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零落栖迟一杯酒——《刺客聂隐娘》影评


一个人看完刺客聂隐娘回来,一路上一个人走,天空飘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不言语。明明是在闹市区,手机关机,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有种这个世界都与我无关了的感觉。

一个人,一个人。

刺客聂隐娘这个故事,从剧情来说,应该是《聂隐娘》同人之侯孝贤PARO,即套用人设,所有故事几乎从新编写一边。这并非不能接受,福尔摩斯还有神探夏洛克呢。好多人说看不懂,阿城也说这部电影只是冰山一角,画面那么多,台词那么少,画面的意义被放到极大,人是视觉动物,认真看没什么看不懂。

侯导的这部聂隐娘抛开剧情来看,倒是将人领向了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第一个境界。静谧之声令人敬畏,来电影院看首映的多半心怀好奇,进来之后也嘈杂不断。可这部片子硬生生用自己的肃静——自然中的风声鸟声背景中的儿童嬉笑声——压制住了焦躁,吵闹的观众慢慢的也安静了下来,这是一种力量。在静谧中,情感被无限的放大,和银屏里的人产生共感,在辽阔的天地间,见到自己。

这和我们坐禅一样,打山水禅,周遭是流水高风,是鸟呼虫鸣,而只有你一个人是闭口不言的,不能言,思绪如奔逸之马,可见自己。

而见自己,在电影里却是很悲壮的表现,这个故事来自于青鸾舞镜,第一次说的时候从嘉诚公主口中说出,在琴弦上打谱的样子,铺面而来的孤寂感,再加上隐娘母亲的叙述,以及当时许下的隐娘之后的宿命,这青鸾舞镜似乎是在讲窈七。第二次则是从窈七口中说出,与精精儿一战之后,说出嘉城公主一个人,青鸾舞镜,没有同类。当时我想不明白,坐车的时候突然明白过来,就是那句绝人以玦,窈七训练十三年仍然不能下狠手,甚至留了精精儿性命,而她为削魏博势力,不惜遣散众奴,一人入魏博显其诚意,让元氏与田氏联姻,以保魏博短暂和平,维持与朝廷的平衡,是第二招。送聂隐娘学艺十三年,待田季安露出想要发兵中原的野心时,嘉信公主命其以刺田季安,是第三招。二者过招,窈七见自己内心,见嘉诚公主用心,不禁自肺腑感而叹。

在这部片子里,处处是镜像。嘉诚公主与嘉信公主本为双生,避乱而一人入道院,恨极藩镇而刺杀田氏,嘉诚则以善待人,为天下苍生而救一人。不能用好坏来形容,但二者走的仍然是不同道路。聂隐娘和精精儿也是一对镜像,一者循师命下山刺杀,却念及旧日情谊,虑其家国利弊,数次救下田季安。另一者精精儿则是循族命刺杀,心狠手辣,以诡术杀人栽赃于道姑,为了刺杀不惜一切手段,两者没得选的人生,不同的道路往前行。包括直抒胸臆的田兴和韬光养晦的聂锋,包括嘉诚公主和聂母,包括两段心照不宣的感情。

人似乎有很多种选择,有很多种面,可是这么一对比便知道自己是沿着一条道走下来的,一个人走,没有同类。

片子的处理上,有很多留白,与其说是留白,不如说是迂回。

玉佩绝人以玦的暗示,分二块放在青梅竹马的身上,本身就是个不好的兆头。待窈七归还玉佩,见玉佩,田季安便言:她这是要了断旧情,取我性命。以玉示意,本身就是传统的隐语。田季安追出去,再回来时说,她就是要让我看到她的脸,让我记得她。这又是一场不可言说的缠绵悱恻,这二人身份,注定不能说上一句,你来了,你怎么来了,这些年你过的好么?我来看看你。那就意味深长的碰个面吧,权当是你好和再见一起说了。磨镜少年几乎无一句台词,而在村庄清晨突然的惊醒,继而上山寻找,在草场里的一路跟随,慢一步跟着,窈七捂住手臂了,心下担忧,又跟紧了两步,窈七不悦,慢两步,后忍不住担心快步走到她面前去,其中一句台词也无,而关切挂碍之情呼之欲出。父母知道窈七要去刺杀田季安了,怔怔地坐在屋内,半晌只说了一句,要是没送去学艺就好了。

在原作中聂隐娘想杀便杀,毫无理由。在小说剧本中,聂隐娘选择不杀的原因是大半是受嘉诚公主影响,为保朝廷和魏博之间的微妙稳定,而选择留住田季安。而在正片里,侯导剪掉了这一段,聂隐娘为何会留下田季安,这理由就变得扑朔起来,但凡说不清原因,都出自于本心。因而震哥说这是部爱情片,也没错。

风景宜人,藏着国人对风景审美的极动人的一面我小时候不喜欢中国画,不知道画的是什么,总觉得特别的抽象,大一点,去了武当山,知道什么叫留白,再大一点去了丽江黎明山谷,知道了什么叫水墨。今次看聂隐娘,看到和溪山行旅图几乎一模一样的大石山,人行马迹,晨暮之景,才知道古人诚不欺我。不美到极致的景,不入画。

 

 

 

P.S抛开双商都低的宣传方,这部片子很适合去影院观赏,感受胶片的颗粒感。要是影院能出台智商分级就更好了。

P.SS:震哥真是舞王,竟然挑战我大唐最帅的胡旋舞,66666到飞起。

会二刷。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