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ABO】【三日鹤】绮丽雪06

ABO设定 三明→A 鹤球→O

新吉原设定。

0102  03  04 05前情请戳这儿~~ 

由于发现自己工作真的挺忙的,因此把之前的内容拆开,以后更新字数会减少,但是更新频率应该就会有保障啦~~~

其实我觉得,闹脾气的鹤球,略可爱n(*≧▽≦*)n

打滚求评论!




06

三日月宗近的眼神变了,那种变化就像是一柄放在紫檀架上供人欣赏的刀突然被拿下来拔出蛟鲨鞘一样,寒芒泛在眼底,比雪还冷。

连江雪都被吓到,在一旁低头默不作声。鹤丸国永又曾几何时被这样的眼神瞪过,他站起身来,眼神清冽的看向三日月,下巴微抬,一双眼睛圆睁着,从震惊到恼怒他的犬齿咬得嘴唇越来越白,这白似乎是会渲染一样,一点一点地将脸色也刷白了。苍白无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剩下悄然无息的悉悉索索地发抖。

深吸了一口气,鹤丸国永鞋都没穿吊着两个大袖子跑了出去。拉门被重重地带上的时候发出“嘭”地一声响声,震得三日月平直的肩膀一抖,事情的发展,似乎失控了。

“把他写的那份东西给我。”三日月踞坐到桌前,让江雪把刚刚鹤丸默下的那份资料拿给他,江雪听话的呈上,皱着眉头,似乎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说就是了,不必拘礼。”

这哪里是拘礼不拘礼的事情,我是怕撞枪口上,江雪暗自腹诽到。

“是这样,我觉得我们撞到了外面的帮会斗争上了。”江雪沉吟一下还是开了口。毕竟作为当事人,有些事情从他的角度看还是不太一样。

“怎么说?”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我接待了一位帮会成员,他在我这炫耀了一份文件,然后在花魁道中的时候对我发动袭击,在我去高野山回来之后的第一夜又回来刺杀我,高调的取我性命,可不是一般的处理叛乱的做法。”

“确实,你能确定那位干部是哪个帮会的么?”

江雪皱着眉头想了想,手无意间的放在春间咬着,这是他的一个说不上恶劣却也不太好的小习惯,想了半天才缓缓地描写出来那人的神情:“大概不太高,中等身材,脸上也没有疤痕,但是眼睛是三角眼,头发是用发油向后梳着的……”

“还能具体一点么?有什么异于常人的特征?”

“嗯,主要还是一个普通的人啊,让我再想想——”江雪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事情发生已过几月,再加上中间他也碰到了不少事情,突然要去强行搜索记忆中一个本来当做是无关紧要的人,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

“啊!”突然他惊叫了一声。

“想起来了?”

“我记得他身上配着一个铃铛。”

“铃铛?这个很多人都会佩戴,不算什么很具体的特征吧?”

“不是这样的三日月先生,他的铃铛,是个彩绘的虎头,挂在胸口,并不会响,但是他似乎很宝贝的样子,没事会去用手搓一搓。”

“好,我大概知道了,一个带铃铛的中等体型的三角眼男人。”三日月精炼地重复了一遍。

江雪点点头,三日月拿起卷宗,粗略地看了一遍,鹤丸默写的时候估计完全没有过脑子,完全是复制,等于抄了一遍上面的字,这些字都是汉字,可和在一起没有任何含义。三日月又重头看了一遍,还是一整篇的字的乱码,这到底是什么?

三日月把纸张收入怀中,叮嘱了一句江雪今晚小心一些,明天直接联系山伏,看他决定怎么办。叹了一口气,出了房间。

 

第二日,自然是风平浪静,鹤丸在房间里称病了不出来,长谷部也拿他没有办法,三日月听到托词的时候梗了一下脖子,也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第三日的时候,鹤丸还是不下来,长谷部问了下三日月,是不是要上去看看,三日月摇了摇头,说无妨,他许久没有一个人呆着了,就让他这样吧。既然三日月发了话,也就只能按时送餐,其余时候不去打扰。

江雪走到鹤丸住的地方的门口,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恹恹的,也不给开门,江雪跪在门口问他:“鹤丸先生没什么事吧?”

“没事,我在有事呢。”

虽然应声时声音有些恹恹的,但回答他话的时候问题却不是很大的样子,江雪俯身把茶盘放在了门口,慢声说道:“那下午的果盘我便放在这儿了,鹤丸先生请多保重身体。”

江雪站起身来,似乎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又回头贴着纸门轻声地说了一句话:“您这样,三日月先生很担心呢。”

这不是他该插手的事情,但是两个那种性格的人啊……
“他担心什么!”鹤丸在房间里嘟囔了一句,声音有些大,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还是想让江雪听见,可一时间外面却没有了反应。

鹤丸国永这气怄得荡气回肠,毫不夸张的说一句,他对三日月有多大期望,就有多生气。平日再怎么明事理,到三日月这儿却幼稚得只剩下了一句他怎么能吼我?!

反问号加感叹号都表达不出那一瞬间内心的震动,和,和害怕。

还在外人面前!半点面子都不给!

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认识这么多年,哪被三日月这样待过,他摔门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他根本没有想过三日月发怒的原因。

宅在房间里发了半天呆,直到中午才恍然过来,三日月啊,从来不把事情说清楚的三日月,到底有多担心他。不然大晚上赶过来干什么?站在马棚外一脑袋亮晶晶的汗,要不是自己身上一股味道,真拿袖子给他擦擦。

鹤丸的气来得快也去得快,一边手上写写算算,脑子里大概有了些眉目,另一半心挂在三日月身上,从熹微到夜幕,那人的身影还是没出现过。

小气!鹤丸嘟囔着。

推开门伸手从门外将托盘拉进房间里,伊万里烧茶壶里放着他最爱的红茶,三碟茶点分别是草莓大福、羊羹和绿豆糕,都是他鹤丸国永爱吃的东西。

他停下了手上的推算,一只手搭在茶碟上,另一只手放在唇边,熟稔的味道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绿豆糕里浓郁的茉莉味道,这只能是一个人的手艺啊。

他眨巴眨巴眼睛,三日月啊,怎么总是能击中他心房最柔软的地方呢?

穿上木屐蹬蹬蹬的下楼,逮着正在带客人进门的长谷部匆匆忙忙地问了句:“三日月他人呢?”

“啊?”长谷部愣了一下,回答道:“他出门了,说要去查个什么东西。”

“出门?”


评论(12)
热度(85)
  1. 中二桑(´・ω・`)铁马冰河入梦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