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国博游记(存档)

首先可以看到几个大小伙,古代人类可以使用火,这边是灰,这边是烧粘土,这边是烧过的骨头,这意图告诉大家,人类已经能烤熟肉吃了,但是从这个骨头的烧焦程度看,当时烤制的已经没法再吃了,也有可能是吃完了把这个骨头再丢进火里做燃料,不然以这种烧焦程度,根本没法吃。当然,这个时代周口店,一开始考古学家想用这些骨头说明人类已经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但是这个推论被推翻了,现在考古学家还是认为,那个时候的人类还是一种食腐动物他们要吃猛兽吃剩下的尸体,这个时候自主狩猎的本领还是比较低的,人类要站在食物链的顶端要到后面,膝盖中箭之后才能踏上顶端

 

这个就告诉你大家当时吃啥,这个叫朴树,据说把这个籽搓下可以听到白桦林的声音(画外音:此时应有BGM )这是当时很流行的吃的东西,老鼠,在南方依然有这种吃鼠的习惯,竹鼠,很多人看到了啊啊啊啊,实际上这就是一种仿古。你看仓鼠,兔子,鸟,人类当时就只能欺负欺负这些动物。

 

随着攻击力的增长,这些东西都是死掉以后搬进来的,这个东西很好玩,剑齿虎,是不是被人吃光的,不好说,但是这个肿骨鹿确实是被人类吃光的。这就是一种很人畜无害的动物,但是因为好捕猎,就被吃光了。

 

(哇这里还有钻木取火诶!)

国博很好玩,造了个场景,希望能告诉人当时生活的场景,但是这个场景似乎被考古学家不太认可,脑洞奇大,这个看看就行。

 

接下来出现一个大奇葩,这是传说中的原始牛,大家认为捕杀掉一头,半个月的吃的就有着落了吧。从它的脚能推测出他有多大。肯定比现在的猪大得多。

 

然后就到了智人阶段,中国的智人阶段是很好玩的,在安徽,他们发现了和县人和巢县人,就在同一个地层内,但是和县人是直立人,巢县人是智人。直立人还保持着部分猿的形态,但是智人就已经和现代人差别不大了。同一地区同一时代出土,我们一直认为是继承关系,南方古猿——直立人——智人。但是现在看来不是,有可能是先进化好了一部分人,就把直立人干掉了。

 

这就是可怜的国博啊,都是复制品……

本来就没有东西,但是他非要说,就都是复制品复制品复制品了。

 

接下来就进入旧石器时代中期,这是丁村的标准器,大三棱尖状器。山西一代的代表是石球,可以把石核分离出来,这个北方比较多,南方有比较精彩的蚌器(补充我们高庙有)

 

这个就是人类站上食物链顶端的证明——弓箭,还有这些渔具,怎么说呢,在旧石器时代早期,只能用人类吃剩下的骸骨告诉你,人类吃什么现在人类已经可以用生产工具告诉你,我们什么都能吃。

 

这是这部分的第一号萌物,鸮尊,这个要这么看,把我们放在一起。

一定注意一下,两脚动物尊的形态,一定是用尾巴撑地,三点支撑,这个流行了很久,到了汉代才有真正的两脚动物形尊,猫头鹰在每个族群的含义也不一样,到了妇好墓时,普遍认为猫头鹰已经是战神了。

 

中国古代文明的图示要看一遍,基本代表了黄河长江和珠江的所有早起文化形态。苏秉琦先生所说的满天星斗,然后巨无霸出现了——仰韶。北边的红山——文明的曙光,古代文明最繁盛的时期就在这了,横竖都成了体系,但是很好玩的事情是,仰韶很快就没有,到底出了什么事?出现了中原大空白,很晚之后就出现了庙底沟,陶寺,陶寺是许宏老师的最爱。

 

这个一般是用来讲农业,但是他没有讲明白,每个文化遗址的是什么,稻作文化传播啊,稻作文化一直北上,在龙山时期,北方也开始种植稻谷,南方也有了粟和麦。大概花了,到了龙山后期,种稻谷就开始有了耒耜,还有考古学家拿这种做过实验,就真的有那种翻过土一垄一垄的感觉。

然后这个被认为是耒阳的前身。

 

(传说中的石墨盘,裴李岗的最爱)是的石磨盘,用来脱谷的,这一看就是割稻子或者割草用的,这个很可惜了,没能从半坡调过来,装菜籽的,点播法,一点一点的把菜籽播到田地里面。点播法就是挖一个坑,放一个籽,再挖一个坑,放一个籽。

