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烟民叶修的幸福生活 (一发完结)

突如其来的短篇。

傻!白!甜!

老夫老妻模式

梗来源于现实,高于现实,不要深究~~




“叶修!叶修你起床没有啊叶修!”

迷迷瞪瞪的叶修将半边脸贴在手机上,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听上去挺气急败坏的。他略微思索了那么两秒钟才磨蹭着将名字喊出口:“小蓝?”

“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家属参观日这件事情了?”

再花两秒钟时间仔细品味一下这句话,叶修突然间想起来了,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拿着听筒朝两遍左看右看,找到了钟,发现已经九点了。

“已经九点了!所有人都在等你了!诶,等等——”蓝河的声音一下子远离了听筒,嘈杂的机器声从听筒里传了出来,一震松耳动静之后,蓝河终于又回来了:“快点过来!昨晚都说好了的啊……”

听着电话里的人声音的尾音多多少少带上了点困扰,叶修忙出声安慰道:“就来了就来了!别生气了小蓝,我等下来看你。”

“诶,别!别别别!”

“不说了,哥出门了,爱你啾咪~”

响亮地对着听筒一吻,叶修挂掉了电话,捞起地上的牛仔裤直接套了上去,想了想还是换了件黑色的T恤,临出门了又折回来梳了梳头发,瞧见蓝河放在盥洗池旁边的醒肤水又拿起来喷了喷。转身之前叹了口气,拿着蓝河那瓶大吉岭茶喷了点在身上。

除了去喻文州的婚礼再没这么正式过了,叶修的内心奔腾过这么一句话。

哎,出门不能丢许博远的面子啊。

 

站在蓝雨卷烟厂的门口,每个人都发了一顶白帽子,黄少天抓着一顶白帽子在人群中左顾右盼,终于在开头队伍已经进厂的当头看见了坐摩的飞驰而来的叶修,待摩的停稳黄少天一把把叶修拉下了车。

“我说祖宗诶你有点时间概念啦,你看这里五十多号人都在等你,要是再晚一点就进不去了,你说我们质检部门好不容易给你弄来了一个名额珍惜一点呀,今天能进车间,好多在行政工作了一辈子的人都没进过车间呢,这次还有礼品有两条烟送,你说你还迟到,诶严肃点我训你呢!”

“黄少你省省口水吧,走啦走了,哎呀你们蓝雨别这么小气嘛,就迟到一下下。”

“这是原则!原则你懂么!”黄少天横了叶修一眼,将白帽子带到了叶修的头上,叶修摸摸帽檐,问道:“真要带啊,搞得真的和旅行团一样。”

“免得你的头皮屑飞到机器里啊,干净卫生懂不懂,烟要进嘴的别告诉我你不介意哦,哎呀真是问题这么多,跟你解释起来真麻烦。”

两个人就这么斗着嘴一路走到了厂房。

 

厂房的第一部分是用来储存原烟的,负责讲解的工人代表自豪的报着高度,重量,质量,压缩规模等一个个看起来特别好看的数据,每个储存架前都有一条传送带,机器人把箱子卸下来,放置在传送带上,一路传送到了制丝车间。

黄少天明显的到了这个车间异常兴奋,一个比两个足球场都大的厂房里工人大概就四五个的样子,叶修拿手肘捅了捅黄少天,问:“你干嘛这么兴奋啊?”

黄少天转了过来,双手一打开,问叶修:“我刚刚进厂的时候就在这儿奋斗的啊,每次来只有我俩个人,简直有种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的感觉!以前我没来的时候,以为很苦的,只知道除湿啊,制干是机器做,剩下的加糖加添加剂都是人工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都是机器做,我们只要按开关,关开关,按开关就行了。平时没事的时候还可以在里面玩玩捉迷藏什么的,只要文州不知道。”

