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肖喻】野心家03-04

3

喻文州接到肖时钦的电话的时候正在拍摄杂志画报,助理送来手机说是他一个熟人找他,他坐在化妆间里抽烟,吐出一口烟伸手接过了电话。

“喂——”

“你在抽烟?”肖时钦有些惊讶的声音从喻文州的电话听筒里传出。

喻文州轻声答应了一声,一个小时闪光灯的强照,不停的摆换着姿势,有多累也说不上,但也不能说不累,点根烟消消乏。

“什么事?”

“累了就不说了。”

“有事快说。”

也不知道为什么,肖时钦总觉得这样的喻文州才是真实的他,他都能想象到这人皱着眉头手叼着烟坐在化妆间里一边眼睛撇着自己的妆面一面跟他电话的样子。

他轻笑了一声,换了一边拿着电话:“你那边有嘉世陶老板的联系方式么?”

“怎么?雷霆已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

“人总是要往高处走的。”

“为什么找我?”

肖时钦叹了口气,说:“你人脉广,而且欠你人情我好还。”

喻文州倒是乐了,电话里的声音带上了笑意,接着他的话说:“你打算用什么还我啊?”

“比弗利山庄我有套房子,早年买的,现在升值了不少,如果喻总你看得上拿去就是了。”

“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行吧,我今天帮你和陶轩问问,这事成了,也算是功德一件,谁让你和雷霆一签十五年,最好的时光都埋在里面了。简直——”

“简直什么?”

“简直心疼你啊。”

肖时钦的心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猛地抽了那么两抽。

为一个人一句话而起反应,八百年也没有过了呀。

 

肖时钦和陶轩碰面是在一家养生会所,陶轩年纪也不大,算是白手起家,三十出头的样子挣得一番家产,即便是前一年叶修的事情闹得风风雨雨,但是也不能忽略他缔造嘉世王朝的扛鼎之人的身份,肖时钦和他吃饭,饭局上二人闭口不谈其他事情,肖时钦是聪明人,自然是懂其中道理,他揣测着陶轩的心意回答,每个答案都礼貌得体,一番酒足饭饱下来,二人似乎都很满意。

上果盘的时候陶轩突然无意间问道是怎样的契机让肖时钦这位雷霆的台柱子会想着到嘉世来?

肖时钦看着陶轩的眼睛,这人在商海浮沉见过太多人事,其他事情话说得漂亮便可让人满意,但说回到最初的动机,还打马虎眼便显得没多少合作的诚意了,沉吟了下,肖时钦才说道:“有个人吧,优秀得让我觉得我要是不变得优秀点,都没脸开口说要追他这件事情。”

“就这样?”

“嗯,就是这样,雷霆待我并非不好,所有的资源都让我先选,我也着实感激。但雷霆毕竟庙太小,他拿着柏林金熊,我却只能拿百花金鸡,这种差距,陶老板也是懂的。”

“肖时钦,你的聪明是圈里面出了名的,说这些大实话,就不怕我改明儿就让你上头条?”

“陶老板让我上了头条这件事才真的成了。”

陶轩看着他,喝了口酒,脸上露出了你啊你的表情,肖时钦脸上的表情不变,端起酒杯敬了陶轩一杯,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买单之后二人走出包厢门,陶轩顺口问了句肖时钦是怎么搭上这根线的?

“文州给了我你的联系方式。”
耳边突然响起了几声咔哒的声音,这声音混娱乐圈的再熟悉不过,肖时钦扭头果然看到了两名衣着普通鬼鬼祟祟的男子。他提了一口气,又沉了下去,转头望向将来的新东家。

“没事,这事情也不是不能捅出去的,相信通告一发出,你的热度就上来了,你别做声,我也正巧借着这新闻理理孙翔的事情,哎——”

肖时钦没多说话,算是应下了。

 