 

这个是经典的,猪是怎么演变的。

 

这个就是中国农业的选择,中国在家畜上选择是猪,猪是杂食类动物,需要粮食才能养猪。两河流域选择的是羊,因为羊可以不吃粮食就能养活,但是羊需要牧草。两河流域可耕地比较少,剩下有大量的草原可供羊吃,我们能一开始就面临着没有什么草,因此就养不了什么骏马呀~

 

然后这个是把各个文化中最稀奇古怪的东西集中在了这里,这种瓶子还是传了下来,那个陶豆的纹饰也很诡异(画外音:目纹,到了商周时期还有)饭盆,豆,罐,碗,基本上现在能看到了的东西,那个时候就都已经有了。然后这个点很诡异的是,放了一个袋足的陶模,原本在各族文明的器形差异很大,但是在新石器时代末期三足器成为了普遍器,在中国的各个文明中,都开始出现了三足器,然后发展出后面的鼎,考古学家认为是受热程度比较好。节省燃料。

 

陶釜这个是用来解释,当时的纹饰怎么经常出弦纹,是用来卡在灶口上的。

 

这个,注明的蛋壳陶出现了,这个说明了良渚文化的传播,良渚文化到后来被认为不是一个全国性的文化,这个里面有很多文化,这个显然是龙山文化的风格,但是龙山文化里面没有一点良渚文化的东西,这就说明良渚文化是在不断的文化输入。这就证明了这个文明是有点问题的,他的影响力不够,如果它的影响力够,在同时期的别的文化里面还是能看到一点良渚的影子。(那最符合的应该是龙山,但是龙山为什么没有成为主流呢?)就是因为龙山一直是在跟仰韶纠缠不清,仰韶从现在来看是最文明的一种,他可以做到以他为中心,他文化的东西到处都有。龙山文化的典型器白陶硅

 

传说中的仰韶文化的典型器,小口尖底瓶,在知乎上,这个小口尖底瓶还是引起了争论的,这个东西有个哥们执着的认为这就是用来装酒用的。我是看了几个仰韶的遗址,这个小口尖底瓶流行到发指到什么地步呢?小口尖底瓶遍地都是,瓷片一片一片的都是小口尖底瓶的碎片。如果都是放酒的话,哪有那么多酒啊?最早证实了酿酒的是舞阳贾湖遗址,但是舞阳贾湖遗址酿酒的原料是稻米山楂蜂蜜,但是仰韶这些个东西,那时候仰韶稻米非常非常少,粟酿酒的话还没有出现证据,所以……

 

韦编出现了,器物放在上面放乘的痕迹,后来这种陶锅演变成了西部少数民族的帽子(脑洞大开!)

 

骨针骨锥都出现了,性别分工越来越明显,成为了女性代表。

 

找不到原始形态感到很惋惜,这个从濮阳搬回来的,被专家认为是青龙白虎的最早证据,接下来,古代中国有两条线,第一条线是龙形象的演变,这个是第一个龙有脚的证据,龙的生物来源是多源的这个龙的原型应该是鳄鱼。

 

但是它为什么会用蚌啊,蚌在那个环境中是比较珍惜的东西,蚌做货币之类的,但是比较占上风的这个东西带有某种神秘啊,认为它能够跟人交流。

 

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不一样,人类学家看到这个东西第一个事情应该想的是这是不是商品,如果是商品是怎样的交流规则,这个是用作物的交换,还是礼物交换,礼物交换是精神交换领域的。

这是所见的第一个人的形象,有一种说法,在这个时期所有的人的形象都是神。

这是修坏了的人面鱼纹盆。(修坏了?)是的,你看这个盆的中间有两个小孔,但是最早出土的时候认为这应该是个盆,然后陆续出了一下,才认识到这是个瓮罐盖,在姜寨出了一个完整的,有一个小孔,这是灵魂出入的通道。

 

这个就是牛河梁女神像,(我的女神,有段时间我用这个当头像导致好多人不愿意跟我说话)早起艺术的结晶,非常非常可爱的简笔画的鹿,也是瓮棺。

 

孙机先生写过一篇文章《神龙出世六千年》,六千年所指的应该就是他。红山前4700-2900。

这个石刀特别特别精彩,肯定是用一个木头用绳子把他编起来,后世的戈和矛都是这样的做的。

 

