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醉话(上)

听了太多八卦

只想写写了。

其中有真有假。

关键部分打码。



1

大靖到KTV的时候,唱歌的女生点了暂停。

我坐在包房里看着女生们相互交换着欲言又止的眼神,脸上带着试探性的笑容,来回几次最终将目光重新投射到大靖的脸上。似乎是知道会碰到怎样的情况,大靖的脸上还带着一点平日里经常看到的笑容,他的手搓了搓裤边,准备坐下。

“大靖,你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了么?”杨乐问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大,但是身姿放得很小心翼翼。她前倾着上半身,脸上的神情在晦明不定的包房里也可以看得出来,眉头皱着,还没说什么事,脸上就写满了同情二字。

大靖屁股还没挨到沙发就又站了起来,他脸上的神色在我看来算得上是强装洒脱,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在真洒脱的时候会在开口前先拿上一瓶矿泉水开开喝上一口,再说话。

“知道啊。”

我看着在场一圈人有些好笑,明明都是多年熟知,碰到了这件事情上却你来我往,弄得和两军作战似的。两方人马彼此小心试探几个来回,再正面交战。我被我自己的这个想法给逗笑了,顾成坐在旁边瞪了我一眼。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我问他。

“就刚刚——”大靖憨厚地笑了笑,说:“还在思考今天来唱什么歌都不太对劲呢。”

“那——,她没给你电话么?”

“啊,她干嘛给我电话啊?我们四月份之后就没有什么联系了。”

这个故事就这么结尾了,我想,对大靖来说也不失为一个好结局。

 

对于大靖和卞飒飒的故事我们从一进学院就是知道的。

时间不长不短,到今年六月就应该是两年了,而到KTV的时候,我被告知卞飒飒明天结婚的事情。

长久没有联系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结婚对象是谁,哪来的?或者换句话说,我都不知道除了大靖之外,卞飒飒竟然还有其他的恋情。

“也不是说完全没有,但是这个男生是导师两个月前给介绍的,明天她们在老家办酒。”

在大靖没有来之前,杨乐这么给我科普了一下。

两个月的时间认识到结婚其实在这社会上不算少,但是发生于自己身边,再加上还有个做了这么长时间铺垫的大靖,怎么都还是有些觉得惊讶的。杨乐他们提起来的时候也有些义愤填膺,就像是一个追了很久的电视剧,结果被临时下档,换上另外一部一样。就算女主角没有变化,但是从狗血校园剧突然变成都市情感剧,观众没把编剧打一顿算是好的了。可这是生活,又到哪里找编剧去?

大靖不能喝酒,光喝水,一边喝水一边跟我们说,这事情还能怎么着,就这么着吧,就当做放下了。

杨乐听得气不过,跳到点唱机面前几下点了一首歌,拿着话筒说:“大靖谨以此歌献给你!”

离开真的残酷吗

或者 温柔才是可耻的

或者 孤独的人无所谓

无日无夜 无条件

前面真的危险吗

或者 背叛才是体贴的

或者 逃避比较容易吧

风言风语风吹沙

往前一步是黄昏

退後一步是人生

风不平 浪不静 心还不安稳

一个岛锁住一个人。

 

2

九月初永远是一切的开始,这时候太阳是烈的,风却带上了点凉意,叶子还没有黄,年轻的面孔在学校里忙碌着,风中混杂着汗水和桂花的交杂的味道,南方城市的热度让大靖这个北方汉子有些受不住,但是从接驳车里下来,他身边瘦弱的女生对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手足无措,大靖擦擦汗,还是问了句,同学要不我帮你送上去吧。

这个女生就是杨乐。

虽然知道要对陌生人提高警惕,但是看着大靖这张如郭靖一般朴素的脸孔,又是同系同乡的身份,杨乐还是选择了开口,别别扭扭地和大靖一起把行李搬上了七楼。

大靖就是在打开门的时候看到了卞飒飒。

瘦成一把骨头的女孩支着下巴坐在凳子上看电脑。因为太瘦了而身体弯成了像一张弓一样,穿着背心,身体后的脊骨一截一截都看得清楚,她转过身子来极为简单地和大靖打了个招呼,腿放下来,帮着杨乐收拾东西。

大靖那点少男心被突然间噔地一下给打开了,他站在女生寝室里,一脑门汗帮杨乐递箱子,脑海里却只有卞飒飒背后那一截一截的脊椎骨,他迷迷糊糊地开口,说,啊,你好啊。

卞飒飒“噗嗤”一声笑了。

就算事后大靖在和卞飒飒的相处里享受到的仅仅是马帮主的待遇,但是不能否认在那一瞬间大靖以为是找到了自己的蓉儿的。

 

卞飒飒和大靖熟起来则是要到了两个人都成为学生会的成员的时候,暑气还未消,守着办公室,两个人中间放着两台电脑,老旧的空调发出嗡嗡的声音,卞飒飒每次都说要喊人来修,但是学工处总没有人来。大靖劝了一回她也就没有再说了,徒留一室冰凉满屋嗡嗡声以及偶尔的键盘敲击声。窗外的绿意浸润了满室,停下手里的工作的时候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天,一切都轻得生分,却让人又生着想要亲近的心思,一切都刚刚好。

大靖偏过头跟卞飒飒说:“你看上去太瘦了,要多吃点饭。”

“我么?我吃不胖的。”

“谁说吃不胖了你看我!”大靖拍拍自己的肚子,其实他也没真的多胖,但是把大靖和卞飒飒放在一起,大靖可以等于两个卞飒飒。

“那等下我们一起出去吃好了,到时候看结果就是,绝对不会胖就是了。”

这种争论看来实在幼稚,但不妨碍二人的关系发生了质的飞跃。大靖说当时他的内心油然生出一种责任感,他要把卞飒飒喂胖,一回头发现连八年五年计划都有了。

或许爱情丢下种子的时候压根就不知不觉,它的生长过程也各有千秋,大靖那天带卞飒飒吃食堂,看着她吃香锅都觉得特别香,那一餐大靖根本没吃多少,他觉得看着卞飒飒就饱了。事实上在之后的日子里,大靖也靠着这招瘦了不少。事实上卞飒飒嫁不嫁人,在大靖身上都留下了很多的烙印,起码减肥成功这点来说,算是卞飒飒对大靖最大的恩赐。

从这餐食堂餐开始,大靖开始迈入了人生在世,唯卞飒飒与吃二事的大学生涯。

这样的日子在当时大靖看来,有情饮水饱,幸福得不要不要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