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周翔】青春少年样样红04

冰块碰撞的声音,丁零作响。

正如他们。



4 冰块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当孙翔撑起痛得要命的脑袋从酒吧的沙发上醒来的时候,意识模糊中他第一个想起的人竟然是蔡淑华,清醒和昏迷之间的界限是这么的不明显,人像是身处在灰色的浓雾之中,有知觉,却不知道自己来路和去向。

他深呼吸了两口,稍微有些大的领口可以看到锁骨随着他的呼吸而起伏,少年特有的颀长的骨骼支棱棱地紧紧地戳着皮肤,那有点冷,他拿起围巾连忙系上,把半张脸都埋到柔软的针织物里。

这个城市的夜晚他看过很多次,晨曦交杂着昏暗的天空慢慢的在街的尽头变亮。向上高耸的光秃秃的枝桠一排一排向着光亮的地方延伸,他记得小时候学过的说冬天的树像是列兵,此时看起来,真是一个贴切的比喻。

这个城市很大,人也很多,即便是在这样寒冷的三点半,依然有亮起了灯,冒出热气的窗口,赶着夜路的有归客,但是也有的是睡意惺忪的赶路人,新的一天过两个小时依然还是这么日复一日的来临,今日的容颜老于昨晚。

孙翔突然觉得有些没意思,他使劲地踢了下地上的石子,小石子踉踉跄跄地滚进了下水道,他抬眼,看到了自己家窗口里的亮光。

揉了揉眼睛,他以为看错了。

北风吹得全身都泛着冷意,脖子和膝盖生疼,却在这一刻,察觉到了心里流过的一丝暖流。汩汩地柔软了整个心房。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上跑,到门口了掏出钥匙开开门,对上被开门声惊到而回头的周泽楷。

“你回来了?”

“你没睡?!”

“嗯。”

周泽楷看到孙翔的笑容越来越亮,他从来没见过这个男孩的脸上露出过这样的表情,揉揉睛明穴,他站起身来,拿过孙翔脱下的外套顺手挂在架子上,回头看着他还是那样的表情。

“周泽楷你对我真好。你有什么企图么?!”

“……没有。”

就事回答,他只是顺手而已。明天要月考,这段时间拉下的功课不少,也是压力太大睡不着才从沙发上爬起来重新温书,不知觉到了快通宵的时间,正想着看完这条就去睡觉,却没想到平时一向玩通宵的孙翔竟然这时候回来了。

下一秒,周泽楷或许是懂他是怎么想,但是他没说话。

在十七岁的他看来,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清楚的好,这是他认为情商成熟的一点。

 

“哦哦!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手插在卫衣口袋里晃荡了两下,转过身来,背靠在门上突然就问道:“周泽楷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么?”

孙翔是个很情绪化的人,他生气有一万种理由,开心也有一万种,就一盏灯的交情,让他对周泽楷的定位发生了质的变化。他是个好人,是个对自己挺好的人,孙翔这么认为着。

毕竟他的朋友挺少,说起来也就唐昊一个,还是从小打出来的交情。

这么正面的交朋友,周泽楷还是第一个。

所以孙翔下意识的问了他这个问题,不管怎样,他觉得自己会把周泽楷纳入到自己的以后的生活之中去。

在人生的轨道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走出去吧?”

被突然问道的周泽楷下意识的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他看着孙翔,看他明显地楞了下,然后脸上的光一寸一寸的熄灭掉,看着他,给了个笑容给他,关门前声音传出来:“出去好,真的挺好的。”

 

第二天他在学校竟然看到了孙翔,即便是午休之后,但确实也挺让人惊讶的。

他们的班级不在一起,周泽楷要路过他们班级去打水喝,拿着暖水壶下意识的看了里面一眼,在一群乌烟瘴气的男生女生里他没怎么费力的就找到了孙翔。靠窗一排中间的位置,他趴在那儿不知道在翻什么,皱着眉头无聊了一阵突然抬头看到了他,便朝着他露出了一个看上去挺灿烂的笑容。

可能是因为那儿的阳光正好吧,照得孙翔白花花的笑容灿烂得像是过了曝。

明晃晃地印在周泽楷的眼睛里。

他下意识地点点头,就看到那人冲了出来。

站在他面前,却是扭捏了。

磨了半天才开口:“周泽楷,你还有钱,还能借我点钱么?”

 

钱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是个挺复杂的问题。

柴米油盐都要钱,现在周泽楷没有了父母的收入,三个月来的全部花销都卡在他之前一个月的零花上。他有一张储蓄卡,一张信用卡。因为自己家庭的原因他不敢用信用卡,储蓄卡里存着的是之前过年时收的红包,不少,但是也要考虑下年的学费。

孙翔的钱似乎没他这么死,老魏看场子那边有不多的一笔,好像还有就是混道上混来的钱,他的帐永远算不清楚,宁愿踹唐昊家的门被他丢出来,也从来没找周泽楷开过这个口。

所以周泽楷有些不明白。

“怎么?”

“我想买把吉他。”

他压根没想到自己会对着周泽楷说出口,在他冲出教室的那一秒之前甚至都没有想过要开口借钱,他只是看到了他,想要多说两句话。

仅此而已。

在孙翔的概念里,钱也好,人也好,都是有区别的,不是几十块几百块的区别,他说不清楚,大概说起来就是欠得的人和欠不得的人,以及干净的钱不干净的钱的区别吧。出去打架、帮兄弟帮衬、耍、这些都可以随便找他的那些哥们随意借赊,但是买吉他——

这种说出去,鬼都不相信的事情,让他羞于和他们开口。

他下意识的认为在周泽楷这儿不会收到那些大声刺耳的讽刺和嘲笑,还有看着他万般不相信的眼神。周泽楷总是温和而又有礼数的,这多多少少会让他的心野一点。

“嗯。”

“等你考完!我们一起去?!”

“好。”

 

这是他给他买的第一件东西。

在他到北京之后搬过很多次家,从学校里的床位到地下室,到公司宿舍再到自己装修的房子里,每一次的搬家都是断离舍的过程,但他依然没有把这把吉他丢掉,直到后来弦也松了,连音都调不准了,不知道在哪次的搬家里挂坏了,漆掉了好大一块。彻底的不能弹了,它便成了摆设,老老实实的放在那儿,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他的主人这段破感情。

 

而彼时,孙翔的笑容和崭新的吉他,都让周泽楷显得有那么些开心,之前所处的环境让他十分习惯于去帮助他人,他对孙翔有异议可是在这一刻也是收敛的。周泽楷甚至有些被孙翔雀跃的心情感染,他看着他亮得像星星一样的眼睛,舔舔唇,甚至刻意的没有去计较这一笔花销占掉了他几天的早饭钱。

甚至也没有意识到,孙翔于他,其实还是和其他人有不同的。

少年背着吉他在夕阳里往前跑了几步,背着光跟他大声地说:“周泽楷,我不会忘了你的!”

“你知道么,我之前都想着不可能的。”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下子就说出口了。”

“你放心,我会一辈子记得这事情的!”


评论(1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