良渚的代表作,这个要批判一下国博的打光,顶光从上往下打,应该还要加补光,你看能找到顶部的符号么,这种打光之下我是找不到(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传说中的马家窑,这个被认为是两性的特征,这个殷商的两性玉人的,前身?(诶他们有六只手指呢!)但是你看给器物底下做个小绊口,穿绳子很明显是从西边传过来的,在中亚大草原上生活一定是用绳子提着走的。

 

我们又在仰韶文化里面看到了鱼。

我实在看不出来是什么鸟,这我一直疑惑不解,而且我注意了下载加上光的阴影,有种食种的意味。脑洞大开的表情。

 

神物又出现了,这个壶实用性特别差,不知道用来干什么(我开心我送给我妹子的礼物!)

 

这个就是用来区别贵族和平民的区别的,(红山这个最好看!)重点在于它特别的细,用现在的话说来就是冰种。

 

这就是著名的三俗舞蹈纹,这个自己联想吧。但是考古学家言之凿凿的说这是尾巴,但是宗教学家说这就是生殖崇拜。但是他解决不了的问题是他角度是有问题的,正常男性的反应,不是这个角度,(不是向左么)不是角度更翘一些。

 

这就是姜寨遗址,这个遗址最能说明的问题是,半坡时期的房子还是这样,坐北朝南,保证所有房屋的采光都一样,这里面所有的房间都是朝中的,中心,这就说明了意识形态已经胜过了实用性,当时已经有了比较强的阶级观念(这个在古剑一幽都里面也出现过!所有的房间都是朝着一个广场的,幽都是神农三姓的风族居住的地方。)

 

精彩的一组很有现代设计风格的东西,包括带耳的陶杯。

 

中箭,这是大腿中箭,大汶口的可惜是复制品。

 

接下来是许宏念念不忘的二里头遗址遗迹,许宏老师领队,所以这些都算在他名下。我都不知道密恐的心理疾病当时出现了没有。

 

国博商代的东西这里不多,基本都在鼎的那里。(盘龙城,我们盘龙城的东西!当时我们石老师跟我们说,他们到了盘龙城,他们老师跟她们说,你们来感受下,几千年前盘龙城上的风!然后所有人被冻得跟小鸡仔一样蹲到了地上)看到青铜器之后,我总结了一个说法,叫做楚器必奇葩。楚器的工匠是最文艺的,你看就是一个耳啊都跟中原器不同,追求纹饰化,楚国当年是个比较追求文艺的地方,以至于所有的工匠都是小清新,但是后来这个观念被颠覆了,我看到了云南的东西,啊!这比楚器还厉害!

武丁的青铜樽,这也是定鼎中原的象征,亚启钺,一会还会出现著名的亚丑钺,亚是族徽,这些都是被抢来的,妇好墓就是一个著名的军事战争纪念馆,所有抢来的东西都在那里。

 

到西周了。

立簋,也是非常出名的,但是保护不是太好,科技考古学家这么认为,周武王时期青铜杂质也多,锡不是太俗,所以出来的东西就变成了这样了。

 

所有的簋,我估计国博是把所有的圆簋都是这么写,方簋写成我们认识的这个簋。

 

首先我们发现的第一个使徒,我国制服使徒的事情就是用个猫头鹰把他做上。

我们叫这个叫小攻(觥),有攻就有受啊,受是什么受是寿山石。上面各种东西都有,叠塑的东西,中国没有写实的技术的东西,后来被啪啪啪了。

那个是小小觥,我觉得它像四不像,(我觉得像鹿和羊的合体)别的可以先不看,先要来看这种萌物嘛。

来看这个鸭子,你看这个像什么(拉的XX,会不会脑洞太大?!)不,我的脑洞更大,这个是一个公鸭子。你看看这个时候的这个羽毛是怎么表现的,(网纹和斜线),对等到汉代我们再看下是怎么处理的。(可以做对比了)

 

接下来我们按照奇葩程度,典型中原器,这是传世器,浅出脊,浅浮雕,下面我们做个对比,这就是比楚器还要奇葩的巴蜀器,巴蜀器上的动物有蛇青蛙大象,还有鸟,(那个时候很喜欢这种角)用这个来描述大象的鼻子也是很精彩的。

 

斝的出现了,夏代出现了尖脚例,是商前期和商中期不同,精彩的方彝,也是战利品,上面有大象,还有这种鸟。

 

商代典型战车是四马,但是到了周代是二马(我们在这个地方一直纠结为什么那个长得像当卢的)軎写错字了写成了车口

 

