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十年一期(一发完结)

昨晚临时起意写的一篇文章。

当做双十一的礼物文把~

六千字啊六千字!都没写绮丽雪了摸鱼写叶蓝。

一篇白糖水,欢迎食用。

肝得我都没力气了……

只有评论才能恢复HP 和MP啊!打滚求评论


十年一期

 

1.

他们从来没想过,会在一起这么久。

在叶修的记忆里,和蓝河第一次见面是那年去蓝雨主场比赛集体去泮溪酒家吃早茶,而据蓝河说是在随队去参加兴欣主办的荣耀嘉年华的时候,在后台第一次见面。好多事情在记忆里都变得模糊,两位宅男只奢求记住他们的缘分是从第十区开始便够了。

有可能是在患难之时的交心之交,种下了因,也有可能是线下见面时候的意外合拍,老话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前半句真是适应所有说不清条件的恋爱,当叶修开口说要不试试看的时候,蓝河抱着半是惊吓半是担心的心情答应了。

开端挺坎坷,尤其是异地那半年。

每一天的拉锯似乎都很煎熬,到底是谁去谁那,电话打到一半只要问题一沾这个内容的边,便是冷场再加挂电话,游戏里毫不手软,恋爱谈得和没谈似的。

叶修一根烟一个烟的抽,排风扇都转烂了屋子里还是一股烟味。

蓝河砸过杯子也摔过鼠标,键盘敲得震天响,带百人大团的时候没个人敢在团长气头上做声。

特别累。

这种累是一种抓不到任何东西的无力感和对前路的期待感双重压在身上的重担,无数次的话到嘴边还是分了吧,临到嘴边还是觉得不甘心,想了想还是吞咽下去,只是会偶尔感叹,人生曲折的道路怎么这么长,什么时候才能走上一条笔直的康庄大道呢?

最后还是做出了选择,在蓝河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去杭州的时候,过安检看了一眼待了好几年的广州,心想游戏不能打一辈子,总需要给自己找一条出路。话是这样没错,找到新工作进驻叶修家,一切都顺利,却在两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没来由的被一首粤语歌触动,背井离乡的人跑到阳台一边抽烟一边眼泪哗啦啦的流,副本打到一半的叶修发现对面的人不见了,果断的下了线。找了一圈终于找见了人,先是错愕,叹了一口气,要过了蓝河的烟摁在花盆里,随后把人揽在怀里,抱得很紧。

叶修的胸膛很踏实,身上很温暖,烟味萦绕在鼻尖久久不散,飘在空中的心被抓着塞回到胸膛里,蓝河想,那就认了他把。

2.

过两周年的时候,叶修感叹了一声,怎么一下就两年了。好像十区开还是前天的事情,搬来才一个月,蓝河去西溪工业园还会找不到搭回来的公交车。叶修买了台车,两个人前后花了半年的时间考了驾照,蓝河加班晚了也会去西溪工业园接一下。看着这人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绑着安全带倒头就睡的样子,叶修笑得挺开心的,夜晚阑珊的灯光从挡风玻璃外面滑过,回家的路挺长。

两年里面几路大神纷纷退役,荣耀世界变了好多,一个时代陨落一个时代又崛起,网游的时间总是过得比现实世界快很多,两年都够得上说一句沧海桑田了。王杰希退役了回家养了一只狗,没呆在荣耀里,而转金融界了。韩文清退役了,留在霸图做指导,一副还是要和叶修死磕的样子,出乎人意料的是十二赛季一过周泽楷也退役了,他是第五赛季出道这批人里面退役得最早的,早点也好,转战娱乐圈,这圈子可是出名要趁早的。

蓝河弓着背刷着网上的消息,被端着切了水果来的叶修拍了一巴掌背。

“这么看迟早戴眼镜你。”

“我怎么觉得这两年大家都变了好多,你怎么一点都没变呢?”蓝河揉揉眼睛问他。

“这不废话么,你天天在我身边能见着我有什么变化啊?”

“也是,两年学会开车了,也算是生活自理能力有了极大的提升不是?”

“蓝河同志,你今天是不是皮痒了啊?还是晚上想要解锁新姿势啊?”

“叶神我错了,手下留情啊!”

3

第三年的时候叶修和蓝河去北京,看了叶修发的朋友圈,王杰希果断评论求约饭。叶修和他约在木樨地吃涮肉,人声鼎沸的涮肉店四个人坐在最角落,王杰希没想到叶修带来了蓝河,叶修没想到王杰希带了了喻文州。得,这交底大会开得真精彩。

最后尴尬的终结者是喻文州,一口软糯的广东普通话在这儿显得特别突兀,拿着麻酱不知从何下手,叶修损了两句,看向王杰希,画风一转:“你这带过来是要跟我出柜啊?”

