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ABO】【三日鹤】绮丽雪04

ABO设定 三明→A 鹤球→O


新吉原设定。


0102  03   前情请戳这儿~~ 


今天没别的,就小谈个恋爱


文章越写越长,我也是不想的。。。。

求评论打滚~~~



第四章


刚到珀鸟屋的鹤丸,在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以为他是不会说话的哑巴,直到三日月给他取了鹤这个名字之后,他能开口重复,才让众人知道他会说话。这样的情况又维持了将近一年,他才慢慢开口和人交流。而变成现在这样,是珀鸟屋的老人们都始料未及的。


这其中的种种过往,似乎都能和三日月扯上关系。


刚来时候的鹤丸,纤丽得近乎女孩子的长相,但身上的伤痕一层叠着一层,不发一言的将自己淹没在人群里,金色的眼睛看谁都像盯着猎物一样,像是一只捂不热的小雪豹。


看不爽他的人自然有,这日一起打扫一楼的大堂时,几个平时在背后就喜欢窃窃私语的讨论他的小游甫和他分到了一组,拿着打扫的工具早就已经商量好戏弄他的对策,因此在鹤丸如往常一般的将前廊擦拭干净之后,几个小游甫装腔作势地表演了一场争吵,碰撞时将水桶里的脏水悉数泼到了前廊刚刚他才擦完的地上。


少年的恶是没有缘由,手段低下,却又是赤裸裸的恶意,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鹤丸拿着抹布站在廊下,看着脏水渐渐的漫开在整个刚刚的劳动成果上,他的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


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一拳被重重地砸在了离他最近的一名小秃的脸上,鹤丸国永的动作里丝毫没有留力,急速爆发的一拳将那孩子击倒在地,捂着嘴巴抬起头来,指着他乌拉乌拉的大叫,血从他的手指尖浸出来,他惊恐的神色惹得周围人疯了一般的一拥而上,鹤丸国永被围困于一群男孩之中,被迫加入了一场群架混战。


他正面朝着人攻去,双手抓住那人的双臂朝着旁边的人身上狠狠地丢过去。向下卸劲后蹬开一个抱足的男孩,一扭身又将另一个妄图围上来的人打开,他小豹子一般的在人群里左奔右突,下手之狠让这群收进来的疑似Omega的男孩措手不及。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数的优势还是越发的显现出来,纵然鹤丸的脚边倒了一圈,但站立的仍然还有两三个人。他们也学乖了,不直接正面靠近,而是绕到两边包抄,一人捉住他一只手臂,另一个人发动猛攻。这是在群架里最简单也是最直接有效的攻击方式,被左右架住不得动弹鹤丸别开脸,扭动着身体尽量想卸掉来的拳风上的力,谁知道这正中这群人的下怀,架住他的两个人同时松开了手,他的身子顺势朝着地上倒去。他们想到的最直接的将鹤丸击溃的方式就是把他弄脏,把那身干净的白衣服弄脏,弄脏他的身体,他的头发,让污水流在他的身上,让拳头落在他的身上,留下乌青的伤疤。


洁白的东西都想在上面留下点属于自己的痕迹,似乎这是人类最本源的的冲动。


鹤丸认命的闭着眼睛倒下去,身体却在下落过程中,极短的时间内,却感觉摔在了一堵墙上,哦不应该用一堵墙来形容,毕竟它的触感有些软,在接触的时候还向后面撤了一小步,但还是接住了他。他回头看,漂亮的少年皱着眉头,是三日月宗近。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还有没有一点珀鸟屋的规矩了?”


三日月宗近是新近一段时间排名上升速度最快的游甫,现任花魁太郎先生一直将他带在身边培养着,珀鸟屋的所有者也十分器重他,有些秘而不宣的事情也是直接找他来完成。虽然不及太郎先生身份地位之高贵,但是比起他们还未成为游甫的小秃们来说,等级还是高了太多。见他皱眉发话,一干人等也不敢做声,哼哼唧唧地爬起来跪下,一时间,不大的回廊被跪得满满当当,他望向鹤丸,说:“罚跪之前,你先随我来。其他人挑事和参与斗殴的人,全部跪上三个小时,鹤丸你回来之后接着跪三个小时。”


“?”鹤丸抬头,望着他。


他其实有些恼火,在这些人动手之前,他便已经瞧见了刚刚取了新衣裳回来的三日月宗近,在回廊拐角处停下来,隐藏在这群小秃看不见,但是鹤丸却能瞧见的地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的争斗。


