做蓝河身上存在有很多疑点的青年,叶修的眉毛也不免拧到了一起,他很少在旁人面前思考事情,而这一次,由不得他不多想。蓝河被他用来做希伯来系统的挡箭牌是自第一次匹配不成功便开始,抛开蓝河自己本身的情绪来说,第一次的生理反应和后面的精神结合产生的鲜明对比不由得让人怀疑其匹配成果,而蓝河强大的精神力的传闻是自王杰希那边传过来的,而这个时段,张佳乐他们还在外派,当时的情况具体是怎样,可能连他本人都看不太清楚。

所以王杰希,这个一直以来作为中枢塔最杰出的教导员,在这个事情上面动了不小的手脚。

而如果是并不匹配的二者而系统判定匹配的话,那这种行为被称为强行匹配,通常来说,希伯来系统自身并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那么确实能证明有人窜改了电脑。而蓝河身上显示出来的对于系统科技的熟悉程度,在他自己也惊讶的情况下,让叶修重新认识了一下这个青年。他身上确实是有秘密的,但是这个秘密,不是因为精神力而是因为他那怪异的电脑姿势。

“小黑客,你先睡一下,等醒了可不是什么好玩的旅程了啊。”

叶修低笑着自言自语,他倒是更想好好看看到底是他们能走得更远,还是那些躲在暗处的,伸出手的人能伸得更长。

并非回应他,昏厥了却极不安稳的蓝河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翻了个身,睡梦中皱着眉头的人默默地抓紧了他的衣角。

叶修并未把衣服从他的手中拿出来,他看着那人的半张睡颜,心里似猫的爪子挠了一下。

他的精神向导不知何时也跳了出来,立在叶修身旁看了半晌,走到叶修身后跪卧了下来,叶修腰往后倒正好能枕到。

“啊,好吧,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评论(1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