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双花】宝相楼之三家店09

民国PARO

还有一章双花就完结啦~~~开心!



09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孙哲平安心在家吃闲饭,韩文清他们也没明确表过态让他留下来或者离开。张佳乐却是挺尴尬的,宝相楼不养闲人,他是知道的。可在人要喊他五爷的时候,被张佳乐制止了。

“他就是个闲人,别来搅和这些事情。”

没过半月就开始有人嘴碎起来,张佳乐不常在宝相楼,不知道这些事情孙哲平到底知道了多少,不过这两天稍微回来的早了一些,看到大孙一个人在吃米线,想起来才问了句,怎么这么晚才吃饭。大孙也只是搪塞了一句,等你。

甜蜜又焦虑,可手上事情太多,张佳乐也只能把这些放在旁边。

 

没过几天,宝相楼便传出了韩张林三人和孙不合的消息。

“新来的那位阔佬哦,排场好大啊,连韩老大的面子都不给呢!”
“是啊是啊,他们现在都不一起吃饭了,想来二爷肯看在四爷的面子上才留他在宝相楼的。”

“可不是,人不过是个战败了的小副官,哪来那么多讲头。”

“哎哎,是非往往闲话生,这种闲言碎语就不用多讲了。”

“还知道闲话不用多讲啊。”张佳乐的声音从后面飘出来,那两个嚼舌根的小子吓了一大跳,他们张了张口,缩着脖子看着脸色如一块寒冰的张佳乐。

张佳乐扬起手,咬着嘴唇:“小混蛋,这种话没下次!”

那两人抖得跟筛糠似的,张佳乐初来霸图,根基不稳,可是这巴掌摔下来,或者是再甩那么几十个,二人也只能受着。

只见张佳乐手又放了下来,脸上明显的多了些其他的颜色,却是忍了忍,嚼碎了其中的滋味,最后还是落成一个笑:“你们在这儿了,我也就说说,孙哲平与霸图没丝毫关系跟我有关系,我每月给老韩租子钱,老韩不要,我这钱就用来贴了新仙林。实话说,他不管弄成什么样,我就愿意养着他了。他要是死了,我也把棺材钱给了随他去了,不会欠霸图一分一毫的。”

这话撂得狠了,没到晚上韩文清便知道了。

“我霸图连买棺材的钱都出不了给你不是?”

“老大!”

张佳乐也转过身。韩文清站在他身后,表情真是阴阳不定。

“你别多想,我们还从未想过从大孙这儿赚一分钱。”

“那——”

究竟是有外人在,张佳乐话问不出口。

“你问他,我们连原因都不知道。”韩文清半句话对着张佳乐说,剩下那句话对着那两人说:“下次再让我听到有说这种话的人,我打断他的腿。”

 

当下是释然了,但张佳乐毕竟还是张佳乐,事情没摆开了放在台面上说,人就一直心里有个结。但是他也不说出来,就暗自自的揣测,孙哲平不太吃他这套,韩文清他们也不吃,最后倒是弄得他两边都多了些亏欠的心。

忙了半个月,新仙林终于是能拿得出一套节目,张佳乐和张新杰商量了一个日子,宣布开张。开张需请大人物来,这事情最后竟然落到了林敬言身上,张佳乐哪能不懂其中道理,张罗着给老林拿来了一套西装,老林拍拍身上的长衫,摆摆手:“算了,就穿这套去好了。”

“老林你这在上海滩第一次入场就要白衣布鞋的,不怕被人看低了啊?”

“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林敬言扶了扶眼睛,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要谁真以衣着看低人,这眼界也不值得来往吧。”

“哎呀老林你这架子大得……”张佳乐撮了两下口,笑道:“不过我喜欢!”

正说话着,曲如屏来了,正是孟春三月,她在真丝提花的翠色旗袍上加了一件钩花的铁灰色罩衫,脚下的尖头高跟鞋像是要戳死人。蹬蹬蹬的高跟鞋声敲在房间里,人还没到面前,话音先到了:“张公子,今日要给你留几位啊。”

“宝相楼四位就够了。”

“你家那位?”

“他?如屏这就不需要问了吧。”

林敬言在一旁看好戏,张佳乐在他面前也不太敢造次。反倒是曲如屏性情是足的,转了半圈坐下来,玩着自己的指甲说道:“我怎么就不能问一声了啊?当时不知道谁用我开张呢。”

张佳乐半天不说话,其实也是知道自己当时做的不够成熟,曲如屏抓了这个把柄,短时间根本不会放。

“好啦,我这次特意来,就是要告诉张公子,给您留了一个包间,那地方敞亮,坐四个坐五个都没关系,人好不容易回来了,多聚一刻便是一刻,你弄了诺大的名堂,还藏着掖着不成?”

