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ABO】【三日鹤】绮丽雪05

ABO设定 三明→A 鹤球→O

新吉原设定。

0102  03  04前情请戳这儿~~ 

虽然还是保持了4000的更新量,但是由于太忙了,每天回家都是11点左右,加班ING,加上上班又要一直面对电脑,所以更新速度不能保证,实在是抱歉。

略微双僧出现0 0

打滚求评论!


第五章

经过临时标记之后身体的躁动逐渐恢复了正常,被之前的事情给吓到了的长谷部在很长一段时间守着鹤丸不准他随意的下楼,进出需要报备,还让药研和乱两个小家伙看着他。但让长谷部头疼的是,没过几天就看到楼上鹤丸带领着一期家的一干小孩在榻榻米上打花牌。

真是……无法无天了哎。

再大的波澜总是在时间的抚慰下一点一点的平复,当鹤丸国永再一次出现在大俱利伽罗大厨为珀鸟屋准备的咖喱宴上的时候,已经是到了立夏十分了,虽然还不是那么热,但是也是能说道一两次西装太热不愿意穿的时候了。这段时间三日月宗近出了趟远门,和烛台切一起进了趟山,将出事之后就一直在山伏国广那修行的江雪接了回来,珀鸟屋的新花魁回归,自然要举行盛大的宴会,事件又重新回到了刚刚提及的大俱利伽罗的咖喱宴上。

江雪左文字一回来,鹤丸就察觉到了不对。

因此在座位的排序上他硬生生地将萤丸挤开,坐在了江雪的右侧。两团白绒绒的坐在一起也煞是好看,因此长谷部也没开口多说什么。

大俱利伽罗的咖喱熬了很久,咖喱蟹、咖喱蟹肉军舰寿司、咖喱牛肉饭,还有咖喱汁浇生菜沙拉,每道菜都色香味俱全,咖喱的香味飘在珀鸟屋内,可鹤丸在这满屋子的咖喱味里面硬生生的闻出了一股不常闻见的味道。

谁家的白芍药开得这么香?

鹤丸望向正在一本正经吃饭的江雪,撑着手随口问道:“你身上的味道怎么变了?”

江雪没有理他。

又加问了一句:“难道是被标记了?”

虽然还能保持着镇静的态度继续吃饭,但勺子刮在盘子上可不是江雪这位注重礼数的人常做的事情,鹤丸看着他的耳朵一点一点的红透,拍拍他的肩膀笃定地说:“看来是真被标记了啊。”

“鹤丸前辈,晚餐期间请不要这样。”

“啊,本来还想和你探讨下这事情的呢!那既然不能在吃饭的时候说,那吃完饭我去找你啰。”

鹤丸接得顺理成章,只剩下一个一脸大写不约的江雪在一旁。

 

晚上的时候果然来了,鹤丸大喇喇地一屁股坐下,掰开放在暖桌上的橘子塞进嘴里,伸直了脖子围观了小半天江雪抄写经书,无聊了便塌下腰来,伸手撑着桌子慢悠悠地说道:“说吧,晚餐期间不能说的事情,现在来说总可以吧?”

江雪放下了笔,如冰一般的脸上慢慢的浮起来一些微妙变化的表情。他皱眉的样子很好看,像是被人用凿子在眉间凿出来一道浅浅的痕迹,天青色的发丝底下白得近乎像唐国的白瓷一般的面庞上慢慢浮出了一点点绯红的颜色,鹤丸自然是知道江雪左文字是美人,却从没有一次像这一次在灯光下仔细打量这般仔细描摹,有种美得动人心魄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被标记之后的“副作用”?

鹤丸挠挠头,他也想要啊!

“山伏怎么做到的啊?强迫了你了?还是你自愿的啊?还是你们俩打了个赌,类似于谁要是背不上经文谁就脱一件衣服之类的玩法?”

