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求助】本人O,喜欢了个O怎么办?!08

让我们来看一个另外的视角~~~~

今天继续更新~~

这两天就可以更完了!


第八章

乔一帆的自述。

 

距离表白还有一天

 

 

这两天的叶修前辈和许博远老师有些奇怪。

昨天啦,就是昨天没错,前天我们拿了冠军,因此昨天训练完之后,我们整个队就被带出了城中村去三里屯吃火锅。大夏天吃火锅这个事情也就叶修前辈想得出来了,不过还好的是这一次吃的地方冷气开得超足,所以问题也不是很大。

座位是按照年龄往下排的,六张桌子拼起来,从我这桌往下不能喝酒,大家就以果汁代替了。而我们这桌往上则都开了啤酒。每个人喝了大概小半杯吧,叶修前辈和许博远前辈二人似乎喝的多点,喝了大概小半瓶的样子。

期间两个人一直在给对方夹菜啊,许博远前辈还给叶修前辈调酱,还调汤。这种秀恩爱的方式我们已经很习以为常了好么,自从来了之后,我和英杰邱非不知道几次看过两个人一起去洗衣房洗衣服了,有时候还开小灶,两个人第二天装得和没事人一样,事实上我们晚上都闻到味道了,他们在那边吃蛋炒饭,我们连手机都没有,简直是毫无人性好么?!

英杰每次都安慰我说,再等等等几天就可以回家了,为了他,我忍了T^T

我有次问过英杰两个人怎么会慢慢地越走越近,英杰揉着我的头说,有可能是信息素的原因,一个A一个O长期关在一个屋子里面,久而久之是不是会动情未可知,但是信息素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下,自然是越来越靠近的。我问英杰哪来这些一套一套的东西,他说追我的时候看了满多书了解的,这直球打得我真是措手不及啊。

其实我们还蛮喜欢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的互动,像好多人,小别啊、邱非啊、包括瀚文我觉得都多多少少看出来了一点。譬如说叶修前辈带队出门许博远前辈在最后的话,他一定是要等到我们进去,然后和许博远前辈一起进来。还有什么两个人的甜食吃不完会打包带回去,因为许博远前辈喜欢吃甜食,后面我们才知道好多是叶修前辈不吃故意省下来的。叶修前辈有时候会带我们去游戏里面浪,他自己的卡里面有一个号,和许博远前辈用的号只差一个字,那个号是上线时间最多的,但是是个召唤师,即便叶修前辈是全荣耀公认的全职高手,但是看他一个散人玩召唤师指挥全队,怎么都还是有些异样的吧?许博远前辈对叶修前辈就更不用说了,早上允许迟到,晚上给煮夜宵,为他特意去买了甜酒,做甜酒煮蛋煮年糕,那个香味简直了,弄得我们没忍住每个人去吃了一碗才睡觉,谁能和许博远前辈在一起真幸福啊,每天吃的都有着落。晚上叶修前辈要和国家队那边的人视频,战术布置什么的弄挺晚的,许博远前辈知道了之后,连作息时间表都为了叶修前辈改了,后来晚上时间越拖越长,几乎通宵,许博远前辈干脆省掉了叶修前辈的早操,上午的时间干脆去找了林敬言前辈来代课。

我和英杰看得都羡慕不已。

继续说回到火锅的事情,大家吃饱喝足难免玩游戏,如果我们要玩,那肯定是整叶修前辈。想想上次全明星一个挑七个的场景就明白了。叶修前辈自然是有自知之明的,在喝酒前他借着要上厕所的名义就离开了,十五分钟过去之后依然没看到他回来。这时候许博远老师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说他去找找,我们正HIGH呢,表示知道了,并就在一转背的时间里,找不到许博远前辈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要结账打烊了,我们才想起来,这顿饭是叶修前辈请我们吃的,但是人却没有见着,大家都是这个年纪,身上连张信用卡都没有,所有的现金凑起来勉强凑起一半的价格,得得得,还是要去找他俩。

一路上大小包房张望,都不见身影,这家火锅店楼顶上还带一个天台,只是楼梯太窄而难得上去,我想了想,以他俩的审美水准说不定就在上面。蹬上了鞋子就往上面爬,爬到了楼顶地面上才发现那两人确实是在。

