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蓝雨编辑部之战斗在一线的催稿壮士(上)

我真的以为上一篇是最后一篇。。。。

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




1

蓝雨编辑部里有个盛传多年的传闻,宁排两本增刊也不催叶修一人。

是的没错,叶修,知名畅销书作者,浙江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叶氏老鸭汤系列」创始人,三十代作家财富榜首位,《蓝雨》杂志专栏供稿人,是个拖稿拖得上天入地的大魔王。

刚刚接到组织任务的蓝河,看到手上那份通知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

 

蓝河同志:

根据你在试用期内的工作能力和工作表现,符合我社录用条件,现经集团领导批准,同意你的转正申请。

特此通知你从X年X月X日起成为公司正式员工,并按照公司相关规定享受正式员工的全部待遇,财务部门将根据规定按正式员工标准给予调整工资,计算发放奖金、福利等。

主要工作,接替于锋同志的工作,负责作者叶修相关稿件编辑。

                                                       蓝雨编辑部综合办公室

                                                           批准人:喻文州


“哇蓝河竟然成了叶修的编辑?”

“给兄弟点个蜡。”

“喻总这是九九八十一难磨练你啊,小蓝你以后必成大器啊!以后享福别忘了哥啊。”

“你让他度过这一段艰苦岁月再说吧,说不定就叹六出祁山功未成秋风飒了。”

“喂喂喂,你们几个,做事!”执行主编梁易春敲了敲手上的口杯,返过身子对那边脸色凝重的蓝河说:”没事,他们说的都是没有的事。”

“我有点紧张。”蓝河抬头捂着胃说。

“我刚烧的热水,你喝点,以后常催稿,对自己好点。”

蓝河环顾四周,感受了一番众人对他的爱意,转头跑向了厕所。

 

「咳咳,叶修大神您好,我是您的粉丝兼编辑……」

「叶修大神您好,我是蓝雨编辑部新来的编辑……」

「叶修你好,我是《蓝雨》杂志你的钱塘杂话板块的编辑……」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都不对!蓝河的backspace键都要敲烂了。

叶修你大爷!

Enter。

盯了屏幕两秒钟,他真的把这句给发了出去。

五分钟之后收到了那个头像是个拿画笔工具写出来的笑字的人的回复

「我大爷住在八宝山呢,你找他有事么?」

「那不是!叶神您好我是蓝雨编辑部的蓝河现在代替于锋来接替他的工作。」

蓝河从未想过,自己暴起手速来,也是不打标点符号的。

「哦~,换人了啊,小于人呢?」

「于编去百花当总编了。」

「哎呀你看跟着哥混多好,两年时间就可以去别家当总编了,所以小蓝你跟着哥好好干,说不定过两年霸图那群老东西退休了,你也可以出去当个总编当当。」

糖衣炮弹,不能掉以轻心。

「咳,叶神我才入职呢。」

「刚入职不怕,哥以后罩你!」

「谢谢叶神提携!」

「那既然这样,钱塘的稿子晚两天成么?」

蓝河扫了一眼桌上的日历,今天28号,杂志半月每逢3号18号发行,30号下印厂印,两天的时间给校对排版本身就是叶修的」特殊津贴」。现在还要拖时间,简直是对编辑们的最大恶意,蓝河已经可以看到美编那边郑晓那张亚历山大的脸了。

「那个不是,叶神你知道啊,赶死线是要玩死我们的啊。」

「我知道啊,所以我都卖人情了,但是写作这东西又不是撒尿,能说来就来,我卡五千字卡这儿好几天了,文字工作者嘛,大家都理解的。」

「叶神我听说你很少卡文,他们都说你是拖而已……」

叶修以沉默代替了他的答案,弄得蓝河有些诚惶诚恐。

蓝河打算服软讲两句好话,来安慰一下他手下的作者一贯的玻璃心,但他忘了,叶修哪是常人。

「所以,蓝河,可以这么叫吧我看你QQ上这么写,你今天下班之后屈尊到三街胡同来一趟?和我一起下去体验下生活?」

「三街胡同?」

蓝河不是本地人,忙百度地图查看,离他这是不远,上面还标着东城区CBD。

「嗯,记得带电脑,能直接写完我传你啊。」

「晚上能写完?!」

「向组织保证,绝对完成任务!」

 

等回过神蓝河才发现,这叶修不但没交稿,还占用他下班时间让他出外勤,眼看着离最后死线只有一天半,蓝河叹了一口气——

大魔王作者叶修VS小编辑蓝河 round 1 蓝河完败!

铛!

 

2

蓝河在地铁上抱着书包一直在想,叶修把他语焉不详的喊到三街胡同去到底是要干什么的?他稍微百度了下三街胡同,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居住区而已,皱着眉头翻看手机上的消息,突然搜到一条三街胡同原来叫做三界胡同的天涯消息。他点开看,里面详尽的介绍了这个名字的来历,说什么这里是黄泉殿的通道口啊,阴间的人要来阳间采买物什就从这条胡同的大槐树底下进来啊,越说越玄。他甚至都脑补起了叶修穿着兜帽衫不发一言的带着他走到大槐树底下,面无表情的敲了三下树干,夕阳下,树干里出来了个脸和树皮似的老婆婆,看了他们一眼,颤巍巍的声音问他俩要走阳关道还是走独木桥,叶修不听劝的选了个独木桥,就看见老奶奶的脸瞬间就变成了寄生兽,张开血盆大口狞笑着,让你们不走阳关道!