“咳……”江雪被鹤丸的老不正经给呛到了,咳了好几声,收敛了神色,说道:“他易感期到了,我发情期也到了恰巧碰上而已。”

“啧啧啧,无聊。”鹤丸总结道。

江雪将写完的毛笔放到笔洗中,墨迹迅速从清水中晕开,这和他的某些记忆电光火石间重合到了一起,江雪不禁脸一红。

“诶,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吧?!”鹤丸丝毫不介意的补上一刀。

江雪是一个诚实的好孩子,因此他也只能老实回答道:“恩,标记的时候生殖腔张开之后有一段时间处于失明的阶段,每一次用力,就像是将外界的景象一点一点如注射器一般的打进眼睛里,直到我看到花开的样子。”

这下轮到宇宙第一纯洁的Omega鹤丸国永脸红了。他坐直了身子,试图和面前已经被标记了的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好奇心还是打败了他。

“花开?”

“我感觉到眼前芍药花开了。”

“啧啧啧,好色气啊,冰清如你,竟然身上的味道会变成白芍药,和之前的白茯苓比起来,这味道可太浓烈了啊。”

“国广倒是挺喜欢的,他的寺庙里种了几百株白芍药。”自从开了口,江雪倒是立即适应了起来,确实比起面前这个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Omega来说,他略胜一筹。

“哎,小江雪啊,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连你都被标记了……”

“鹤丸先辈你要是欲求不满的话可以直接和三日月先生说的,不用在我这抱怨。”

“我哪有欲求不满了!”鹤丸顿时提高了三个音调,十分不满于他这种说法,却又不得不承认,三日月宗近这些年雷打不动的临时标记确实让自己深受困扰。

刚刚挺直的腰杆又弓了下来,他的手臂交叠地放在桌子上,下巴靠了上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哎,我也想不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江雪问他:“为什么三日月先辈不选择标记你一劳永逸呢?”

这下彻底没了声音。鹤丸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他甚至在陪顾客的时候还问过顾客关于临时标记和永久标记的选择,大部分的答案都是临时标记是尊重人格的体现,而永久标记除去契约关系的形成,更多的是源自于爱。出于爱,因此愿意担负起组建一个完整的家庭的责任,出于爱,所以愿意让一个人完全地、从身到心的属于另一个人。

鹤丸沉默的时间太久,久到他以为鹤丸因为他的问话而陷入负面情绪中,因而打算开口缓解一下这一下子僵死的气氛,却不料听见鹤丸苦笑开口给他答案。

或许,是因为他并不爱我吧。

爱这个字切莫轻言,说出口来,千钧重负。

江雪愣住了,下一秒钟,一道光影沿着他的脸飞了过来,他本能地闪躲,躲过了正面的攻击,鬓边的发丝却被割了下来,慢悠悠地飘下来。

发丝落地之前,鹤丸的身形已经穿过打开的窗户翻了出去。

 

第一次被人偷袭,第二次还被,如果这一次还不还以颜色,那他就不是鹤丸国永了。

抽出一直不离身的武士刀,他脚下丝毫不停,派来刺杀的杀手或许擅长的是一击必中,在迅速奔跑之后拉长的战线反而显示出他后劲不足的致命缺点来,鹤丸和江雪翩然的在空中一前一后的堵着,很快这人就走到了陌路。

被逼到死角的杀手自然是要吞毒药自杀的,鹤丸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看准时机抢先快攻,后赶到的江雪从房屋上下来,自上而下的攻击,两边一夹击,杀手也只能腾手出来招架一二招。但很快鹤丸连这点功夫都不给他留,加快了攻击速度,几招抢攻逼得人动作破绽百出,最后近身他身边,一手使出巧力卸掉了杀手的武器,另一只手钳住了他的脖子到下巴的部分,食指和拇指卡死了他的下巴,直接撬了下来。

鹤丸这一手还真是从三日月那儿学来的,简单粗暴,省掉不少事情。

他也没有打算审问这位杀手,从服装上都能看得出来和上一次那一个同一个组织,说不定要问的话,直接搜他的身得了。这个念头自然不会再留下什么纸条字句,但是供联络的微型机器还是会带在身上,鹤丸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从他的身上搜到了一个联络器。几番捯饬之后出现了一个具体的全息影像。

那人眼睛明显的有了一个变化,鹤丸立马停下了手指上的翻动,仔细的打量起这个加了密的盒子。江雪也凑过来一起研究,这种带在身上用来识图辨认的影像加密根本不会太多,数字或者文字四位数便可解出来。鹤丸试了几个之后随口问了一句江雪的生日,输入进去竟然打开了。

江雪骇然,连鹤丸都一脸震惊,望向江雪,悄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

“仔细瞧瞧上面的东西眼熟么?”

