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周翔】青春少年样样红02

酷炫的日更

优等生X不良生

校园PARO

中二风弥漫整篇文系列 

爱我请多和我说说话,多评论我一定会回的!



第二章

 

“给你,水!”豁了口的玻璃杯重重地往桌上一顿,溅起的水花打湿了随意摊在桌子上的游戏机杂志,孙翔一把抽过杂志,以一种很难形容但确实是没有善意的眼光看着规规矩矩地把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端正坐着的周泽楷,他的白衬衣上的扣子还扣到了最上面一颗,柔软的黑发离领口似乎只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他知道他,这个名字在他们荣耀高中很是出名,女孩子们把他奉为校草,老师们对长相好看干净的男生也没什么抵抗能力,况且他成绩还那么好,在文科实验班常年霸占着第一名的分数,男生这边风评也不差,他们班经常可以看到一群跟他玩的不错的男孩聚在一起。

孙翔不知道周泽楷知不知道,但是他是知道的,他们学校有一半的女生或明恋或暗恋着这个男生,而剩下的则被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这几个高年级的瓜分。

而他呢?他哼了一声,他知道他们班的女生都怕他。这中间想过来,多多少少又增加了他的一些怒气,看着眼前长相清秀出挑的周泽楷越发的不顺眼了。

 

“阿翔你客气点,这么对客人的!”女人尖利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刮得孙翔脑袋瓜生疼生疼。

“老太婆你凭什么放他进来啊?!你知道他底细啊?!”

“闭嘴!”很明显蔡淑华现在表情好不到哪里去,紧皱着她那两条纹出来的眉毛,抽了口烟,又吐出来,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周泽楷。

蔡淑华交叠了下双腿,弹了弹烟灰然后问他:“你说你是周元明的那个不吭声的傻儿子?他出事了?”

周泽楷没有开口的打算,只是略微轻微的点了点头。

“进去了?”

“你要我闭嘴就闭嘴啊!”中间还夹杂着孙翔的闹哄哄的顶嘴。

似乎打定了主意,蔡淑华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思没变,就算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她还是一点一点的刨了下去。

“是。”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眼前的女人突然嘴角牵了牵,露出一个嘲弄的笑容,她摇摇头似乎还有些不可置信,反复的咀嚼着那三个字。挑了挑眉毛,站起身来,突然开始笑了起来,笑声在狭小的屋内回荡着,聒噪得另人耳朵生疼,她的腰肢其实很细,现在看起来,像是要笑折过去。

坐在另一边的孙翔看着她一系列的变化,这样总是发疯的前奏,他也站起身来,盯着她,像是盯着一个随时会发动攻击的猎物。

忽而蔡淑华掐着声音尖叫着向着周泽楷扑过来,她的指甲留得又长又尖,狠狠地挥下来,抓破了孙翔的脖子。

 

这一切似乎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周泽楷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孙像是什么时候扑到他身上的,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压在他身上的少年躯体带着温度和重量让他分神,从他的肩膀和脖子之间的空隙里看出去,只能看到他拧着身体近乎扭曲的抓住蔡淑华的双臂。

粘稠的血粘粘糊糊地落在肩膀上,很快那个地方便泅开了一滩血迹。

“咝——”

疼痛带来的倒抽气声在尖叫声里显得这么细微,但确实在无理由的血缘和他的细长双臂的钳制下,蔡淑华似乎被吓到了,并没有发出那种断裂的声音,而换成了一种不停歇的抖动。

孙翔撑着身子从周泽楷的大腿上站起来,他换成了一只手抓着女人两个伶仃的手腕,把她揽到怀里,使劲地摩擦着她的肩膀,想让她安静那么一点。

周泽楷仔细点看甚至还能看见孙翔眼角泛着的一点红色,

“过来,帮我摁住她!”孙翔吼道。

周泽楷站起身来,只犹豫了一秒钟,便整个圈住了女人,双手按在她的手腕上,抬眼看孙翔——

少年从茶几的抽屉里翻出了一把没开封的针筒,试剂稀释做得流畅无比,手中的针管推进女人的静脉,他的表情几乎没什么变化,周泽楷感受到怀里的女性躯体因药性而慢慢的软化下去,背脊弓起的骨头不再抵住他的锁骨,孙翔拔了针管拿棉签按住那儿——

“他妈的。”

确实是他妈。

 

把女人弄到她自己的房间里,在思考了半分钟到底要不要反锁门之后,孙翔转过身,便看一手拿着棉签一手拿着酒精的周泽楷正站在他家的沙发前,一脸关切的看着他。

或许是因为周泽楷的目光太过于灼灼,也或者是他平生没怎么被人这么专注的注视过,总之孙翔感觉到了一阵羞愧,他甚至不知要在这时候说什么,只能硬着脖子问:“你干什么?”

“上药。”

还是以往的两个字回答所有问题,但是其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你干嘛呢?!这我家啊!”

“过来。”

 

坐到了沙发上的孙翔被酒精给烧得一阵一阵的疼,他的脑子里塞满了一定要等下把老女人的指甲剪掉了以及为什么就坐在了周泽楷面前俩问题,这些问题对于他来说实在太复杂,实在是还没想通,周泽楷就已经换了两根棉签了。

“疼么?”

他不答话。

周泽楷也没有往下说的意思,他虽然是说的疑问句,却是用陈述句读出来的。

眨了眨眼睛,他轻轻地在他的伤口吹了吹。

吹散了这屋里的燥热,吹散了他额头上的清凉,吹得人心都软,孙翔第一反应是怒不可遏,但是当他稍微用点力气想要转头去看另一位当事人时,肩头却被掐紧了。因此只能看见他一半的脸,眼睫长得像是惯常形容的蝴蝶翅膀,随着他的动作轻轻颤着,灯光漏过睫毛在下眼周只留下斑驳光影,挺直的鼻梁的一半,唇珠饱满的双唇开合,孙翔低垂着眼睛竟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

“喂,周泽楷是吧,你来我家干什么啊?”

“住。”

 

周泽楷能找到这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在七岁之前他住的就是这套房子。

“你凭什么啊!”

果不其然受到了现主人的强烈的抵抗,他抡开胳膊,像是被侵占了领土的小兽。

周泽楷抿了抿嘴角,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还有一个房产证。

孙翔从他的手中抢过房产证,上面的地址果然是这儿一模一样,他又仔细看了一遍,确定没有看串楼,确实是这无疑。

周泽楷叹了一口气,翻过相框,放在他的膝上。

小男孩站在他的房间里笑得欢快,他手里抱着辛巴,正是放在孙翔床头那只。

他不知其中缘由也知道周泽楷并未说谎,他行李不多放在门口,似乎还有一只困顿了的小狗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也不闹也不叫。

再看向周泽楷,孙翔不知道怎么觉得他俩有些像。

 

“啊,那什么,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等老太婆醒来我再问问她!你你,我房里只有一张床,你睡沙发吧!”

周泽楷看了他半天,嘴角弯了起来,眼角垂下来,给了他一个笑容。

他站起身来,轻声说谢谢。

或者是那语气太过正式,反倒是让孙翔不好意思。

他扭过头,假装看电视,嘴里却问道:“你家小狗能让我抱抱么?”

跳跳像是听懂了一样,顶开插捎,一口气蹦跶到了他的膝盖上。

“周泽楷,我可是看在它的份上,让你住下来的啊!”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