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周翔】青春少年样样红05

优等生x不良生

终于有时间更新了,多跟我说说话嘛!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5 生活

他们生活得其实很窘迫,可是自从有了那把吉他,看上去似乎没有那么窘迫了。

孙翔找二手书店买了本吉他谱子,缩在三楼内街商铺里旁听了别人一节吉他课,自己学会了调音和扫弦,店老板问他要不要来跟着学,他摇摇手特别拽的说自己不需要,然后转身走了。孙翔这个性子还是随他妈,死要面子,是半点都不会承认自己穷的,也正是这样,活得其实比别人要累一些。就像现在他考虑得最多的事情是怎么在短时间内把周泽楷的钱还上。

一想到这个问题,便心生烦闷,手里扫过的和弦听起来怎么都有些别扭,换个音,还是一样。他搓了搓冻得通红的指尖,张嘴呼吸能看到一阵一阵的白气往外面冒,这冬天实在是太冷太长,不过也不是熬不过去,他心想幸好自己还有这把吉他。

“喂,你这小子这段时间干啥呢?”

“干屁啊,什么钱都没有!”接到唐昊的电话,他向来是没什么好气的。

“你说你,啧啧,有个事,你看你要不要做啊?”

“干架?!”

“干架我会这么好声好气的请爷你?!”

“你小子——”孙翔的声音里带上了点笑意。

“过来替我哥们撑个场面,他今天要跟个富家公子哥赛车。”

“让我去别车是吧。”
“聪明!这个事情别人我都懒得喊!”

孙翔其实并不怎么喜欢骑机车,而且这个城市也没多少地方给他们飙车,但是别车作为涉黑小团伙惯常要干的三件事情之一,孙翔十四岁上车,十五岁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辆报废机车,他伙同着唐昊捯饬了一下,还真被他改造成了能上路别车的机车,十六岁的时候他被唐昊带着去见廖哥,廖哥那次和另一个他们喊力哥的人飙车,孙翔不怕死的在还没建完的五环高架桥上把车擦着护栏别到了力哥的面前,逼着人家认怂停下,他双脚着地脱下帽子,车尾在水泥路面之外,路上的积水一小洼一小洼,天空里还飘着雪,说来也是这样一个冬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廖哥开始看中孙翔,觉得他是个人才,用廖哥的话来说,这小子那时候的眼神跟刀子一样,他不收了他,迟早有一天被他收拾。

唐昊倒是不这么觉得,他知道孙翔这时候只是夜盲症有些犯了,正努力的想看清而已,他不傻,却也精明不到哪去,想把谁取而代之这种事情还不及他被人给卖了还帮人数钱来得现实。不过这之后,孙翔被喊去撑场子的时间多了,就像这次,廖哥要搞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让唐昊给孙祥打电话。

他们约定了老地方,唐昊请客,孙翔挂电话的时候他多问了句现在在干什么,孙翔迟疑的嗯了一下,说了谎。

鬼才会相信他现在在电游厅。

放下了电话的唐昊端起枪,在屏幕上一顿扫射。

 

周泽楷发觉那杂乱的琴声停止的时候,孙翔已经走了有小半个小时了,噪音一样的声音不在了,反倒是有些不习惯。周泽楷坐在桌边仔细体验了一把巴甫洛夫实验的余威。

周泽楷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优等生的标志烙在他身上,孙翔自然也这么认为,因此他要练琴的时候便顶着寒风硬是到小区的街道花园里去练的,每个一个小时回来,喝口热水。有一次周泽楷跟他说不需要这样,这小子也只是笑了下,露出一口白牙,用下巴答话道:“这点冷算什么,看不起我啊,更冷的天在外面呆一整天的事情我都干过!”

周泽楷说不过他,等他关门了后起身去烧水。

 

其实真的不用这样。

 

周泽楷不太习惯于孙祥这样表达好感的方式,却又觉得受用得很,昏黄的房间里他习惯性的只开一盏灯,这件房间便显得空荡荡的,不过所幸还有底下的琴声飘进来,不好听但是却特别的有存在感,弹错音时的粗口还有楼上的骂娘声断断续续,填满了整个黑暗的房间。

他觉得在这个时候他有两个脑子,一个能精准的计算着习题上的各种正弦余弦函数,而另一半的脑子里则用来专心致志的聆听孙翔那个二货哪个音弹错了。

这样也好,算是有个人陪。
不然,冬夜实在是,太寂寞了啊。

“喂。”

“喂!”那边的风很大,背景音里的人声嘈杂,孙翔的声音里带着他特有的兴奋。

“你在哪啊?”

周泽楷皱了皱眉,这么晚还这么闹,他知道孙翔是去找他那群朋友了。

他并不喜欢他们。

他也知道他们没错,但是很难喜欢上,尤其的他不喜欢唐昊。

“在五环边上呢,这么晚打电话来干嘛啊?你要睡了啊?给我留个门啊!”

“……嗯。”周泽楷的声音有些迟疑。

“对了对了你别挂电话,给你说个事。”孙翔用手掩着听筒,说话口气却依然拽的二五八万似的。“今天,老子遇贵人了。”

 

一句话,周泽楷半晚上没睡着。

他听到孙翔回来开门的声音,翻身起来,惺忪的睡眼里带着点恼怒,看着他,孙翔迎着他的目光,依然笑得两排白惨惨的牙齿大开,他快步走上来,带着一身的寒意,一拳头捶到了周泽楷的肩膀上。

“老子今天遇到了个小开,叫刘皓,做娱乐公司的,说可以捧我诶!”

这种话,鬼才信。

 

偏偏孙翔就信了。

他盘着腿缩在周泽楷的床上,冰冷的脚伸到周泽楷的被子里,盘着腿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前因后果,他用他贫乏的形容词形容着刘公子的哈雷是如何骚得飞起,又是如何被他别得后轮刮地,他摘下头盔之后刘公子瞪直的眼睛以及他望向廖哥时候,廖哥从惊疑到惊喜的眼神。

周泽楷觉得不妥当,却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妥当,他觉得这个名字熟悉,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听过,请原谅他此刻的健忘,因为以前那个世界离他已经实在是太远了。

“我觉得我以后啊,可以红,一定是那种演一部电视剧爆红,微博一天涨十几万的粉,接广告上节目,慢慢地做到电影,最好还能进军好莱坞,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得到我!”

“琴呢?”周泽楷迟疑了下,还是问了出来。

“不练了,等公司有需求再说吧!”深夜三点,孙翔满脑子的都是走上人生巅峰的路。

“这样不对。”

顿了顿,又开口:“这样不好。”

孙翔盯着周泽楷,他的眼睛晶亮晶亮的,急功急利的样子像是贪吃的狼崽子,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他砰然的一下击中了周泽楷的心,这样热切的表情,有多少次能出现呢?突然出现的梦想有什么不好,朝令夕改不正是这个年纪最大的权益么?

周泽楷知道这样不好,亚当夏娃也知道偷吃禁果不好,可他们还是伸出了手,意识到自己过快的心跳的时候,他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架不住,架不住那一点点跳动的脉搏。

最奇怪的喜欢上人的经历是什么。

周泽楷在键盘上敲了这么一句话。

下雪了,我看着他的眼睛里有光,突然间我觉得雪化掉了。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