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昊翔】入镜失真 上

我。。。。。无语凝噎。。。。。深深珍惜这位作者对读者的情谊T T(虽然我也不算什么,可能有很多人提出来,但是能珍视读者的作者,是真的惹人喜爱的作者)

唐昊:

*胡诌的娱乐圈,新人演员唐昊*一炮而红的男团爱豆孙翔,全文不长

*点文的时候有姑娘想看的孙翔单箭头,昊粉摊平思考后决定写了

*评论和爱是第一生产力

>>

01

在庆功宴续摊的酒吧里找不着唐昊时,孙翔有些急。他好不容易翘了团内训练,开了半个多小时车来跟唐昊说恭喜,聚会的主人公却不知所踪。

得了人生小高峰,事业算开了个好头,这志得意满的时候找个扑上来的姑娘也是应该的。

应该你个鬼啊!孙翔双拳紧握,指甲嵌进手心里。

音乐声震耳欲聋,DJ请的是业内名人,调光师打了风骚的射灯在舞池打转。孙翔走过男男女女挨得紧密的过道,扫了眼喝酒掷筛的卡座,冲在窗帘后不知在做什么的情侣道歉。可这些人里都没有唐昊。

不是真去撩妹了吧……妈的,有事要忙还喊我来干啥。见色忘义。孙翔愤愤地在吧台前坐下,身边两个看清楚他长相的姑娘捂着嘴小声尖叫。心情虽差,但孙翔还是自得地笑了,冲戴着美瞳画着小烟熏的两位美人挥挥手,转身要酒,做出不愿让人打扰的模样。

拒人千里的气质于他太过违和。两位长相穿着相类的少女调整表情后便走上来搭讪,之后又来了几个姑娘,应该都是唐昊的师妹,围着孙翔叽叽喳喳谈天说地打听周泽楷的八卦。美人相伴让孙翔心里的暴躁散了不少,但是他心里也有隐忧,这万花丛对他来说有个特别蛋疼的地方……

唐昊的公司美女有点多啊。

他被忽悠着喝了几杯酒,马上酒精上头,摆手求饶。身边的脂粉香水味不知不觉地散了,有人抢了他手中的酒杯,哐的一声放吧台上。

“得奖了还不开心?”孙翔手撑下巴,歪着脑袋看唐昊。酒精和困倦都晕在他的眼睛里,湿漉漉的,看起来好奇又多情。他趁着酒意去抓唐昊的手,嘴角上翘给了个再真诚不过的微笑,“新人奖呀,恭喜了。”

唐昊把他的手打开,坐到孙翔身边,手用力扯开领带。

“没什么好恭喜的,这个奖张佳乐的功劳比我要多得多。”

他以一部青春片的男一号获奖,片子本身质量一般,但线上线下营销做得不错。今年力捧他的公司和制片方一拍即合,决心在上映中公布的电影节奖项里运作运作。唐昊心里不满,但是无可奈何。有了这个名目做跳板,他日后才有更好的资源。

“嗯……说的也对。下次玩个大的,赢个货真价实的奖来给我看看。”孙翔拍拍唐昊的肩,拉着他的胳膊往外走。他喝多了,脸热头昏,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像只帝企鹅。企鹅翅膀很有力道,拽着唐昊的手腕握出一圈红。

“送我回宿舍?”孙翔把车钥匙套在食指上转圈,初秋的凉风把他打理过的刘海吹翻起来。

“我喝了酒。”

“骗人,你身上没酒味。好啊唐昊老子大老远的……”

见孙翔发着酒疯嚷嚷起来,唐昊抹了把额上的冷汗,把人塞进了副驾驶。

车窗摇下,冷风灌进温暖的车厢。孙翔靠在跑车舒服的座椅里,忽然哈哈哈笑出来。

“发什么疯?”