“唔……”沉吟了一阵,江雪恍然大悟。他指着那份文件一样的东西,说道:“我见过,当时是一个顾客,到我这儿来,顺便把这个东西拿出来炫耀了一番。”

“带走了么?”

“带走了。”

“你听到了啊——”鹤丸转过身子对那个人说道,扬声说:“没用了,我们江雪也只是看到过,印象都不深了。你可以回去告诉你老板了,没必要跑这一趟了。”

那人眼睛里爆发出怒意,张开嘴巴呜呜啊啊的叫了一连串。鹤丸有些好奇他要说什么,便伸手又把他的下颌安了回去,拍拍他的脸,说道:“你刚刚要说什么?”

“见过它的,都得死!”

鹤丸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朝着旁边爆了一句粗口,转过来,又伸手把他的下颔卸了下来。“不知好歹。”

 

收到消息的三日月匆匆赶来,见到江雪脸色苍白的朝着他行了个李,问了句,鹤丸呢?

“在那边呢。”

里面的场景着实有些不忍闻。

这儿是新吉原唯一的一个马坊,事实上直到现在,贵族们依然把养马作为一项高贵的事情,因此在新吉原的靠近西边的地方,圈了一大片地出来,专门用作跑马场,还派有专门的人进行饲养和训练,因此在新吉原的马坊里一直都有十几匹珍贵的马儿被放在此处。而鹤丸此时在做的事情就是把裤子都卷到了膝盖之上,穿着套鞋拿着铲子将遍地的马粪铲到一处马好。

“你,是不是把人给埋在底下了?”

“三日月你不要这么真相嘛,这样就不好玩了!”

“喂喂……你想一下等下怎么清洗你这一身吧。”

“你看你一来就说这些扫兴的话,哎,拿你没办法……”

鹤丸停止了动作,嗅了嗅身上,确实味道挺大的,他不敢站得离三日月太近,甚至他都有些懊恼江雪将三日月召唤来。现在他的状态,就像是见男友没喷香水一样。好吧,何止是喷香水,离得五十米闻不到味道就谢天谢地了。

“又是上次那一拨人?”

“没错,这小子还在我面前狂。”

“所以你要教训教训?”三日月皱了皱眉,他不知道鹤丸这随处乱开玩笑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这一群人背后的势力三日月并不知晓,因此之后会是怎样,珀鸟屋被卷进这个事件里,到底该怎么脱身?鹤丸会怎样,江雪会怎样,似乎都是一个未知数。

“别闹了。”三日月声音里带上了一些威严。

“我……”

“剩下的我来处理。”这一回,更是不容置疑。

鹤丸国永本想再争辩两句,看到三日月,话又缩进了口中。

“你难道想看见血么?”

使劲地摇了摇头,鹤丸国永放下了手中的工具,规规矩矩地出来了,江雪心想,还是三日月先辈能治得了鹤丸啊。

回到房间的鹤丸老老实实地洗了个澡,出来见到三日月和江雪都还在。他径直走到桌前坐下。拿起笔,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篇文字,等到三日月和江雪反应过来,已经完成一大半了。

“鹤丸先辈你在做什么?”

“默写。”鹤丸很想告诉他们,过目不忘是这样子用的,譬如按照刚刚看到的全息图重新伪造一份出来,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途,为什么接触过了的就要死?这些问题,都不是现在一时半会能解答出来的,他也索性不想了,老老实实的默出来,按照规矩挑衅回去。

“他们不是说看到这份文件的必须死么,我给他伪装了一份,是不是要下一步就是从我的是尸体上跨过去?”鹤丸抬起头,直视着三日月宗近——

“鹤丸国永,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评论(1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