鹤丸的表现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和这么多人对战竟然没有吃到什么便宜,他眼神里像是冰棱子一般的杀意实在是太过直接,这孩子若不是天生就适合当杀手,便是背负了太多的过去,三日月对他越发的好奇起来。


在事情还没有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的时候,三日月站了出来,他站在鹤丸的身后,虽然说着教训小秃们的话,但是他站在鹤丸的身后。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小孩们纷纷跪到了庭院里,三日月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将鹤丸带出院子,即便是很细微,他仍然捕捉到了鹤丸那一下眼睛里的惊喜。三日月有些不解但也有些感慨,被点滴之恩所感动的人,到底是经历过多少的苦楚?


到底经历了多少苦楚,才不愿意一句话都不对这个世界说?


 


和太郎告了一声假,他领着鹤丸出了门。


如果说三日月偏心,他自然是会大大的点个头的。他就是偏心鹤丸,有本事嚼舌根的人去找个偏心的人来庇佑好了。不过他这偏心大部分还是来自于自己的好奇心,站在新吉原的护城河边,他问鹤丸:“为什么要和他们起冲突?”


“……”


“为什么一直不开口?”


“……”


“你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


“……”


几番下来,三日月也无奈的放弃了询问,倒不是他没有耐心,只是他发现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十年鹤丸估计都不会开口。少年倔强地看着湖面倒影着的景致,不发一言,薄薄的双唇紧抿着,抗拒着这个世界。三日月好整以暇地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随即又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下,一躺下便能看见头顶的樱花树上的满树樱花,甜白娇嫩的花瓣五瓣便束于花萼之上,比起其他地方繁重的八重樱,显得担保了许多。但是一树花重重叠叠的和在一起,显示出另一种属于春天的勃勃生机来。


他看了一会儿,把还弓着背坐在那低头沉思的鹤丸一把扯倒,想让他也抬头看看这新吉原美到极致的景色。


鹤丸明显一愣,转过来看他,金色的眸子里都是询问和震惊,这下三日月看懂了,指了指他的头顶,说道:“今日天气这么好,樱花开了这么多了,在这儿低头想什么事情啊,还不如看看好风景什么的。”


鹤丸随着他手指的方向转过眼睛,樱花在眼前铺陈开来,枝桠间的花束小心翼翼的开着,暖风偶尔带下幽幽的几片,时光被凝刻在暖阳的移动里,像是池水皱褶一般渐渐的散开,静止。一切都温柔得好似梦一样。


风又起时,带落的花瓣飞到他的唇上,试着舔了舔,竟然带着一丝甜味。他用双唇碾磨着纤弱的花瓣,柔软,带着体温,咬破时是草木植物的清香。这是人世间的味道啊。


和泥土截然不同的味道。


鹤丸觉得自己的眼眶边有些热意,本能地伸手去擦拭的时候,发掘手指尖湿了。


三日月全然看在了眼里,而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没有劝解,没有安慰,似乎只有这充满了声音的五方自然才能让眼前这人敞开心扉,他像是背负着重重的壳的蜗牛,终于露出了里面一点点小小的触须,愿意伸出来理理这世界。


三日月被自己的这想法逗笑,笑出声来,他下意识地去看身边的鹤丸,正巧对上他投过来的询问的眼神,金色的眼睛澄澈无比,疑惑写在眼睛里,三日月带着安慰性质地朝他笑了笑,开口说:“没什么,风景很好,和你一起看,觉得挺开心的。”


他说的是实话,真是这么想的。


鹤丸听完之后看着他的眼睛,笑意一点一点写进眼睛里,他的嘴角弯成了一个浅浅的上扬的弧度,那笑容和暖风中的樱花相似,带着点青涩的温柔,如池水一般浅浅的漾开来。


“谢谢。”


这是三日月听他说过的第二句话,如此婉转动人。


 


他们在这儿一直待到了天色将晚,没带多少钱出门的三日月仍然打算带鹤丸去今日的集市上转转。新吉原的集市每月逢旬假才开,场地设置在了靠近南门的广场上,集市上的商家当然有一部分是本地的商店展销,但也有不少是专门在这一天才到新吉原的专业的商家,借着新吉原的名号售卖一些新鲜的东西。被集市吸引的当然不止平日里逛新吉原的商客,不少女性也会在这一天来新吉原,除了穿上平时并不常穿的漂亮和服,能在这看到养眼的男男女女,并且以低价买到不少实惠的商品都是吸引她们来此的重要原因。因此每当到了吉原集市的时候总会比平时多出两倍至三倍的人数。


