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周翔】青春少年样样红07

7

正途

 

对于周泽楷来说,正途是好好学习认真考上大学,而对于孙翔来说,正途现在应该是在公司认真的练习吧。刘皓这个公司像模像样,位于一个城东的CBD中心写字楼,一个新公司聚集了一批跟他一样年纪的少年,孙翔说不上最帅气或者是最有唱歌天赋的,但绝对是最努力的。早上只要到公司必然能见到他在练习室里开筋练形体,晚上回去必然是十二点,十二点的灯光稀疏,有月亮的晚上月亮却很是亮堂,清冷的光芒扎扎实实地照在他身上,即便是骑着单车一路飞驰,那细微的光芒依然一路追随。孙翔后来回想起这一段日子,依然是会露出餍足的表情,那是有盼头有梦想的年纪,一切都在前方,只要努力伸手就好了。

这日难得公司放假一天,孙翔睡了个懒觉,十一点醒来却是看到周泽楷在厨房做事的背影,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边刷牙一边看着周泽楷煎鸡蛋,他从来不知道周泽楷做菜的背影会这么帅,拿了一个盘子站在旁边,眼巴巴的让他把这个半数的煎鸡蛋放到了盘子里,吃了一口,露出满足的笑容,却不说话。

“怎么样?”周泽楷露出他那个一点点期待的表情。

孙翔直接上手抱了一下他。

周泽楷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咚咚咚咚的连天响起,声音鼓噪得他的耳膜都在震动,他看着孙翔因为练习而日益消瘦的脸,叹了一口气。

“太辛苦,不好。”

孙翔抬头,愣了下,随即又笑了。

周泽楷发现他最近的笑容有成倍的增多,这是好事,他心想。而且他也喜欢看他的笑,笑起来看上去偏冷峻的眉眼弯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从右边看还有一颗小虎牙,看上去特别特别的软。

他抱歉用了这样一个词,可这就是在他眼中的孙翔的样子,可爱,可以爱的少年。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忙吃了几口豆浆。一抬头,却撞上孙翔看他的眼神,他低下眼睛去,心中满是疑问,今天豆浆没加糖怎么也这么甜了?

 

收拾桌子的时候孙翔说想去看看蔡淑华,两个人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出门,好久没见过白天太阳的孙翔坐在周泽楷的单车后,他在男孩的背后计划着将来,怀抱中抱着保温桶,手脚酸痛,却是看到了些微的光芒。他看着周泽楷带着他超过一辆一辆的车,心中不免都是期许,以后他们的人生路也是这样。

当然这些天真的想法都是在见到蔡淑华之前的。

蔡淑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有一瞬间孙翔是想逃的,他不想承认这是他的母亲,毕竟母亲这词包含了太多的美好和温柔,这和面前干瘦苍白而面容冷峻的蔡淑华一点都不相符,她的眼皮已经垮塌而下,嘴上也毫无颜色,只有两条眉毛,因为纹过而半掉在空中。周泽楷站在了他的前面,将保温桶递了进去。

蔡淑华嫌恶的看了一眼,又将眼珠子转向孙翔,她开口干涸的声音浸透了整个房间。

“你最近过得不错?”

“还可以。”孙翔梗着脖子回答。

“呵,你好就好了,妈妈在里面,也放得下这颗心了。”那声妈妈明显让孙翔的眼睛一颤。

“她为什么会这样?!”他对着看守人员不分青红皂白的吼道。

那人看他的眼神是悲悯的,这样的人在他这里每天要见太多个:“你母亲没有钱做药物疏导,她的瘾又很大,要戒起来也是不容易。”

孙翔没接话,眼圈却红了,似乎这狭窄空间的灰色要把他的肺挤炸,他说我去抽根烟,留下周泽楷独自面对这个女人。

她一如既往的挑剔,只喝了几口汤,就着肉吃了两口饭,便放在了一边。看着周泽楷,空洞的笑容浮于脸上。

“很好,小翔过得很好,看来还是托你的福。”

“没有。”

“咳咳,这叫一报还一报,你爸造的孽,就你来偿好了。”

“他父亲是?”周泽楷皱了皱眉。

“不是——”女人干净的否决,她也皱起了眉:“不知道是谁,总是不是他,我跟你爸的时候,小翔都三岁了。”

周泽楷在这个时候的表情甚至有点劫后的释然。

“所以你放心,没有人会和你争遗产,不过这也要看你爸有没有那个本事,让你拿得到了。”

女人莫名的巨大的恶意喷洒了他一身,周泽楷站起来,深深地呼吸了两下,才开口:“阿姨。”

蔡淑华抬了抬眼,看着他,她的眉毛一直拧着,浓黑在她苍白的脸上两道痕迹,显得极其的突兀。那种不开口的愤懑和无声的怨恨全都吊在了她的眉毛上,这巨大的恶意,包括了对孙翔的,对他的对他父亲以及整个世界的。

她没有药救了。

 

周泽楷无声收拾了东西从监护室里出来,女人绑架在他心头的负罪感让他不舒服,孙翔站在那,看到他表情的时候,愣了一愣,忽然低声说了声对不起。

蔡淑华那嘴,就没说过好的,你别管她。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用力的拿手捏了捏他的掌心。

孙翔的肩膀单薄却宽阔,他站在楼道里等周泽楷发车,站在他的背后轻飘飘地说了句,钱的事情你不用管。

“钱?”

“让她在里面好点,起码别搞成这样,你不知道她多爱漂亮,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周泽楷拍拍后座让他上来。

“不管怎样,她也是我妈啊。”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