“没发疯。唐昊你把车停桥面而上,诶,正中间。我看下夜景。”

有毛好看的。唐昊抱怨着,但还是把车停在应急车道上。

白色的连接桥横跨江面,明亮的路灯将吊索笼上银辉。两岸高楼的蓝紫灯光碎在水波里。孙翔侧着脑袋看窗外的水面,江风刀子似的刮着他的脸,但他一动不动,心里安静又坦然。沉默半晌,他解开安全带,手撑着驾驶座的椅背,往唐昊那头靠。

额头相抵,鼻息相闻,近得能看清楚唐昊眼里的红血丝和眼里的自己。孙翔心满意足地笑了下,偏头蹭了蹭唐昊的脸颊。被他压着的人低垂双目冷静地审视,看上去有恃无恐。

哒。

点烟器打开了。接着是烟丝烧着的声音。

手指夹着烟,双唇微微开合,白烟擦着孙翔的耳骨散开。孙翔觉得这半抱着他点烟抽烟的动作性感至极,又极端恶劣。就不怕烟蒂落在他手背上?

他像被道士的黄烟缠上的妖怪,噌一下弹回了副驾驶。

“开车开车。”用指骨敲了敲车窗,他被江风灌了个满怀,眼睛被吹得红红的。

车开上高速,孙翔止不住打酒嗝,唐昊止不住狂笑。

“你再笑我就,嗝。”

“就怎样?”

孙翔又气又委屈,他是不能拿唐昊怎么样。

轮回的宿舍在郊区一处保密性强的高档别墅区。唐昊跟保安打了招呼,开着孙翔的车把这酒鬼送到了家门口。

“车我开走了,过几天来我们公司拿。行了,快回去吧,别打嗝了哈哈哈哈。”

唐昊笑点奇怪,常人的笑点他都板着脸说没意思,唯独孙翔出丑的时候他能不论好笑与否都很给面子地笑出来。孙翔反抗的方式就是上手揍,可惜他今天喝多了酒,走路都走不稳当。

“你……行吧你笑吧。”

“干嘛?”唐昊停了笑声。

“第一次得奖嘛,开心点。拜拜啦。”

孙翔刷门卡,关门,踢掉鞋子,一屁股坐在玄关上,动作一气呵成。他揉了揉心口,心想,酒精真是个好东西。

 

02

第二次见面才喜欢上,还能说是一见钟情吗?

 

年初,孙翔结束了上年度的活动期,开始会会各处的狐朋狗友。周泽楷和江波涛领他去了黄少天新家,跟业内前辈不尴不尬地打了招呼后就晃荡到地下室的家庭影院。片子放的是乐队的纪录片,座上坐的纪录片主角们都在大声闲聊,看到片子里的笑点都跟着一起笑。

类似的片子轮回也有,要情人节回馈粉丝时才会放出预告。有周泽楷做门面,这类老土的赚钱固粉方式无往不利。

哇。孙翔在心里叫了声。黄少天居然在下沉影院门口摆了个新款的外星人赛车座椅。他手痒想去玩,走到边上才发现位置被人占了。

唐昊。

之前他去片场给打酱油的杜明探班时见过唐昊一次,也是打酱油的男N番。那之后唐昊就被张佳乐堆了资源捧,看着来势汹汹。

“哎,哥们,让我玩一轮?”

唐昊皱着眉把他的手打掉,起身把棒球衫的袖子捋下来,让位置给孙翔。孙翔正想感叹妈呀唐昊这么好说话,就被唐昊压着肩膀说,“输了就换回来。”

54282,孙翔瞅了眼比分,不屑地笑笑。

唐昊气结,双臂环抱站在旁边看孙翔玩。地图选的跟他一样,波士顿夜景,最大难度,车子被孙翔嫌弃地换成了红色超跑。

55020,几乎是压着唐昊的线到的终点。孙翔得意地笑起来,趴在方向盘上歪着头问,“服不服?”

必须不服啊。唐昊把孙翔拽起来,开了记忆模式,换了辆哑光黑的跑车同孙翔上一轮的影像比了一回。碾了几个路人,唐昊的黑色赛车追逐着红色幽灵跑车在夜晚的都市穿梭。

“服不服?”唐昊把原话还给孙翔。

气煞我也。孙翔扬扬眉毛,下了第二封战书,“去外面玩玩真的?”