叶修点点头,他在黄少天的示意下去摸了摸刚刚加湿的烟丝,软软的手感带着醇香味道,不是卷烟的形态这样看起来有点像是泰迪剃下的毛,还蛮好玩的。

一路跟着队伍走就走到了卷包车间。卷包车间的门口站着喻文州,作为烟厂领导接见他们家属们,并且亲自讲解机器。

叶修并不是没见过喻文州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看着他穿着一身蓝色牛仔服(蓝雨卷烟厂的工装)脖子上还挂着耳塞,一脸微笑的样子就笑得不可自制。

黄少天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喻文州旁边,指了指叶修的方向,喻文州朝着叶修点点头,这种当公事实际上又有私交的关系最尴尬了,连喻文州都清咳了一嗓子,故意没和叶修搭腔带着一群人往里面走。

叶修插着手臂一个人落单的跟在后面,想想当年也是挺好的。

 

想叶修为什么会来广州,除了虾饺,就是因为他的另一个身份——长达十年的烟民生涯(可能还不止),总之是老烟民了。

当时退役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没留在联盟内部做事,叶修作为他们的好友算是知道内幕的,所以当看到报纸上写什么《蓝雨正副队长神秘消失》、《冯宪君:喻文州不接班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事情》、《联盟风光不再,从蓝雨正副队长退役职业选择说开去》这些内容的时候内心嗤笑了一声。

他们是联手致富去了啊。

刚想打电话给喻文州让他弄两条烟给叶修,就接到了蓝河的电话。

“叶修,跟你说件事。”自家恋人的声音明显的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

“之前队长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烟厂工作,我答应下来了,今天考试过了,入职定下来了我和你说说这个事情。”

“喂喂——”

叶修在这边没有声音,蓝河对着电话又说了下去。

“总这么异地着也不是办法,两个人如果一直在一个领域里,谁都懒得让一步。你说是不是?”

“小蓝……”

“不过我做这个选择的时候也在想,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是在逼你啊,没商量什么的。但是总感觉这种事情商量了要是过不了又挺丢人的,哎,说来说去也说不清楚,反正现在就是这样了,工作稳定之后听喻总说有外调,烟厂有部门在杭州,到时候我就申请过来好了。”

蓝河说这话的时候,叶修甚至都能想象得到他皱着眉头的样子,手机贴着脸,左边脸烫了换右边夹着,要是有根电话线在他手上,他甚至能绕成一个球。

“许博远啊,你周六有空么?”

“怎么?”先一愣,然后再开口声音里带上了笑:“你要过来请我吃饭啊?”

“怎么可能。”

“那干嘛?我可跟你说明,这段时间看书看得我可想吐了,不准上线让我抢BOSS啊。”

“想哪呢。”叶修跟着他,说话节奏也被带起来了,他接了句:“你要有空,过来帮我搬家啊。”

 

这就是叶修来到广州的始末。

 

原本以为来了之后会有好日子过,结果发现其实每日碰面的时间并不多。习惯了懒散的美国时间,蓝河上夜班还好,上白班简直是碰不到面。每天叶修起来就只能见着两个躺在盘子里的荷包蛋,有时候是一杯豆浆,有时候是一杯梨子汁,小蒸笼里什么都有,可是满足不了一个大龄同居男青年的心啊。

有时候蓝河回来了,往沙发上一瘫,手脚都没有力气,叶修过来给他按摩颈根,他在那么大的力道下竟然都能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对,就睡在叶修手上,两个人别扭的看完了整个新闻联播,等蓝河醒了,叶修饿得连肚子都不叫了。

饿和累都不是事,问题是影响X生活啊。

叶修算了算,来了三个星期几乎都没有,没有任何的活动!

当然叶修也为自己竟然算起了这种东西而羞愧了一秒钟。

当时他真的以为烟厂是个多吃人的地方,都要写上访信了,蓝河一句话忍住了。

“拿到工资那天我们去洲际开房!”

许博远你很懂啊。叶修抱着横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的人吧唧亲了一口重的。

 

这样不好不坏的生活就过了三年,一切都走上了正轨,蓝河吃饭的时候轻描淡写的说,我被调到检验部门去了。

叶修问那干嘛的地方?