“你想的不是这样?”王杰希反问他,一大一小两个眼睛在氤氲的白烟里显得特别突兀。

“哎,都三年了,老夫老妻了要出个什么柜,就普通来吃个饭而已。”

“三年?”喻文州突然惊叹,算了算时间,问蓝河:“就那时候突然离职就是因为来找叶修了。”

蓝河点点头,又摇摇头,在昔日的队长兼偶像面前似乎说不出谎,只能说实话:“来找他,也想换个游戏,毕竟游戏不能玩一辈子。”

“哎,竟然就三年了。”

“你们呢?又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

“我们?大概第十个赛季吧,反正表白是那个时候。”王杰希回答他。

“瞒得比我们还久啊,该罚,喝酒!”

叶修自从退役之后,酒量就大升,一个喻文州一个王杰希都搞不定,回去时踉踉跄跄得厉害。蓝河把两个人塞在车里,听着后面两个醉酒的队长又闹又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能默默开了音箱,里面流出一首老歌——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两个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蓝河关掉了音响,那声响又停了。只剩下副驾驶老叶鼾声如雷。

这年没走到年底听说他俩分了,蓝河拿着微信给叶修看,男人的胡子扎在他的脖子柔软的皮肤上,手上下滑动了两下,感叹:“两个骄傲的人啊,感情注定多舛,谁都不愿意妥协。”

“说点好听的看看。”

“他俩分不掉的。”

4

第四年的时候叶修开始考虑在北京买房的事情。这事开始没告诉蓝河,去找楼冠宁看了房子敲定了户型之后才把房产证偷偷地放在了蓝河的桌上。

连着观察了好几天,被强行加户的蓝河似乎并不太开心,叶修不太知道怎么办,就等着蓝河先开口,可是他忘了和自己一个星座的蓝河骨子里和他没什么区别,最后拖啊拖,拖得蓝河都快不回来住了。

叶修没辙,问要不要去一趟咖啡馆。这是他们认识这么久除了第一次第二次约会去过,再有没有涉及过的地方。咖啡馆,意味着要谈事情,不是开口,就是结束。

“叶修你为什么在北京买了一套房?”蓝河捧着咖啡杯开门见山地问道:“还全款,写我的名。”

“哥有钱。”

“我比你清楚。”

“我没有私藏小金库,这就是我这一次的奖金加这一年的年终奖。”叶修辩解道。

“不是这个问题,是你怎么又想着回北京了?”

“还没想好,但是有备无患的好,不然要回去住大院,多不爽啊。”

蓝河坐在他对面沉默了,他突然发现,在一起四年他搞不清叶修在想什么。叶修也弄不清他想要什么。

迟疑了半天,他开口:“老叶,咱们在一起是为什么呢?”

叶修嗫嚅了两下嘴唇,半天什么都没说出来,蓝河等到咖啡都凉了,两个人像是绞着力两边张开互不松劲,然后身心俱疲两败俱伤。

“我觉得吧,如果要离开,或者留下,起码尊重下我的意见吧?我现在不想去北京,也没有去北京的打算,所以买这么一套房子是真浪费啊。”

叶修咬了下大拇指的指甲(这是他想问题的习惯性动作),说道:“这么上纲上线就没意思了。”

谈判破裂,感情幸好还厚,不过这么磕磕碰碰的磨,总有磨光的一天。

 

5

叶修宣布解除兴欣的指导教练职责的时候,国内掀起了轩然大波。

他微博宣布消息,兴欣官博转发,不到十分钟整个圈子就像被炸开了一样。粉丝自发地组织了盛大的送别会,叶修人前第一次掉泪,在回答记者时声音哽咽,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可人生就是这样,再多的挽留替不了去意已绝,叶修决定离开,没有人能拦得住。

光鲜背后当然只有蓝河能看得到,每天早上起来收拾茶几上的烟灰缸,敲敲敲半天才倒干净里面的烟蒂,他又一次看着深夜叶修的背影被缭绕的烟雾包围,走过去从背后轻轻抱住了他。情人之间不需要说多余的话,体温和撑力最能给人以莫大的安慰。

“这么难割舍不如不走了?”

“哎,我也想啊。只是现在走,总还是和平分手。”

“游戏的运营也不是完全失控,联盟这几年的运转也不错,就算开始运营新游戏了,但是荣耀预测生命还是挺长的啊。”

“但是联盟里的位置我必须要让出来了,现在的更新换代速度越来越快,老人占太多位置会让之后的人没有位置的,这样会流失更多的人和吸引力。”

蓝河带着劝慰性的在他的唇边落下一吻,唇齿间都是烟味,他的苦他现在也算是偿着了,叶修一个劲铺路要去北京他也不是不知道原因,算了算了,也懒得跟他争辩了。

这晚做爱的时候,蓝河在叶修身下喘着问他,如果他要是到要分开的时候会不会像今天一样,再困难也要分开?

