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菊控(并不)南腔北调人。

天瓦禅居旧所登,今来新长几条藤。长髯已赴听经会,高岫谁悬施佛灯。
问询几多倍宿众,差毗一个坐关僧。无端欲步留题韵,似上一层高一层。
坐底刹那三两日,小桃开尽蕊头花。深山落日听玄虎,风急寒泉走白蛇。
懒性年来频忤俗,此身那得不离家。即今未必能髡髪,且向茆菴傍煮茶。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