霓虹光芒打在人的身上将许博远前辈的白衬衣染得五颜六色,叶修叼着烟,没抽,看着他。那画面真是太美了,我看不懂。

许博远前辈说了两句,叶修前辈又接上两句,看上去的感觉真是融洽,可不知道许博远老师问了句什么,突然俩人的画风就转变了,叶修前辈的身体僵硬了起来,他站直了身体望着许博远前辈轻轻地说了那么一句话。由于隔得有些远,只听出他嘴巴里蹦跶出来的曾经、喜欢这些词。

我大惊,这不会就是碰到了表白的现场了吧?

但是许博远前辈的表情似乎并没有那么好,他比叶修矮了小半个头,看他眼睛需要抬头,于是他就抬头看着叶修,脸上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他也特别惜字如金的回答了两句。两个人当时要走的时候脸色多有不善,我大概能猜到是许博远前辈问了叶修是否有喜欢的人,而叶修前辈的回答不尽如人意了,回答了个曾经有喜欢的这样。

这个曾经喜欢的人是谁?!

我被这个问题困惑了好久,下楼时在想这个问题,吃饭的时候还在想这个事情,到了寝室还在想。但是毫无头绪,叶修得罪的人很多,被他尽心帮助过的人也不少,到底是谁是曾经喜欢的人,我还真是想不出来。

 

瀚文来串门的时候带了一套蓝雨的模型给英杰,他拿着一个未上色的人偶跑到我们寝室炫耀,叽里呱啦的大半夜兴奋得要命,没差点被我们寝室一胖子撵出去,我把人扯了回来,问他这东西是什么,怎么来的。小孩挺信任我,一五一十的说了,他手上是他们蓝雨这段时间新推出的周边,是他们工作室一个叫做蓝河的小粉丝送的。

蓝河?

蓝河等等!
蓝河?!

我突然记了起来,这个蓝河,不就是那个蓝河么?

当时在第十区不算少的碰面,蓝溪阁的会长,还到我们兴欣来打过五天工的蓝河?!

叶修前辈和他交情不浅,天天不管在哪都能碰到,一起下副本,一起抢野图BOSS,看在他的面子上给过蓝溪阁挺多好处。当时苏沐橙前辈还八卦问干嘛对人家那么好,叶修前辈只是说要投桃报李而已。当时我们都觉得他们俩应该要在一起了,结果进了神之领域之后还是不可避免的没有了交集。

毕竟啊,只是网游中的萍水相逢而已,如果不是刻意要去维持,大抵的结果还不都是青山不见,绿水长流,我们有缘再见么?

当时叶修老师喝了一整晚的黑啤,喝完一场吐一场,我们几个在旁边给他打扫,他的眼神里写满了好好搞三个字。问他干嘛好好地不学学人家喝酒,他喝光了杯子里的啤酒,说着上线在冰霜森林整个世界频道发寻人启事——

寻找蓝溪阁会长蓝河,不忘初心,不忘初心啊!

当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身在漩涡的叶修反而像没什么事一样。

 

“最近,你说的那位蓝河前辈过得怎么样啊?”

“挺好啊,诶训练营不是他也来了么??”

“你说许博远老师就是蓝河前辈?!”

感谢卢瀚文,突然间爆出训练营的许博远老师就是蓝桥春雪这个事实,让我们整个寝室都清醒了过来!

“叶修前辈知道么?”

“要是知道早就扑上去了好么?”隔壁床的小孩立马振奋了起来。

“那为什么许博远前辈不告诉叶修呢?”

“大概是因为现在蓝河这个账号已经不在他手上了的原因吧,第十区的发展现在派了其他的人去弄,蓝河的账号自然是要交出来的啊。”

“天哪不会是,不会是大乌龙吧?!”

“大家似乎都秒懂了啊。”

“没办法,叶神的脑残粉嘛,不然我们打个赌,就赌叶修前辈能不能自己发现这个事情了。”

“多大赔率?”

“1.5比8.5”

“成交!”

就这样,我们等待着叶修前辈认识到眼前的人就是那个包里给他装了满满一袋子的秘银吊坠的小剑客。

会是怎样生动的表情。

 


评论(11)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