叶修狠狠地顶了他一下,说着,想什么呢,绝对不会。

蓝河在叶修喊他名字的声音里达到了高潮,攀着他的肩膀颤抖了很久,眼角也是红的,听着叶修说着,一起去看更好的未来。

他在叶修的怀里说,好。

处理完一切事宜,两个人最终还是把家搬到了北京。

 

6

寒风里蓝河捧回来一个蛋糕叶修才反应过来,竟然就六周年了。

叶修下楼去买上来半箱子啤酒,一塑料袋烧烤,两个人蛋糕就烧烤再配酒过了一个纪念日。叶修喝高了以后开始碎碎念,说你做文化相关的工作杭州再好不及帝都好啊,哪能一直呆在那啊,既然都是你选择来跟着哥了,哥不能把你给困死啊,人生这么长,怎么能留在那一动不动啊?

蓝河喝了酒就挺安静的,坐在叶修旁边睁着眼睛一直听着。他发现叶修这些年说起来没怎么变但和印象中的样子还是不太一样了,眼睛更深邃了一些,法令纹也跟着出来了,脸上的肉少了一些,变得所谓的成熟了好多。蓝河端着玻璃杯指向顶灯,嚎道:“来敬往事一杯!”

“往事、往事……往事是谁啊?嗝……”

喝多了的叶修此时和叶秋一起继承了家里的产业,从叶神变成了叶总,蓝河加入了一个教育集团,偶尔也玩玩荣耀,从明星变成普通玩家。他们的车也在堵车的洪流中被堵着,上班也被傻逼甲方逼到骂脏话,和万千普通人一样,成为普通人。

只不过还有彼此在身边,能一起醉倒在沙发,房间里的暖气开得暖融融,叶修躺在蓝河的脚上,摸着他的脸,看着他,然后沉沉睡去,在这万千灯火人家里。

 

7

七年之痒七年之痒,终于到了这个让人又爱又怕的年份。蓝河在叶修的衣服上捡到一根特别长的卷发,担惊受怕了半天。找了个借口去他公司,正巧碰见叶秋。

实话说蓝河知道叶秋叶秋也知道蓝河,但两个人就是没见过。叶秋隐隐约约知道自己哥哥他们的事情,没多嘴问,这事情他消化了几年可也不是说突然见到蓝河就会自然而然的搭着他的肩膀像是熟人一样,他甚至连喊他什么都不知道,叫嫂子么?

蓝河也尴尬,明明是来捉奸的,却先碰到了叶秋,所以这种事情到底是否要跟叶秋讲呢?

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坐在叶修的身边吃饭,三个人吃起士林,点了一份拿破仑叶修自然而然的分成两份,弟弟爱人一人一份。

“我弟弟,叶秋,见过了的啊。”

“叶秋,这是我爱人,蓝河。”

老套的介绍,老套的称谓,却在此时毫无违和感的介绍了两个人的关系,叶修也没料到竟然是这样就跟亲人出柜了,话说出口倒是几个人都不计较了,叶秋没管自家那位,小心翼翼探着身子问蓝河:“你们真的是在一起啊?”

“嗯,一起七年了。”蓝河亮着手把无名指上的戒指亮给叶秋看,上面的钻没做的那么大,可这个品牌价格不会低。叶秋咂了咂舌,他这个混蛋哥哥对他可从没这么大方过。

“和我说不怕我跟家里面说么?”

“你提前打招呼也是好事,慢慢渗透嘛,总会有松口一天的。”叶修说道。

“我才不会帮你呢!”

“把刚吃进肚子的吐出来。”

“哇,叶修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幼稚不幼稚啊?”