集市上的灯笼都挂了起来,一排一排将这片广场照得灯火通明,商家都推着自己有特色的小推车,卖花的将推车装点得花朵绚烂,卖章鱼烧的则在上面手工做了大大的一只章鱼。卖美甲的车上比其他的车多装了一半的照明灯,灯光下制作美甲的材料闪亮耀眼,女孩子们见状纷纷围了上去。他好奇地打量着外界的世界,纵然这只是一个人造的虚妄的世界,但里面的人是活的,每个人脸上的笑容似乎也是真的。叫卖声和笑声重叠在一块儿,和着售卖烤物的烟味以及炒栗子的香味成为了一种满满当当的人间烟火气息。鹤丸情不自禁地多吸了几口。


三日月说了句等我下,便挤入了人潮中不见了踪影,鹤丸站在旁边左顾右盼了半天才看到平日里一直是以珀鸟屋最骄矜的美少年的形象出现的三日月宗近左手抱着两袋栗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右手高高举着两个苹果糖。


鹤丸噗嗤一声便笑出了声。


“来,给你,先吃栗子,等下再吃苹果糖。”


“嗯。”


即便只是单字的答复,可现在的鹤丸起码乐于和他交流了, 这让三日月宗近十分的开心。他一开心,嘴角便是向上扬着的,丝毫不介意与周围的人分享自己的喜悦。鹤丸看着他这样,不知道怎么,好像也被感染了似的,笑意浮在脸上,低头去吃热烘烘的栗子。


嗯,甜的。


再舔一口苹果糖。


嗯,还是甜的。


鹤丸国永在那个时候还不明白三日月宗近对他的意义,只是看着这个在弹子屋拿气枪打气球十发全中的少年一直那么神采飞扬的样子而感到歆羡,而不像对于其他的不属于自己的美好


永远不可能属于自己,三日月的好,是能触手可及的。譬如他会在拿到奖品之后回身把东西塞在他的怀里,然后摸摸头,又或者说在战绩不佳的时候皱着眉头让鹤丸把他口袋里的硬币都掏出来,让他再来一盘。诸如此类,细小的情感埋进了鹤丸的身体里,灰白的世界开始有颜色,众生都活得鲜亮,三日月宗近是最闪亮耀眼的那个。


在路过飞镖摊的时候,他扯了扯三日月宗近的衣袖。


“我想玩这个。”


“诶?”


“这个我会,我玩的也很好。”鹤丸清晰的表达了他的想法,这让三日月很惊讶。但是在他说出第二句较长的话的时候,三日月迅速的将全身的震惊都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熟稔的摊开手,说道:“你没钱玩这是找我借的啊,下次来玩的时候记得要还给我。”


“一定的!”鹤丸急迫的做出了承诺,他也想要有下一次。


拿着摊主给的一篮子飞镖,他比了比,靠着手腕的劲投了出去,装着水的气球破了,洒了一地的水,鹤丸的嘴角边扬起了笑意,当第五个连着被扎破的时候,他眼中的得意已经盛不下了,转过头来,扬了扬下巴朝着三日月炫耀的笑。


三日月也笑,拍拍他的手肘示意继续,结果第六个飞镖出手的时候,扎歪到了旁边的泡沫板上。第七个、第八个连着射不中,鹤丸的情绪也跟着懊恼起来,皱着眉转过身憋着嘴抱怨着:“就是你!”


“我这是给你幸运加持,谁知道你不受用啊。”


“我以前都能十投十重的!”


“现在投不中怪谁?”


“当然怪你!”


多好啊,这样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该炫耀的时候炫耀,该懊恼的时候懊恼,活得像个,像个人一样。


 


带着一天的胜利品两个人走在路上,过了桥背后的嘈杂的声音便小了很多,两边的店铺多关张了,石板路被月光晒成银色,月亮在他们的背后摇摇晃晃。踢踢踏踏的木屐声交错着听上去就没那么空洞了,鹤丸扯住了三日月的袖子,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便趁着走路的时候滑下去,扣住了他的手腕。


月光微凉。



评论(10)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