 

靠在地铁门上的他被吓得猛地一哆嗦,弄醒了旁边打盹的大爷,大爷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看他,蓝河歉意的笑了笑,拍拍自己脑袋,莫不是被叶修给威慑到了。如果真是这样可不行,从现在严峻形势看来,蓝河只能展开闪电战,一不做二不休要到稿子,革命同志不能先输在气势上啊。拍拍自己的脸,蓝河精神焕发的重新涌入到换线大潮之中。

 

从城西长途跋涉到城东,见到叶修的时候整个人大概就像是被挤扁了的梅菜扣肉饼样,焉儿吧唧的,巷口停着一台凌志,旁边站着个男的,老远就看到他的灰色线帽,蓝河在红绿灯的这头揉了揉脸,过了马路走到车尾,试探性的又走到车头,这才凑过去问了一句:“叶神?”

那人就笑了,握个手就把他扯过去揽住了肩膀,歪着头说:“这累坏了吧,下班高峰期堵得人死,来,先带你去吃点好的。”

叶修带着蓝河去的是个逼格特别高的饭店,逼格than逼格,势力的女服务生逼格高到拿了两份菜单给二人,却从头到尾都站在叶修那边点菜,听着他报菜名,蓝河只觉得贵大发了,这一顿吃完,莫不就是要上路?

把他们的第一餐饭当上路饭吃的蓝河吃得特别的不矜持,光米饭就是三碗,扫空了一个盘子之后抬眼看向正在看着他的叶修,发现他脸上一点悲切的表情都没有,反而目光中带着一种奇怪的愉悦——这种眼光后来蓝河见多了之后才懂得了,这是伟大的文字工作者正在收集素材——他忙问叶修:“叶神不吃了么?”

“你吃你吃!我最喜欢请客吃饭了,吃人嘴短,等下答应我按我说的做啊。”

刚刚吃过的饭能吐出来么,叶神?蓝河的内心已经躁动得如钱塘江大潮了。

 

吃完了饭,叶修果然带着他去了隔壁一家——纹身店。

“你俩,来纹纹身啊。”纹身师打量着眼前的二人,昏黄的灯光下让蓝河有种他等下纹个身顺便还能把他们的肉割下来卖几斤的错觉。

“是的。”叶修二大爷的模样坐在那,旁边跟着个恭恭敬敬,看上去还有点学生气的蓝河,坐在一边清洗工具的女助理已经脑补了黑道老大和自家男宠一万字的脖子以下不可描述部分了。

“想纹什么款式啊?你俩相同还是不同就是过来拼个单啊?”

“给我们纹个情侣的呗。”

“哐当!”女助理不负重望。

“最近我们这流行的情侣款,你俩挑挑?要是情侣啊,纹得越私密越好,越有占有性啊。”纹身师还从来没见过自己妹儿如此殷勤,长吐了一口烟圈,感叹女大不中留。

蓝河此时也一脸震惊地望着叶修。

“真的?!”

“真的。”

“叶神你没开玩笑?”

“体验生活怎能不较真?小同志牺牲一下,反正你刚刚还吃了我那么多,吃人嘴短啊……”一个阿字拖得跌宕起伏,余韵绵长。

蓝河一脸愤懑,瞪了他三秒之后,妥协的问了句:“那我纹了是不是稿子就能交了?”

叶修点点头,气势表情都让蓝河在那一刻相信了,抱着破釜沉舟的悲壮以及对自己意志不坚定的自责他扭头问了句女助理

“有可以随时能洗的纹身么?”

“没有诶,不过我们有出三个月时间内随意清洗的纹身套餐,现在都是用新材料,很容易就洗掉了。”

“要是过了三个月呢?”

“就和普通一样,情意刻在肌肤上,一辈子的事咯。”

“好吧,给我用三个月清洗的那个套餐。”

“诶?!”

“你要知道,我男朋友十几个爱人,我算什么啊,哪天我想走了,纹身洗不掉还会被抓回去,我……,哎!”

叶修在后面不知声,一脸憋笑的表情,小姑娘被吓得一愣一愣的,站在她哥旁边,动都不敢动了。

谁不会演啊?本大爷学校戏剧社出身。

大魔王作者叶修VS小编辑蓝河 round 2 蓝河小胜!

铛!

