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求助】本人O,喜欢了个O怎么办?!06

我是O预售: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VlaSN3&id=45683284471

青山为我: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VlaSN3&id=45533959407

 

 ↑为预售地址!!!!!!!!!!!!!!

本人O(天窗地址):

http://doujin.bgm.tv/subject/42267
本人O突发一个本子,青山为我一个小料,参CP16的展子!摊位号D35-37
非常简单粗暴!!!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一下!!!!!
谢谢大家! 


  


 

第六章

距离告白还有3天

 

进入到总决赛的时候,整个训练营批了一天假。

许博远和叶修商量了下直接开通宵整个训练室,用投影直接大屏幕直播。平时四排电脑的位置也推后面去些,直接让人搬着凳子坐在房间正中央。

大屏幕上中国队先发依然是熟面孔,苏沐橙、周泽楷、孙翔、黄少天、张新杰,第六人肖时钦。背后的大屏幕轮播着他们在这一次赛事时的精彩画面,桌前的显示屏上则播放着所持角色的介绍。对手依然是韩国队,蓝色的屏幕上显示的同样是身经百战的神级选手。更高一阶的舞台上坐着进行个人赛的选手,唐昊从容地冲着镜头打招呼,大屏幕上已经切换到了个人赛二位选手的介绍。主持人是M国专门的电竞主持人,现场调动气氛一流,而转播室里的李艺博和潘林则是在进行一些赛前分析,一切都显得那么从容,但是所有的人现在内心都是有些紧张的。

不说那些七嘴八舌在争辩的小朋友了,连直接参与了队伍配置安排的叶修都在无意识地敲着桌面。对于他来说,现场和屏幕转播确实是两个世界。

“后悔么?”许博远突然间问他道。

“什么?”叶修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没去现场,这儿的话,怎么看都像是两个世界,感觉好多要用力的地方也用不上力,这样的现状叶神后悔么?”许博远撑着手,看着前面的屏幕。他这两天不太敢和叶修有眼神接触,但是即便是没有眼神接触也不行啊,叶修身上淡淡的白玉兰味不知道怎么就总是围绕在他的身边,他当然可以下意识地认为是因为花香的原因所以总是让头会晕晕的。但是潜意识里,他还是会想,要是叶修不是Omega,那就好了。

不过他是什么,应该他都会接受吧。

“这样啊,这样现在也很好啊。”叶修看着许博远。

“怎么说?”

“带着这群小崽子们,稍微离开一点距离,慢慢的就真的能从哪个赛场上离开了。陪了自己十几年的东西哪能那么容易离开啊,我也只能这样慢慢来。”

激情的音乐和兴致高昂的解说的衬托下,叶修这番话即便是语气轻快,也多多少少带上了一些伤感的气氛。许博远看着他,觉得心也跟着抽了下,他的外轮廓撑在一片光影里,被打上了一圈光影,许博远看着他,远离了台上的那些纷杂而坐在这里,真实,又不太真实。

他忍不住将手搭在了他的腿上。

仅仅是一瞬间的触碰,身体和身体的温度交叠,那温度简直烫到了他俩。

“噢!不好意思!”

许博远先道的歉,收回手时发现手都是烫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错!”尴尬中叶修也说了抱歉,只不过二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致歉什么,那触感那么美妙,到底有什么好道歉的地方?

即便是比赛开始,那种兴奋感也停留在感官触觉之中,久散不掉。

 

这一次的比赛里个人赛发挥得势均力敌,唐昊、唐柔、王杰希自然是发挥不错的,但是韩国队也不弱,个人赛比分的胶着将最后的团队赛拖入到必胜的环境之中。小孩子们闹腾得厉害,中场休息的时候都不带停一下的,叶修站起了身,也没和别人说什么便走了出去。他的脸色不太好,许博远只想了两秒钟,追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

叶修嘴里叼着烟,这只手挡在脸前,另一只手拿着打火机,烟还没点燃,瞧见是他出来了有些惊讶。

过来看看你。许博远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说话。

“不踏实。出来抽根烟放松放松。”

“现在看赢面不大是吧?”