两个公众人物,在高速上飙车,不要命了?孙翔起初没考虑那么多,跟唐昊并肩走到门口才突然想到,今天轮回三人来黄少天的乔迁派对,坐的是保姆车。

“走啊,愣着干嘛?”唐昊摁了下喇叭。

孙翔尴尬地扒了下头发,解释道,“我忘了,今天没开车来……”

板着脸端着形象的唐昊噗一声破了功。活生生的装逼遭雷劈。

“我操,笑够没!”孙翔转身想走,却被唐昊一句话留下了。

“上车吧,带你下山转转。里面太无聊了。”

兜风?

孙翔把安全带扣好,看了眼唐昊,“还没自我介绍。”

“不用了,又不是不认识。”

路两旁黑黝黝的行道树招魂幡似的闪过。孙翔心想,半山腰阴森森的,兜什么风啊,风还没唐昊有意思。

“唐昊,拍戏好玩吗?”

“不好玩,很累。干嘛?你要进军影视圈?”

“怕我抢你饭碗?”

唐昊瞥了他一眼,“就你?当个花瓶顶天了。”

“你妈,翔哥当花瓶也是男一花瓶。”

被踩到痛处的唐昊脸色沉下来,把车甩在轮回住的小区门口,解开安全带,一把揪住孙翔的领子。咬牙切齿,话中也有一丝寒意,“哦?行啊,你去试试看。”

孙翔被唬到。唐昊的鼻息喷在他脸上,看着怒气冲冲地想咬他一口似的。又说错话了?孙翔恍惚间想着,嘴上依旧不饶人地放了大话,“试试就试试。”

他随意的态度似乎踩了唐昊的逆鳞。被丢下车后,黑色的跑车风一般掉头走了。

凶什么……孙翔回想唐昊火气上头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唐昊嘴上不说,心里对拍戏还是很认真的吧。

找个时间道歉?

孙翔在床上摊煎饼,滚得两面都焦黄了,才鼓起勇气找江波涛要了唐昊微信。

 

大年初三,孙翔被上海的雨夹雪浇了个透心凉。他打着喷嚏进了唐昊的公寓,自给自足地倒了杯热水,湿着头发问唐昊借浴室。

浴室唐昊刚刚才用过,浴霸和顶灯开着,冒着热气。孙翔闻着海盐味的沐浴露香味洗了个战斗澡,热水蒸得他满脸通红。

“有没有吹风机啊唐昊?”

唐昊心里吐槽着鬼子进村,正打算把吹风机递过去,坐在抱枕上的孙翔突然抽了声冷气。

“你家还放暗器?”他把腿屈起,小腿肚上被划了道血痕。

完了,要被孙翔的粉丝暗杀了。唐昊蹲下身,把他的小腿扶起来。

抱枕的缝线处有个小小的凸起。唐昊皱着眉头把凸起往外一拉,是一根羽毛。

“我靠。你拿远点!”孙翔挣扎着往后躲。

“你怕这个?”

“禽类恐惧症,时髦吗?我求你了拿远点,老子鸡皮疙瘩都冒了。”

唐昊起了玩心,拿羽毛去搔孙翔的脚踝。

“辣翅你敢吃吗?”

“别说那几个字……”

“我记得轮回的新专主题是天使?”

孙翔翻了两个大白眼,“拿特效做的。”

捉弄够了,唐昊把医药箱拖过来给孙翔涂碘伏。握着他脚踝的手很烫,涂抹的动作很轻。孙翔不知什么时候哑巴了,低头看唐昊紧皱的眉头和又长又齐的睫毛。被这个人认真对待会很幸福吧?

他伸出手指,碰了下唐昊的眉间。动作很慢,小心,又像是心有疑虑。

“干嘛?”唐昊抬头看他。

孙翔愣了,干巴巴地说了句,“别拧着,老得快。”

“老了不好吗?一步成为演技派。”

“演技跟皱纹有什么关系。你天天拧着,演技有比我强?”

“你演MV唱歌跳舞的要跟我比演技?”唐昊被挑衅到,拍拍袖子就想用拳头跟孙翔比比。

孙翔犹豫了一秒钟,低下头往唐昊嘴角啪嗒亲了一口。他看着愣在当场的唐昊拍手笑了,“喏,你演技就这样了?当红小生的位置该让让啦。”

他笑得仿佛逞了先,占了优,但唐昊冷下来的神情让他明白,这一回,恐怕输得一塌糊涂。

 

tbc.

评论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