“就是检测抽查烟合格不合格啊,哎,每次到了世邀赛的时候就抽得比平常凶三倍,我去把好关了,也算是降低一点发病率不是?”

叶修被他说得脸一红,然后没羞没躁地说道:“你看你说这话现在,我不抽烟,那是不支持你的事业了。”

“烟盒上还写着吸烟有害健康呢,你会听么?”

蓝河没理他,端着碗进厨房盛饭,回到饭桌前,人还没坐下,轻声细语的一句话先落到了桌上:“还是少抽点啊。”

叶修笑笑,抓过他的手:“知道了啊。”

 

再后来就到了稳定的烟民生活,有烟抽,有人体贴,有游戏玩。每天穿着灰色T恤下楼买菜,现在也偶尔会做一些功夫菜,等到季度放假的时候就和蓝河去找找地方玩,有时候也回去看看父母,父母隐约也知道蓝河一点情况,即便很多年,没说破依然也会用异样的眼光上下打量。毕竟你是随我在广州嘛,就当时拐跑了媳妇的外地郎上门咯。厨房里叶修捏着蓝河的脸问,你说什么,敢再说一次?

平日里花的都是工资,之前打比赛赚的钱做了投资,叶修也不会买着热卤和人家说着你看旁边那栋楼是我建的,后来没心思再赚更多的钱一半给了父母一半交给了叶秋打理,帮着叶秋的公司成功上市,然后理直气壮地半出柜。

或许这就是一种幸福。

 

“诶,你知道质检部在哪么?”包装车间每个人都很忙碌,嘈杂的机器声里,大家都对那些可以自己叠纸盒自己卷烟自己塞烟自己包包装盒的机器感兴趣,七嘴八舌地问着,叶修站在旁边有些无聊,突然想起来,一时间找不到喻黄二人,找了一个旁边带队的悄悄地问。

“啊?你要去质检部干什么呀?”

“我,我爱人在那。”

“知道哪个工号么?”

“嗯,33452。”

“我查一下啊,诶今天上白班诶,走走走我带你去我带你去。”带队的女孩显得异常激动。

“这个活动还没完把?”

“没事,等等我们追上他们就好了。”

“这话说得……”

“走吧走吧,质检部离这里还有点点距离呢。”

一路跟着女生左拐右拐,走到一栋长得像圣诞袜子一样的小楼,上了三楼,和保安说了两句,女生拿自己的门卡刷开了锁,叶修被要求穿上了白大褂,带上眼镜和一次性的帽子。静悄悄的走进质检室,看蓝河面前摆着一排烟盒,他拿镊子拿着烟丝,另一手是装着溶剂的培养皿,刚刚剪过的头发还剔青了浅浅的扎在领子上,认真的样子让叶修这个老牌不要脸都在内心喊出两个字:真帅!

果然时尚杂志还是有经验可取,工作上的男人最帅了这句话果然没错。

叶修掏出手机拍了个照片,响声惊动了蓝河,他站在那边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你来了啊。”

“来了。”

“活动怎么样啊?”

“喻文州今天穿工装有些吓到我。”

“晚上想吃什么啊?”

“等下去吃喜来登吧,我请。”

“干嘛突然吃这么贵?”

“就想吃嘛。”

“行,我下班打你电话吧。”

 

女孩等叶修出来了,弹起来问:“见着你爱人啦。”

“见着了。”

“质检真的很辛苦了,要分析好多数据,找最小的甘油添加量,我们蓝雨烟厂这么多个牌子,每天生产这么多吨,每次都要经过他们的手。哎,你爱人要在质检多疼疼他吧。”

“嗯,还用你说,喜来登的伺候。”

“喜来登还可以啦,干嘛去喜来登啊?”

“我今天抢到了一张喜来登的六折券,还可以换购套房。”叶修拿出手机:“你看短信来了。”

女孩瞥见桌面,赫然是许研究员笑得眉眼弯弯一脸灿烂的样子。

 


评论(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