“感觉被人压着压着打,这样下去不调整气势都没有了。”

“哎,你要是在就好了……”

“许博远,我一个人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

“但是只要你在,所有人的心都是定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抢白什么,叶修一句一句的拉远和赛场的距离,而他只是想要告诉他,荣耀是缺不了你的而已。

叶修笑了下,伸手招呼了下许博远:“来,过来。”

他磨蹭过去两步,刚想开口问干什么。就被叶修伸手一揽,直接搂进了怀里。他的脑袋枕在他的脖子里面,使劲嗅着他的腺体,温热的触感在裸露出来的肌肤上,他的信息素不可控制的泄出来,甘甜的烘烤过后的烟草味萦绕在他们的身侧,叶修抱着他,身体的温度拢着他,四肢环绕并且胸膛紧贴,拥抱着像是最相契的人一样。

“怎、怎么?!”

“吸烟有害健康——”叶修闷闷的声音从他的脖颈间传来,“就来闻闻你。”

许博远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越来越强,他甚至都觉得叶修能觉察到他心脏跳动的强度。他张了张口,只觉得自己口渴得不行,慢慢地,温度上升,整个脸从耳朵向脸颊的方向延伸都烫了起来。

思索了很久,还是等走廊灯光灭掉,人和人的肢体接触变得自然,体温相近,他的手慢慢地放了上去,所说所作毫不犹豫,伸手抱紧了他。

好多时候,爱情就是这样,在某个角落里成为别人的支撑,看着他人受苦,而你的心里早已内心泛滥成一片苦海,还想着自己以身作舟,拉人一把上来。即便许博远知道叶修是不太有可能会有这样的机会给他,但是当无坚不摧的物件出现了一丝丝的缝隙,那他还是愿意用自己单薄身躯填充进去。

当许博远察觉到时候,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了。

是无法开口的,爱。

 

收拾好了心情重新回到房间里面,团体赛已经开始。苏沐橙ADC发挥稳定;剑圣之名名不虚传,机会主义者抓紧了所有的机会对敌队进行扰乱,排布过的队形在他的手中即便是集结也撑不过三分钟,溃散之后double1配合默契,在地图上横插包围反杀,双方血量慢慢往下蹭着,但是就是这样,中国队的气势还是不变的,因为他们的背后有张新杰。从来不用去考虑的张新杰。

第一位韩国选手倒下的时候,整个房间里面都爆发出了欢呼声。邱非拉扯了下旁边的人的衣角,示意着不要高兴得太早,而他的脸上确实挂着紧张又自然而然的微笑;卢瀚文乌拉乌拉的只要看到有夜雨声烦的镜头便挥手大叫。谁都知道他是黄少天的脑残粉,却从来没想过,会热闹到这种地步;相比之下,盖才捷更喜欢苏沐橙,他紧紧捏着胸前的那个沐雨橙风的小心心吊坠,那是沐雨橙风的周边,在看到苏沐橙以一换二而潇洒退场的时候,他是又激动又心痛,只是碍于面子不能像卢瀚文一样喊着偶像加油,憋坏了的小孩冲了出去,只听到后面院子里传来几声鬼哭狼嚎……

肖时钦进场时候场内韩国队已经不成气候,剩下的两个人和中国队的三个人正面对决,而中国队里还有治疗。答案似乎显而易见,但是在可以出定论的赛场最后一刻,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肖时钦丢出机械甲终于开始显示出自己实力来,这个消耗少但是战斗时间特别长的技能,在这个资料片更新之后出现了新的玩法。”

“是的,肖时钦带着雷霆冲击季后赛的时候就用了这样的射击训练。”

“那没得说了,韩国投降了!!”

 

“也就是说我们赢了?!”

“赢了!!”

“太棒了!!!”

“太赞——!!!球预定庆功宴的电话啊!”

“我们赢了诶,许博远,来抱一个吧?!”

“诶?!”

叶修再一次抱上来的时候许博远并未反应过来,他试了试,挣脱不开。而那人的嘴巴就在他的耳朵旁边,对他说着:“你的味道闻多了会上瘾。”

后来又补充了一句:“留在这儿也不是什么多不开心的事,只是碰到了你,真的挺上瘾的。”

他是毒药,只对一个人生效。


评论(4)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