蓝河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笑笑不做声,突然觉得以前那些提心吊胆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叶秋开明的态度给他们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这样也好。

叶秋收拾好东西喊了车,下午还有一个去上海开的会,这位叶总比叶修可忙多了。叶修站起来打开双臂,说:“来吧,送你走抱一下。”

叶秋别别扭扭地站起来和叶修抱了一个,旁边蓝河也立马站起身,大大方方给了叶秋一个拥抱。

叶秋在蓝河的耳边说悄悄话:“我哥真的挺不错的,那根头发别多想,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蓝河错愕,最后还是说了句:“诶,我会一直好好照顾他的。”

“刚刚叶修在你那儿说什么了啊?”叶修问蓝河。

“没什么啊。”

“呸!他才不会说我的好话呢。”

“也不是啊,他都替你说话呢。”

叶修一点一点把话给带了出来,蓝河最后支支吾吾连头发都坦白了,叶修沉吟了半天不说话,牵着他走过一个红绿灯,道路汽车轰鸣里,他看着前方的斑马线说了句:“那头发我妈的,她回来了。”

 

8

第八年的时候,他们养了一只萨摩耶。捣蛋鬼到家里面就没安分过,但是蓝河铲屎官带得不亦乐乎。

似乎这一年联盟也发生了不少变化,各家战队开始转向荣耀2,连卢瀚文都爆出了要退役了的传闻,缺席了两次世锦赛之后中国队又一次回到了世锦赛的舞台上。偶尔看到这些消息,蓝河都觉得离现在的生活好远,打游戏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一样。

大上午遛狗的时候竟然在小区里碰到了老队长喻文州,从惊讶到欢喜蓝河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牵着一只边牧正在遛的喻文州面带笑容地和他打招呼,各自心照不宣地寒暄起近况,喻文州说他搬来北京了,蓝河半天才感慨地说了一声,恭喜啊。总还是在一起了。

“是啊,总觉得中间五年一转眼的事情似的。”

“是么?我倒是没这么觉得。”

“那自然,你一直呆在叶修身边,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他,我这五年没有王杰希,这五年的分量都轻飘飘的,过了好像没过一样。”

“这样啊。”蓝河笑笑,“可你们总算是功德圆满了不是?”

“中间过程多难啊,太难了。”

“不管怎么样,队长你的感情生活要加油哦!”

“你们也是,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们羡慕啊。”

这时候搬出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当然不合时宜,刚刚下楼前还因为谁洗袜子而大吵了一架,小萨摩缩着耳朵拍门,蓝河气呼呼地拿着狗链带着儿子就出了门,却没想到碰到了刚刚复合的喻文州,看着人家全身散发着的粉红气泡,蓝河可不想扫兴。扯了几句之后发现气算消了一点,跑到蔬菜超市带了一把葱,牵着小萨摩上楼,敲门之后看到来开门的叶修,围着围裙的样子硬是把他给逗笑了,伸手递一把葱过去,板着脸说着:“今天吃葱煎蛋,不准改了!”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叶修伸手捏了一把气鼓鼓的脸,真可爱。

9

日子不知道怎么就过到了第九年,蓝河带着叶修回了家。

说是回家,只是见爸爸。因为事先打过招呼,爸爸特意穿得很正式的带他们去喝早茶。

“伯父……”叶总搓着手像个害怕老师责罚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

“嗯……”许父鼻子里发出声音。

“爸,这是叶修,以前来过我们家。”

“我知道。”

“伯父,我是嗯我现在是博远的伴侣,虽然在国内还不合法,但是我们去荷兰已经领了证了。我们在一起九年了,现在才和您说,是怕——”

“也没什么好怕的,九年前你来家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就知道一些事情。”

“爸……”蓝河弱兮兮地喊了一句,他没见过这样的父亲。

“你是不是担心下一句就是别喊我爸?”中年人拍了拍蓝河的肩膀,如释重负地笑:“我也想啊,可是如果连你都不认了,那我这家可不是更孤零零地一个人了?”

许多年前蓝河的母亲和他离婚,后来因为要在湛江做航海科研,就一直没有谈恋爱。拖到儿子都出柜了,也没找个老伴。

似乎刚刚的一句玩笑让老人家整个都破了功,一股精气神卸下来之后都有一种老态。

“哎,我也不知道当时你妈妈的事情对你影响多大,我当时也去图书馆查过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后来有人跟我说你这样可能是天生的,这没办法的。爸爸年纪也上来了,不能管你一辈子,你自己做的选择后果自己来承担吧。”

“伯父,您放心,我保证——”叶修一把抓过了蓝河的手,蓝河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看了他一眼,示意别乱来,却发现叶修点点头,说还是照着说,做还是照做。

“许博远后半生的幸福就交给我了,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不管多久都会陪他走下去。”

老人有些红了眼眶。开口问儿子:“你呢?”

挣扎了很久,蓝河抬起了眼睛,盯着自己的父亲,里面满是澄澈的坚持。

“爸,我爱他,比所有人都爱。”

 

10

然后就到了第十年的纪念日。

还有二十周年的纪念日。

三十周年的纪念日。

还有很多,很多。

爱是世上最柔软的风,也是世上最无坚不摧的盾。
有爱多容易,相扶一起走才难。

庆幸有你,漫漫人生路,与我同行。


评论(25)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