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宽容》前九章读后感

很久没发读书笔记啦!
这是我读的房龙的第二本书,但是感觉翻译一般般。我看的是王琳翻译的版本,中间有语句不是很通畅的地方,还有错翻没校对出来的,所以不是很推荐这个版本。
瑕不掩瑜,这本书不愧为房龙的代表作。真理子形容其为伟大的通俗历史作家,确实如此,宽容这本书以宽容为主题,串起了整个西方世界的历史。前九章单独来说是因为基本上这部分算是基督教的兴起史。我很庆幸先看了《圣经的故事》,因为这本主要讲的是基督教的发家史,而基督教是怎么一步一步的成为西方统治性的宗教的,则在这部《宽容》里有比较详细的描述。
按照我的理解书中描述,基督教的终生平等和上帝爱每个人满足了空虚的罗马下层的民众,几乎可以说在务实却心灵空虚的罗马造成了一种效应。
并且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为了巩固统治而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统治阶层,这十分有利于抵抗异教的的压迫。
同时罗马宽容的宗教政策让基督教有良好的发展契机,圣保罗的双重身份(罗马公民和犹太人)让他的传教工作得以顺利的展开。
还有一批教廷主教,这些和早期在基督教里扮演着渊博学者形象的贤者不同,他们更多的是和政治牵扯到了一起,几乎可以说,每一位都是出色的政治家,是他们最终让这个宗教统治了西方世界。

但是,让人痛心的是,当基督教走到宗教的顶端,接下来所做的事情便是长长的控制时间。他们仇视异教徒,以让人惊愕的速度拆除并且鸠占鹊巢着异教神庙,米斯特拉斯,丘比特,狄俄尼索斯被排除于上帝之外,奥汀神被描述成异端,摩尼教和伊斯兰教因为教义的遭到了基督教的仇视。
东征的十字军摧毁了君士坦丁堡,巴勒斯坦,以及自主思考教义的普罗旺斯。
他们控制了书籍的出版,关掉了学院,把最后一个柏拉图学派的老师拉出学院,五马分尸。科学家只能装疯卖傻才能做自己的研究,书籍越来越少。
他们成立了宗教法庭,以及禁书监管会甚至规定普通民众不能自己思考圣经教义。
他们处死非议教廷的人,甚至拉出已经死了的人曝尸以示惩戒,甚至扒下摩尼的皮来挂在门口。
他们最终变成了他们所反抗的人一样,房龙如此说到。

是不是看上去很熟悉?
远到焚书坑儒,近到四十年前,世界上的思想控制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对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房龙给出了三个不宽容,并且认为这三个不宽容基本上是同时交错存在
懒惰的不宽容,因此造成了安于现状且固步自封。
嫉妒的不宽容,强烈的自恋不允许比自身更好的存在。
愚昧的不宽容,惧怕并排斥新鲜事物

我以前的老师曾经说过,人类从史前到现在,心理几乎没有变过。确实如此,千年前中世纪的心理和现在没什么区别。东西文化中的恶在某种程度上,有些惊人的相似。
我思考了很久,为什么中国没有长时间和巨大范围统治的宗教?
我想有以下几点。
1.中华文化主要是靠天吃饭的农耕文化,不及尼罗河丰饶,也不如沿海文明的商业发达,人们要辛勤劳动,无暇胡思乱想,对宗教的需求不如西方强烈。
2.统治者一直将权利紧紧地握在手中,君权高于军权高于神权,天命之子的概念深入人心,君权和神权一体化了。
3.儒家思想长期的统治地位,排挤了宗教。纵观整个中国史,佛教和道教不乏巨大影响,但是儒教强大的包容性最后使中国的宗教变成以儒家思想为尊的三教合一。
4.宗教盛于乱世,但是中国的乱世时间都并不长。(这点可以再想想)
5.人不同。
为什么说人不同呢?中国人是一个无论外部环境如何恶劣,只要稍有空隙,便能坚毅的活下来的民族。文字狱时可怕的社会,发配宁古塔,吕氏一家依然能挣到万千家产,闯南洋的华工死在彼岸的那么多,但是没几年唐人街依然建立在了大洋彼岸。
再看房龙的书中,好吃懒做的西方底层农民比比皆是,重利思想甚至霸占了教廷,在旧约里甚至要惩治罪恶之城。
他们不是不想反抗,只是懒惰的不宽容让他们习惯于现在的生活。

但是庆幸的是,在压迫到临界点的时候总会有反抗,在哪都一样,在近千年的黑暗中世纪之后,终于迎来了世界性的爆发,并且迅速将西方引领进先进社会。
文艺复兴,开始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