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一代宗师》影评

在深夜一个人看完了《一代宗师》。在之前就看了他们的后台花絮,习武的辛苦在一声一声的惨叫和挫败的眼神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再来看屏幕上的种种光鲜,这应该是对于导演“面子”“里子”最深刻的诠释。

不得不说,四大主演所选择的的四种不同的拳种和他们自己的形象太贴切,以不变应万变的咏春,柔中有刚的八卦,千变万化的形意,刚爆有力的八极,内家拳三种千丝万缕,南拳北拳的惺惺相惜,统统通过人物盘根虬结的情感所表现了出来。

叶问太自负,一是主场,一是家世,故事开始于他的叙述,看完整片应该能够发现是他老来的叙述,但是画面上灼灼的眼神和耳中平静的话语并无冲突,一生起伏,却能依然保持着谦谦公子的风度,实在是让人动容。

他作为主线,有过招,有感情,但是剧情的高潮并不是他,他是完整的,有他在这个故事就是完整的。因为整个故事是透过他的眼睛来看的。

他和张永成的举案齐眉,和宫二的灵心一动,都是真的,感情这路,谁能保证真的是从一而终?

于宫二只是他作为君子,伸手,错过,便不再伸手了。留个念想给自己也好。慢慢的这段他一生未出口的感情就成了心口的朱砂痣。在剧中他反复着,四十岁之前我未见过高山,这座高山他想翻,却发现路已经走不通了。

他心里有她,去拍照片的时候,给张永成添置了那件袄子,从背后看像极了宫二,于是他将手小心的放上她的肩膀,能留一丝念想,即便正面是其乐融融。

于张永成他们鹣鲽情深,举案齐眉,互相是对方的倚靠,有一个细节,当时他带张永成上堂子看戏,风尘女子对于良家妇人鄙视的表情,却在他牵住她的手之后,妇人闪烁的眼神变了,她直了直腰,专心看戏。而在最苦的那些年,她成为他唯一的倚靠,在家道中落时,也未大难临头各自飞,因此他最后的深情留在了她身上。

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

这是未兑现的承诺,不同于给宫二的许诺,只不过相同的是,都未曾实现罢了。

 

宫二,宫若梅。一张寡淡的脸,原本是医生,却为着面子折毁了一生的女人。你看她柔,说话慢,瘦得下巴尖翘埋在黑色的貂皮里,会在雪中憧憬那一点点心动的爱意。她是烈,比谁都烈,刚硬得男人都害怕,宫宝森为了推进南北拳术喂招的时候输给叶问,她硬要争这口气回来,一个黄花闺女在堂子里摆下霸王宴,说着这金楼可惜了,却在叶问自负的时候说,打碎了东西算你赢的时候腾挪扭转之间未碰碎一碗一碟。

宫家有仇,她必须得报,世家那些男人们纷纷来劝她,她却扬高了调子,说我爹是心疼我,眼神锋芒,分明指着那群平日里受宫家荫蔽此刻却帮马三说话的人,侧脸在昏黄光线中的抽搐是这个女人愤怒到了极致。

她是淡,轻描淡写的对叶问说,我心里有过你,她连开心都是淡淡的,赢了叶问是撂脚坐在扶栏上那眼眸里有星子的浅浅一笑。你看她硬,为了给父报仇,退了婚,入了道,一场生死决斗宁愿劈死了马三忍着到家才吐出一口血,十年的时间,这伤必然像入骨相思般,她这样能忍的人才选择了吸食鸦片来缓解疼痛。

最后知道她名字,才知道这女人一生真如其名。

 

 

一线天,他被剪得只有三场戏,看似单薄,第一次看都觉得辜负了张震三年辛苦的拜师练功以及他获得八极拳全国冠军的努力和付出。他的身份好多人都说没有看懂,其实从八宝街,朝天宫两个地名就能看出来,一线天是蓝衣社出来的。

当时写民国的时候查过很多资料,蓝衣社是干什么的?他不同于军统,是一个极端的组织,他迅速的崛起,极度的民族主义让这个组织成为反日反共的和德国的赫衣党一般的存在,但是它又迅速的堕落成党同伐异的工具,因此,一线天之前拿着带血的刀是刺杀了汪精卫逃跑之后逃亡,而之后到了香港反水也就不难解释了。