晋器的特点比较明显,我们管这个叫芒果头。

这部分表现得比较好,把列鼑也表现出来了,把列簋也表现出来了。

像这样的器物,只有类型学的方法表现出来,才有一种气度所在,(考古所经常摆放的方法)考古所的兄弟最擅长做的就是标本展。

 

这不是那个不男不女的么?是的,但是在这种顶光打下来,就有了一种聊斋的效果。

 

玉凤,我每次都忍不住往前添个罗字,这个是个标准的仿古物(和我们那边石家河的典型玉器风格很像)撷芳写过一篇《什么是凤》,介绍凤的来历。我就怎么都想不明白这是个玉龙,建议你拍下这个鸟形那个时候如何用雕塑的手段和浮雕的手段来表现同一事物。

 

玉兽,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你看那个三角形,中国的动物纹饰大量的出现三角纹。

甲骨文,最经典的两片,找个什么来代表的话,找这个来代表龟甲,这个代表牛骨。

 

第一名龟,插满了箭的龟。

 

这个的虎要和泉州博物馆的猛虎食人卣,会有惊人的相似(林巳奈夫最喜欢的那个)

 

好,我们就看到了这个给小孩洗澡的,虢季子白盘。就是给小孩洗澡的。

螺旋头,用这个来做角,上面盘着个蛇。

这个风格简直,额,看这一组纹饰是不是像美杜莎。

你看这个三角区域,一脉相承吧,到元明清的青花的颈部,都会出现这种。

 

这个应该跟当时的抚马制度,小马儿长到几岁啊,就要让他和妈妈分开,它才能出兵打仗,把他培养成战马。(屁股好圆哦!)说道屁股,每次去看希腊罗马的雕塑展,都会注意到雕塑男性的臀部。男性臀部是希腊罗马雕塑里面最见功力的部分。

 

(四羊方尊和前面的妇好墓的尊长得很像)我总觉得妇好墓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战利品。

龙虎尊,上次那个龙虎是左青龙右白虎,再看龙虎配合就要到汉代了。

 

这两个就是小了点不然也可以进中心展柜,你看那个嵌绿松石的陶罐,像不像跳草裙舞的。

然后就是泗霸遗址出的,然后泗霸遗址还出了很多靴型器,他们是不是传说中的大脚国。(可以去山海经里面找下)

 

三星堆,一定要拍下他的背面,有辫子,对,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商代也有个人偶上面有辫子,为什么会有这种辫子。

 

这个的表情简直微妙,很有一种神秘意识的感觉(你看那个头上有个方框诶,第一次看到这个方框!)不知道是不是用来瞄准的,说不定是带的对准准心的。

 

这就是我刚刚说的晋器,为什么叫菠萝头呢,这是晋器很好玩的地方。这个也是密恐治愈者,毫不意外他是出自于楚地,这种艺术是不是启蒙了日本的那种疙疙瘩瘩的瓷器,我觉得当时我们的祖先脑洞也是其大无比的,这个也是毫无疑问来自于楚地,王子武,(上面那种如同莲蓬子的东西)

秦公簋,(你看还保留了一点点那个金的原始色泽)我记得故宫里面有,有保留了原始色彩的青铜器,但是我忘了在哪里了。

 

(下寺的东西有点曾国的感觉,堆塑的盘蛇,他们是在养蛊么?)这个解释有点好!

 

(这个是吴国的诶!上面有三个钮,它有什么用呢?)好吧他有什么用呢?(洗澡!)好吧,系起来拿棍子一捅,然后水“哗啦哗啦”的落下来,旁边再配个勺子。

 

(错金银,长得跟漆器一样)这个可厉害了,令狐君啊,令狐君的后人现在可厉害了,(谁?!)令计划啊!令计划的父亲叫令狐什么。他那个令就是令狐中减出来了改成单姓了。

 

戈的装法就是绑上去的。

其实我一直觉得戈长得特别像农器,他的方法也是勾杀啊。

 

这个要这么拍,要有那种巴在檐口的感觉。

 

带盖的这个,我们大熊家的,那就有机器猫家,强夫家……

 

这个就是在奥运会开幕式的时候弄错了用途的,他说是缶,然后把自己给缶掉了,这个堆塑,毫无疑问的看来是楚国的,(不不不这是曾国的,曾国的堆塑比楚器更可怕,简直是密恐的MIX版,所以昨天还是前几天出了个曾贻羊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