这一番话说下来,曲如屏倒是多了几分长姐的语重心长,与他之前所想不一样,曲如屏从坤包里拿出了一张帖子,交到了他手上。微微一笑,那颜色是真美。

“这是我专门请孙先生的帖子,你替我转给他吧,就算是我多写请帖了。”

“你哪知道的?”张佳乐抬眼,有些感激。

“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了?”女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轻微的摇了摇头,耳边的珍珠闪烁,映得她的双眸明媚动人。

“算了,算了。”

今日新仙林开张,半上海滩的人都来凑热闹,正对舞台的是他们霸图的包房,全玻璃的一面舞台看得清清楚楚,窗台打开就是罗马式的铁艺楼梯下到舞池里。包房里还有一枚彩色的光膜球灯,打开来,整个包房里都散发着一种旖旎的热闹的风光。

舞台上提琴声悠扬,萨克斯华丽开场,曲如屏身上的亮片闪闪,怎么也比不上她露出的笔直的大腿的风光。人总说万种风情万种风情,在她眼中可看到十万种。她在舞台上上下自如,绸缎一拉便升到了半空中,人骚动的伸出手,拉得极近了,却又荡了回去,给摸?想活?

不过上海滩的老少爷们就是吃这套,得不到的永远骚动,曲如屏就是那撩骚的鹅毛,要想解馋,还是来新仙林是最好。

张佳乐这牌打得好,新仙林毫无意外的跻身上海滩新贵舞厅。

五个人陆陆续续的到了,张佳乐点了酒,让侍者放在门口,自己端了进去。挨个倒上酒,他先端了起来,可是对上林敬言、张新杰的疑惑眼光还是顿了顿。

“虽说我来霸图没多久,承蒙四位哥哥的关照,我张佳乐算是重新活了过来。你们也知道,除了你们我最在乎的人也坐在这儿了。”

孙哲平也朝他投来了惊疑的眼光。

“虽说现在大孙确实无事可干,我也没想过让他在霸图吃白饭,不过,我会努力做好新仙林养着他的。”

说着便自顾自的的喝下了自己杯中的那杯酒。

“我说乐乐你忙发烧了把?”

“啊?”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不待见大孙了?”韩文清站起来问他,他比张佳乐没高多少,但那迫人的气势还是忍不住让张佳乐抬起头来看他,只见韩文清脸上半是严肃,半却是忍着笑意,好像在说件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可——”张佳乐斟酌了下才开口:“他都不跟你们同桌吃饭了。”

“我……”韩文清愣是被张佳乐逗乐了。转身手一指,对着孙哲平说:“你自己说。”

张佳乐顺着韩文清的手看过去,才看到孙哲平一脸戏谑的表情。

“他们北方人吃面食我吃不惯,就自己下锅吃米线,这不是看你也挺喜欢的嘛。”

张佳乐张张嘴:“是这样吗?”

“不然呢?”韩文清问他。

“我还以为你们不喜欢大孙……”

“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小子还在挑货呢。”韩文清这么回他。

“乐乐,我自然也不会呆在宝相楼。”孙哲平站了起来,端起酒,揽过一脸懊恼的张佳乐,说道:“这人在这儿,就麻烦你们照顾了,你们看他这么笨。”

这下几个人都笑了,连张新杰脸上都带上了笑意。

“你不在我们也是这么做的——”

“等等,大孙你又要走么?”

张佳乐是真的被他弄怕了。

孙哲平笑了,弓下身子做了一个绅士十足的邀请礼,问道:“张佳乐先生,可否赏脸与我一舞啊。”

张佳乐左看看右看看,半天憋出一句,大孙你又要干什么?

他替他打开了玻璃门,领着他下到舞池。右手扶肩,左手轻握住手,就着这别扭姿势两个人融进了舞池,头上的霓虹灯闪烁,耳边是动情的提琴声,婉转的声音唱着晓色朦胧,转眼醒大家归去,周遭的脉脉眼神和光鲜衣着真是让人自醉,张佳乐满心忧劳堵在口中,在这一片旖旎风情中却不能宣之于口,身形随着孙哲平动着,人却是飘着的,直到孙哲平附在他耳边跟他说。

“你放心,我这次哪都不去,我就在你们宝相楼旁边,开个店子,我做老板,你做二老板可好?”

一颗心被他双手捧着放回到胸腔,两个人漂泊的日子似乎这样讲来总算是到头,这乐曲听起来也这么动听,周遭的光线也柔和得看每个人都可爱,他顿顿,才开口:“打算开什么店子啊?”

“开个西餐店吧,你不是喜欢炸猪排吃吗?”

“我,我更喜欢吃奶油小方。”

孙哲平看着他,笑着说:“都给你做,做不了就都给你买,好吧?”

张佳乐看着一本正经说情话的孙哲平,吞了下喉咙,至于这到底是大晚上被馋的,还是因感动而哽咽的,都说不清了,总之,就那样。

“好。”


评论(2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