果不其然两天之后微博上由八卦账号出声,各方营销账号在陶轩的有意授权下带着风向的转发让这个事情升温加剧,各方的流言袭来,一向娱乐圈形象良好的肖时钦成为各方的众矢之的。肖时钦和雷霆公司绑定太久,不少粉丝都反应不过来,甚至只觉得背叛,不少人在他的微博里留言破口大骂,而这种不理智的举动则惹恼了一批纯粹属于他的粉丝。肖时钦出道十年,长情的粉丝哪能容得下这般践踏,一时间在微博上和各方战得不可开交,连肖时钦都没料到这群粉丝的战斗力爆表,引得同公司小花旦戴妍琦嘉世目前一哥孙翔的萝莉粉们竟然联合了起来,天天在微博刷他的负面关键词,人数之多众口铄金之下,外人的观点也渐渐地倒向了否定这边。一时间肖时钦不再是那个带领雷霆走出困境的英雄,而变成了野心家肖时钦。

也就是在这一片腥风血雨之中,肖时钦签了嘉世三年,经济合同约从雷霆转到了嘉世。

 

4

肖时钦走在西雅图chihuly玻璃艺术馆展馆里,这儿的展品都由独眼玻璃艺术家戴尔奇胡利带领其团队制作。流动的形态和多层次的色彩在灯光下变幻出多种的形式,这种美是凝固的,而人却又变成了流动的,光影、质感、色彩、构图一切都虚幻得不像真实存在,而视觉所传达的信息让人脑后的多巴胺呈现明显的跃动趋势,这些明媚闪烁的玻璃让人置身在梦中,肖时钦拿着相机一路拍着,相机只能记录下千分之一的美,他很遗憾,但这也让他高兴,出来散心终于可以忘却那些要命的蜚短流长,好好地欣赏欣赏这些美妙绝伦的风景。

转过一件大型的玻璃晶体,在一片跳跃的如原始森林色彩的玻璃雕塑群边,他无意间按下的快门里记录下了喻文州的身影。

只是一秒钟的闪影却让他放下相机用肉眼寻找,在一大片斑斓的玻璃之中他一身黑色站在暗处静静欣赏,背后柔和的灯光将他的轮廓勾勒清晰,山峰一样绵延起伏的侧影和这儿的景色融在一起,恰恰好。

肖时钦从未有过的心头震动,他放轻了脚步,不敢打扰这样一幅画面。

是喻文州先打的招呼,他转过脸来,循着目光发现了肖时钦,眼里落着斑驳的色彩,在光照下如同一颗玲珑的玻璃珠子。见着了他,眼里便有了笑意,他伸手挥了挥手,说,好巧。

“是啊,好巧。”肖时钦回他。

隔着两米远的距离伸手招呼,在这异世界一般的博物馆里相遇,肖时钦都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多少感慨不多说,他扶了扶眼镜淡淡地一笑,走近了两步告诉他,我还好。

“还好就好。”喻文州也只是轻轻地回答他。他们似乎没有高声说过话,低低的声音里暗转了多少流动的情愫。喻文州背着手走在肖时钦的身边,整个博物馆里只有他们两个,硕大的空间里玻璃雕塑的间隙里只挤着他们两个人,这迫近感让人不由自主的靠近,喻文州的肩膀挨着他的肩膀,他能感受到那个地方隐隐地发烫,黑暗之中,有谁牵上了他的手。

 

疯了。

掌心温暖而有汗,明知道这样并不好十指却扣在一起,骨骼压着骨骼,皮肤紧贴着皮肤。肖时钦偏过头去看喻文州,而那人却假装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嘴唇抿得紧紧的。肖时钦抬起一边的嘴角笑了起来,这样的他们,真是纯情得如刚谈恋爱的高中生啊。

“你看了那些报道么?”

“看了一些。”

“你觉得——”

“嘉世自己有一番打算,如果黑红也算红的话,他们为了捧孙翔不会介意你被黑的。相比起来雷霆亲妈太多了,你又何苦……”

“我么?”肖时钦坐在水边,水边有一大片白色镶黑边玻璃制黑白荷叶,他盯着那些风姿绰约的荷叶,撑着手说道:“人总是要往前,嘉世起码能给我不少的好资源。”

“你来是抢孙翔的资源的。”

“之前便已经决定的事情,何必现在再来劝呢文州?”

喻文州声音哽了一下,没有了声音,是啊,肖时钦这个聪明人,自己做的决定极少会因为他人的话语而更改的,但是喻文州知道,这并非实话。他皱着眉头望向水际边界,破釜沉舟了而岸去无涯,他起身说,走吧,回去吧。

人生这事,远比感情来得复杂多了。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