他在路上碰到了宫二。是他的幸运。

宫二在南下的火车上,他仓皇奔逃,手拿杀过人的剃刀,有血,宫二看一眼便已明白,直接用自己的大衣盖住帮助他逃过一劫。

在片中,他一直是铁骨硬汉,却因在这个颠簸的火车上柔情了一番。

不同于叶问的深藏功与名,一线天走的是一条民国大义之路,他亦来到香港,打开门界收徒,和叶问是同时的,不同于叶问之后的扬名四海,他不过是默默的独行在自己的宗师之路上。于名,他成为了里子。

 

关于一代宗师有很多疑问,例如,反复出现的火车,实则在喜欢用诡异的电影手法叙述故事的王家卫的手上,火车上的宫二有两场,一场是带花,一场是未带花,未带花的时候是只身赴叶问的约,但是父亲的猝死实则打破了她一个人生,再度再出现火车,便是颠沛的旅途和复仇的场所了。

她在火车站和马三的那场比武实则是她的气节最大的一个体现,若注意可发现,她命差毫厘时,马三使出了老远挂印的绝招,但是她却用和他父亲一模一样的招式将马三打败,是喂招破招么?我宁愿相信,她是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血债血偿。

老猿挂印是形意拳里的绝招,其实就是用双手卡住人的脖子然后膝盖顶住胸骨一踢,招式简单但是是要死人的,因为腿部最坚固的地方的劲抵到了对方最脆弱的地方,但是在宫宝森处给了他关隘,便是回头,而宫二手上的六十四手的叶里藏花双手一挡一翻,最后一推,破了老猿挂印。

宫二马三文戏武唱,实则是对宫宝森交予道理的一次正面对决。

 

宫二的未婚夫究竟是谁?这也是猜测的大头,在戏的末尾突然间有一段宫二和叶问关于戏的解说,宫二说丝不如竹竹不如肉,是《世说新语》里的一句老话,说的是丝类的乐器如瑟、琴不如竹制的乐器萧、笛,而这些都不如人喉,因此叶问问了句宫先生学过戏呀,她说之前学过。

她一个武学家的人,父亲说江湖的事,跟你没关系,她的未婚夫想必就不是武林中人,而那个模糊的侧面分明就是张智霖的那个角色,没有一句台词,在之前却以唱堂戏子的身份出现,再结合她最后一段,想来两人也算是门当户对。

 

这一次的打戏实则是太精彩的,在大银幕上充斥了太多的喂招,威亚,电光火石要人命。但是实则切磋和生死战是有极大的不同的,切磋是点到为止的比试,叶问之前在金楼里的比试一步一步实打实的上楼,阿姑、账房先生、灯叔各个喂招,到宫宝森那里双手一交,位置让出,而他和宫二的那场戏,则漂亮很多,挡拆之间,咏春一派和八卦掌的特点各见,不再是平日里大屏幕上充斥的杂家,怎样漂亮赚人眼球怎样来,门派过招,怎样拆招挡招,交代得清清楚楚。

而宫二马三那场戏,则是形意八卦之争,在后记花絮里面,王家卫说当时确定了八卦和形意,在练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与形意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联系是什么呢?是宫宝森的将二家合为一体,当然还有关于二者的挡拆相生相克,在片中也很好的表现了出来,马三一招致了宫宝森的命,是形意克八卦的一招,而宫二推出马三,则是八卦克形意的一招。是为绝招。

 

叶问,宫二,一线天,马三,四种人,四条命,四类拳法,一批宗师。

叶问痴迷武学,是个人爱好,他最后到了香港,开设的武馆,成为面子。

宫二背负家族,是正统世家,她最后到了香港,开设是医馆,成为里子。

一线天习武为国,是暗不见天的特务,他最后到了香港,开设的理发馆,也收了徒弟,成为暗里的面子。

丁连山让位给宫宝森是为家国,他成为里子,丁连山成为面子。

宫宝森为成全叶问赶走马三,马三成为里子,叶问成为面子。

宫宝森与马三过招,扫了他的面子,他吐血身亡,里子呕血,门帘不动。

一代宗师,也是一代心酸,功夫不过一横一竖,横的是面子,竖的是里子。

    

只不过,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罢了。

 

 

 

参考了豆瓣台词整理,宗师之路纪录片,豆瓣网友回复,百度百科,维基百科,自己脑瓜子印象。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