3

蓝河侧躺着,觉得自己在这惨白的灯光下特别像肉联厂里待宰的猪,任由纹身师在自己身上描图。因为怕痒和怕影响不好,最后还是先纹在了肩膀靠近锁骨的位置。女助理万念俱灰,目光久久地徘徊在蓝河的腰间不肯离去,看一眼蓝河的腰又看一眼叶修。

叶修睡在蓝河的隔壁床,他要求是把相同的图案纹在脚踝处,问其缘由是因为想要双手能打字。蓝河吐出一口老血,只想把旁边的酒精瓶子塞在叶修嘴巴里。

他们挑的纹路并不复杂,两个人一人一朵缠绕着荆棘的蔷薇,蓝河的花苞是半闭到了叶修这儿变成全开,叶修半哄半劝,拿出请客吃饭和今晚交稿两重糖衣炮弹,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蓝河明天就可以洗掉,蓝河才视死如归的同意,而此刻他真的觉得自己真是脑残大发了,机器嗡嗡作响,疼得蓝河眼前一片模糊,抬眼却看到叶修认真地看着屏幕噼啪打字的样子,不禁想起了刘胡兰、焦裕禄等一干革命前辈,体会到了他们那种鞠躬尽瘁的心情,果然在第一天上任就遭受到这种奇葩待遇还能因为作者开始赶稿而产生了愉悦的心情,是真的把自己当烈士在看吧。

恍惚间看到叶修一脸严肃的望着电脑屏幕,写一下,停一下,又写一下,磨磨蹭蹭地好像尿频尿急。蓝河很想问问他,是不是因为痛得写不下去。但是话到嘴边又打住了,这话问出来,有点搏男人的面子。

他看到叶修在看他,写到紧皱着眉头的时候就转过头看他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是自己隆起的小肚腩,不锻炼的宅男身上六块腹肌紧成一团。

 “我上半身能拿个东西挡下么。”蓝河被他看得不自然,有些心虚的想找毯子。

“都是微胖界的同僚,挡什么。”叶修回他。

女助理感觉自己又get到了一种特别的调情方式。

嗡嗡嗡的机器声开一下停一下,让前一天还通宵校稿了的蓝河两眼发困,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上色的时候叶修全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他脖子以下不可描述地区的那块白软的肌肤。暗红的颜料随着机器的动作一点点渗进皮肤里,滚出来的水珠看上去像血一样,他点了根烟,烟雾迷蒙,看着他的小编辑跟着他受苦受难之后坦然睡着流了一边腮的口水,被生活玩弄之后依然能活得像个人样,就像是荆棘里开出的花。

在这一刻,文字工作者叶修接受了性灵的呼唤,感受到灵感的迸发,转过头去打开屏保。

这一刻他文思如尿崩。

推翻了刚刚所写的一切,手速飞快,只听到space键啪啪啪作响,他紧皱着眉头,嘴巴里叼了根烟,写起来连弹烟灰的时间都没有,干脆都没点燃,就那么叼着,脚边开始纹纹路的机器根本算不上什么,这时候如入无人之境的叶修正在以每分钟一百二十字的速度在彪字数。

上色的时间没有很久,在叶修写了三千字之后所有的事情就收了尾,纹身师本想直接说,但是却被女助理拉住了,她浅显易懂的给了一个比喻,就像开车开到一百二十码,突然出现个过马路的老奶奶然后急停,车子侧翻!

我们这位大哥现在正做正事呢,要打断了,那你我都完。

被唬住了的纹身师硬生生地让赶稿狂魔的叶修和累坏了的蓝河躺在床上躺了一晚上,零点的时候,叶修终于吐出了他那根快要被嚼碎了的烟杆子,伸了个懒腰,终于是写完了。

两个纹身师一个女助理爆发出了欢呼!

打东北来的纹身师瞪着一双晶亮的眼睛,特崇拜地望着叶修:“诶哥们,现在你们这当黑社会老大还写小说啊,真是太牛掰了!”

叶修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为何他们把自己当成了黑社会老大,但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子,死要面子,所以呢,他开口:“业余爱好,业余爱好。”

“走!请你们吃烤串去!”

小店子爆发出了更大一穿欢呼声,蓝河被这动静弄醒了,睁开了睡得迷糊的眼睛,第一句话就是找叶修:“稿呢?”

叶修指了指电脑,就看到蓝河光着膀子猛虎下山一般的扑到叶修身上,紧紧地搂住了他,哦不,是他怀中的电脑。

女助理决定记住这一幕,在以后的岁月中拿来好好回味。

插U盘,转文件,拔U盘,快如闪电。

拿电脑,插U盘,按保存,势如破竹。

叶修眯着眼睛看着做这一切的蓝河。

“走吧,一起去吃烤串。”

“我要先把稿改完,再回去,赶不上末班地铁了吧。”

“早赶不上了,去吃烤串,然后去我那睡。”

蓝河刚想开口说,叶神你把我载到XX路,我打公交方便,就被叶修一句话给堵住了。

叶修住的地方?!

业内没什么人知道的地方,起码他们蓝雨编辑部还没有人去过,不然早就传疯了,蓝河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如果知道了地方,那以后催稿——

脑海中响起了《雪姨之歌》

“那,走吧?”

大魔王作者叶修VS小编辑蓝河 round 3 蓝河胜!


评论(10)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