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故宫之旅(上)

故宫之旅真的好甜啊啊啊啊T T

这两天的天气不要太好,每天都是大太阳蔚蓝天,虽然风真的很喧嚣但是不妨碍我早上挤着早班车去故宫。由于天安门要过安检所以果断的选择了从西华门进入,但是我比较蠢刚到西华门又崴了脚。

第一次见到北方冰着的河流,我好激动!尤其是在早晨配上角楼上初生的太阳,一副宫墙新生之景,慢慢的沿着青砖宫墙往里面走,到了午门,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震撼。人们川流不息,阳光亘古不变,鸽子扑棱着翅膀绕了两圈回到停歇的屋脊上,什么都在流动,又什么都不在流动。

跟随着人们过内金水桥,弯曲的桥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可以看到延伸到角楼的河流,和外面的护城河连绵成皇家的血脉,隔绝了外部低矮的灰色平房,在这两条河里,朱红色统治一切。

太和殿广场没有进行翻修,我们踩着的坑坑洼洼的是数百年的历史,而前三殿之中最大的太和殿永远是最多人驻足的地方。这个被火灾不断侵扰,却被一次又一次加注荣耀的宫殿在某种程度上是所有人包括皇帝对于天赋皇权的最终想象,中、正、平、和,它站在那,在经过修缮之后,抖擞一身的疲惫,矜骄的维持着这个民族的面子。

建极绥猷是挂在太和殿上的匾,拗口的四个字放在一起,是皇帝对于百姓和天地的双重责任。建极出自于《尚书 洪范》里的皇建而有极,绥猷则是出自于《尚书 商书 诰书》中的若有恒性,克绥撅猷惟后。它由乾隆亲笔御题,所行圣人之道,静静地对着这大如天地的广场,不知道坐在着匾额之下的后任者们在面对传胪的学子们,这些所辖政权内最为杰出的人才的代表时,是否感受到一丝力不从心。

往后走便是中和殿,比起太和殿来还是小了很多,脊兽也只有七只,是供祭祀之前皇帝处理相关事宜,以及通往太和殿之前,稍作休息的场所。这是三大殿之中,唯一一座允许皇帝一人思考的地方,所以也不难理解,其牌匾上乾隆所提的允执厥中四字。出自于《尚书》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如果说太和殿是敞开眼界和心胸对天地人负责,那中和殿则是关上门来体味人心惟危之地,门窗采取《礼记》中记载的明堂式样,周公建明堂以求明诸侯之尊卑,这又回到了那个永恒的君臣主题上。规制不停的提醒着臣子该遵守的法度,匾额提醒着皇帝,心中之中的法度。

再往后便是保和殿,作为三大殿中的最后一个殿,它在乾隆之后承担的责任从最开始的居住之地,变成了殿试场所。鱼跃龙门的龙门,承载了在最后一个朝代的读书人们的所有的情感。并且保和殿还担任了在除夕元宵宴请群臣外藩的作用,如果说太和殿撑起的是帝国的面子,那保和殿绽开的是这个政治集团的里子,用减梁法所做的宫殿宽敞通亮,不难想象就在一百多年前这儿在宴会举行前的热闹场景。须弥座上忙碌的人群连接成像蚂蚁一样的队伍,攀爬上这座高高在上的宫殿,有的人坐下有的人站着,在皇建有极的匾额下,那个身着龙袍的人来了,动态变成静态,寂静无声里,人们诚惶诚恐,跪地呼喊万岁,于是万岁赐予他们以荣华富贵,人们感恩戴德,来年继续效忠皇室,山河美好。他所做的任何事情,无不是在昭显着帝王无上的威严,皇建有极。

往后走通过乾清门可以达到后三宫。乾清门旁有一排小平房,那便是军机处。这个在清朝权力最为集中的最高决策机构,不过只是一排小小的平房,我的落差不可避免的大,却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在中国向来有这样的情况,友人在乾清门等我,介绍的时候就说《甄嬛传》里没有错,在康乾时期确实是御门听政,便就是在这个乾清门之下。一月的冷风吹得我两条腿都是疼的,御门听政这种流于形式做法真是让我为君臣鞠一把同情泪。

后三殿的使用比起前三殿来要多得多,乾清宫的故事多得说不完,它密切的联系着跟这儿有关的皇帝所有的欲望、心思,藏在正大光明匾之后的小盒子充满了欲望,所有人都觊觎着这儿,又惧怕着这儿,壬寅之变发生在这,九龙夺嫡最后的归宿也在这儿。门口摆着的日晷和嘉量表示着天子授时授食,在前三殿交叠的天子的权力在这儿被加到最大,在宽阔的平台上,我感受着阳光,正大光明被午时的光芒照亮,明晃晃的唤起所有人心中的畏惧之情,站在云台上往外看,看的还是当年景,当时在这儿被太阳晒着的小皇帝,退位时是怎样的感受呢?

交泰殿是皇后权力的象征,皇后和皇帝的权力在宫殿的分布上被分为了4:1.5,在坤宁宫和乾清宫之间的交泰殿对应的是前三殿的中和殿,皇后在此接受贵妃之下的妃嫔大臣们的朝拜,在这间房间里摆着硕大的钟和滴漏,以及二十五个传国之玺的空盒子。现在所有的国玺与它们的盒子分离,被存放在乾隆花园珍宝馆内,有一则印上写着“皇帝亲亲之宝”,真的很想让故宫出相关的周边(之前看到一个雍正兢兢业业手机壳,但是不好玩,没这个好玩呀~)

最后一件就是有名的坤宁宫。在我的记忆里,由于《还珠格格》的影响,一直觉得坤宁宫是和后宫一样的院落式宫殿,却没有想到它会那么大,坐落在云台上,东西两边分为不同的用处,东暖阁是帝后大婚场所,西边则是萨满教的祭祀场所,那个环绕整宫的大通铺被太阳暖暖的照着,我坐在外面晒了一会儿太阳,日头还在,宫殿还在,人换了一茬儿,形而上的东西消失在这儿了。

繁华的东西如砖石能保存许久,正如祝勇老师所说,这座宫殿已经死了。他不再作为皇帝的家,而是作为一个博物馆重新活了过来,王朝更替,这些建筑也跟着交替,未央宫在阿旁宫的废墟上重生,大明宫倒下之后千百年又出现了紫禁城。

忙碌的人群依然忙碌,角楼上只有乌鸦,在四点半的清场之后还守候着这里。盘旋两圈,最终成为屋脊上踩在齐明王头上的王。

长河落日,帝国江山,也不过如此。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