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吴清源还是下围棋的吴清源以及张震 ——《吴清源》影评


震哥演吴清源的时候才三十岁左右,但是我觉得这个时候的演技已经直逼震哥的巅峰了。近日重补,在B站大神的讲解下半知半解的看完了整部片子。整体说来,这部片子已经超越了张震这个标签,我甚至都不知道田壮壮是怎么找上张震的,是因为看了张震之前在侯孝贤的《最好的时光》里的表演么?查阅新闻知道张震为了拍这个每天两个小时静坐,为了拍这个苦学日语发音,还娶了日语老师,拍摄杀青的时候失声痛哭之类的新闻在网络上也都查得到。

说实话,张震被观众接受度高的好几个角色都是情绪外放的,例如沈炼、罗小虎、包括最近的阿年和查老板,他非常清楚怎么去表现,眼神里面的东西让人欲罢不能。但是因为拍牯岭街的时候造成的性格轻微自闭被很好的掩藏了起来。我想他某个部分应该不会是像现在看到的这样。你很难去评价一个演员的演技,尤其是在喜欢他的情况下,但是《吴清源》这部让我看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张震,这种多面性是特别撩人的。

田壮壮没有把这部片子拍成安利片,所谓安利片就是你看了这部片子之后会觉得吴清源好叼啊,怎么这么厉害,连克7让所有日本高手都降级,没有,田壮壮没这么做。他将吴清源的一生完整的展现了出来,从来日本,到回国,到加入日本国籍,再到战争中信仰红万会,期间从1939到1956年17年的十次大胜十番棋,逃离邪教,再到车祸,生子,直到退役。其中绝望有,开心有,但是都只有一点点,在很长时间里张震所饰演的吴清源都在思考,安静的下棋,安静的信教,胜没有太多表情,甚至可以说后几次胜利都没有刻画,彷徨了先是有山风和川端康成,后有妻子。

田壮壮有电影告诉我们,他的生命中不止有围棋,但是围棋是最高的领域,所有的喜怒哀乐的原点。

整个片子都是整体的清、冷、寂静的色调,很像吴清源的形象和人。也很符合日本棋道的要求。这是一种非常凄美的美,像高岗上的风,庭院中的绿色,雪山上的雪,东京街头的废墟,棋盘上的棋子。他们都是统一的。

在细节上,到中国不知道换掉和服走在天津校园里,在疗养院听到开心的歌曲跑过去看才发现是在庆祝开战仓皇的逃离疗养院,向提出他是陈年结核病的医生深深鞠躬(医生确认了两遍他是下围棋的吴清源),在家被炸毁之后一屁股坐下来而不管妻子的呼喊,在被撞了之后突然喊妻子去对战明天的比赛,之后妻子出门默不出声的痛哭,细腻中的绝望真是让人几次都鼻头酸涩。

也并不是像网上所说真的就平淡无波,几次高潮的点正好都是吴老的争议的点。这部片子以矛盾凸显吴老的纯粹,可能是一种极端的方式,但是还是挺好的一种方式。人的一生不就是这样,再波澜壮阔,都归于寂静。

总是有人在弹幕说这个片子怎么不多拍些下棋,又有弹幕说这拍的是吴清源不是下棋的吴清源。弹幕反驳围棋就是他的全部。当然身外局外人可以这么说,但是将心比心,如果把九十分钟比作你的人生,你奉为人生全部的东西占了多少分钟呢?生命的减法多多少少有人做过,我在这儿还是不赘言了,传记电影也是一样啦,突出重点不是流水账擅长的东西。

在开头吴清源老师说这山中还有猴呢,那个声音和我认识的很多老人很像,亲切,让人忍不住去亲近,完全将他和伟人分开。想想片中的近乎木讷的形象,多多少少让人唏嘘。

张震开头结尾有两场哭戏,处理的很好,第一场是刚到日本的导师去世,正值他在纠结要不要入日本国籍的事情,猝然的打击让他慌乱得像个孩子,最后趴在门上哭,后一场在将近结尾处,夫人写信脱离御玺教,他下了车彷徨失措,走了两步又回了两步,然后蹲下痛哭。伸出的脚和弓下的背看得人眼睛酸涩,难怪张震杀青的时候会大哭,其中浓郁的情感真是需要宣泄,光两场根本不够。

写这篇观后感真是这几天来最难的一篇,不太敢推荐给朋友看,怕人说我口味太猎奇。

不过震哥真的好帅的,红围巾配大衣什么的,real好看~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