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01

1

蓝河最终是来了北京。

从温暖的南方城市来到北方下高铁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被冻坏了,十月初冰冷的风,让只穿了薄薄的一件卫衣的蓝河冷得打了个哆嗦,他一瞬间开始怀疑人生,深刻的认识自己的决定有多么的莽撞。

可是有多莽撞就有多雀跃,怀揣着巨大的期待,表面上却告慰着自己不要做任何的妄想。就这样,他来到了叶修的家乡。

二十五岁生日那晚他喝了一夜的酒,然后接受了人生的转向,放下了置气和不舍,走上了二十岁时以为自己不会走上的一条道路。

 

但当他真的开始了朝九晚五的工作,似乎人生的改变也没有那么的大,像是徒步了三千里的雪原,见过最好的风景之后回到人类居住的村落,袅袅炊烟也是风景。这个城市予以的巨大包容让蓝河有轻装上阵重新出发的能力,也有让蓝河一路向北的勇气。

这么大的北京城,容得下所有的所有人的野心。

 

他并不知道叶修到底在哪,在干嘛,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离开了联盟,把君莫笑留给了莫凡,兴欣留给了方锐和苏沐橙。他也是听到喻队和黄少天聊天才知道叶修回到了北京,但是具体做什么,他们也说不清楚。

蓝河只能试一试运气。

 

蓝河没有选择进入联盟总部,他最终选择了一个和联盟有着密切合作关系的传媒公司,做新媒体运营。承接联盟的一些新媒体宣传工作,与之前的工作不同,但蓝河是个聪明人,还是很快上手。做了几期之后,反响也不错,实习期一过,便签了两年的合约。

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习惯叫外卖吃饭,坐地铁上下班,主动加班,出门便是夜色,没有绿色枝丫,也曾幻想过,有一天能碰到叶修,但纵然是合作单位,仍然隔了千山万水,在北京冬天灿烂的阳光里他生活得安静富足,但只要冒出这个念头,就不得不把这个念头提前掐死。

 

他试着拼凑了所有的线索,搬到了朝阳区,住在大望路站的附近。地铁站巨大的客流量里,要寻找一个人实在是太不容易,每次出站心中又会报以雀跃,幻想有一天能擦肩而过的相遇。这样期待的心情他羞耻于说出口,平静的生活只要提及这个名字就会泛起层层波澜。像是心房无意识的震颤。

蓝河也试着想上游戏联系一番,结果打开通讯录却发现,叶修这个不愿意使用现代通讯工具的人并未告知他联系方式,而悲剧的事情是他为了上下班方便买了一台mac air,荣耀并不能安装,而如果装双系统,自己其他作图软件根本就带不动,遂作罢。

 

到后来,索性就不想了,就当做没缘分吧。时间的巨大力量将人推往麻木的边缘,他在地铁上一个人睡着,思乡的情绪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将他笼罩,让他在浅寐中脱不开身。不知道这患得患失将要何时才能消失,每天吃饭上班睡觉,挤地铁看电影逛商场,他交到了新朋友,这个城市并不属于叶修一人,他也能在这儿找到自己的生活轨迹,他不是不开心,只是没那么开心。

在这样的两个月的生活过后,终于,北京城下雪了,对于一个南方长大的孩子来说,看雪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他的座位在国贸CBD的落地玻璃窗前,他在十四楼看着天空中的雪花纷纷扬扬往下,大学铺盖上整个城市,屋顶或者路面,每一处都被覆盖,他适应了零下十三度的天气,天地一片皆是白茫茫。

他记得还在第十区的时候,在某张冰原地图里和叶修闲聊,那次是正好在后半夜,野外BOSS已经刷完,人群慢慢都散去,他出来刷个材料正巧碰上正在捣鼓什么新玩意的叶修,那时候叶修已经带着兴欣战胜了嘉世,彼时的君莫笑已经不再是那个在第十区的君莫笑,蓝河许久不见他,突然见到时竟然有种陌生感,他还以为是谁取了个类似的名字,站在远处混淆视线。

两个人离着三十米的距离叶修主动跟他打了个招呼,他楞了一下,怀着一种不知道什么样的心情回应。

蓝河:好巧啊大神。

君莫笑:小蓝这么晚都没睡?

蓝河:来刷点材料。

君莫笑:这么晚不睡对皮肤不好哦。

蓝河:叶神也是一样啊!

君莫笑:哥早就不要脸了~

蓝河:翻白眼= =

 

聊了两句,蓝河站到了叶修的身边,叶修也停下了手边的活,他索性坐了下来,蓝河看他这样,也坐了下来。

眼前白茫茫的冰原只有一些不会主动攻击的鹿和远处几个低矮的圆顶基地,在广州湿热的夜里,蓝河对着一屏幕的嗖嗖冷风,调转镜头看身边的君莫笑。

散人的装备真是难看,各种色调搭配在一起就和调色盘一样,耳机里静静地传来呼啸的风,和叶修浅浅地呼吸声,火机的声音时不时地响起,蓝河轻声说话:“你少抽点。”

“没事,死不了。”

“一言不合怎么就扯到这个字眼上了。”

叹了一口气,叶修的声音有些干涸,他问蓝河:“你以后打算做什么?”

“不知道,有可能打一辈子的荣耀吧?”

“一辈子?荣耀活不了那么久的时间的。”

“或者去干点别的事情的,但是现在暂时没有想法。”

“小蓝,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一了,大三,怎么了?”

“如果让你选择,你会离开自己的城市么?”

“不知道,不会吧,广州这么多好吃的,出去了就吃不到了。”

“也是。”

“叶神呢?”

“我?我不是一直在离开家乡飘荡流浪么?”

“我是问你会回北京么?”

“……”

叶修破天荒地沉默了,虚长了几岁的人一直故作深沉,天天以前辈自居,可摆在他面前的人生还有那么长,时间并不为他所控制,人生的颠倒摇摆并不能因实现了一个目标而停止。

“可能吧……”叶修顿了顿,又说:“这话你可别和别人讲,尤其沐橙、方锐他们不要讲。”

蓝河有些开心,毕竟叶修又和他分享了一个秘密,他手上攒着叶修的两千个秘密,这些虽与他无关,但似乎参与到到叶修的人生一样。

“其实我本质上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在生活里,在事业上,都是。我很少替人考虑,或许我就会这样一个人走下去。”

这话蓝河是相信的,他一个人缔造了嘉世的神话,又一个人创造出兴欣的神话来,他能孤身离开北京来到杭州,也可以一个人离去。

“是不是要介入到你的人生里特别的困难?”

“或许吧,我会嫌麻烦。”

“……还真是你的风格呢。”

那一丝丝的开心被逐渐泛上来的麻木的感觉的盖住,他突然觉得在三伏天,感受到了冰原上的凉意。

“小蓝?小蓝?”

“啊,叶神我在呢。”

“蓝河。”

“嗯?”

“如果有人把你放进自己人生的计划里,一定要珍惜。”

“我知道。叶神怎么说起这事情了?”

“没什么,想起故人了。”

 

话题如何结束,蓝河已经不能记得,他推测是自己说困了,提前下线了。但是他并未睡着,那天他失眠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那些传言变成真,那些沟壑在眼前瞬间延展开,那些妄想被剖白割落,还好保持了最后的体面。

 

然而这些事情都是陈年旧事了,如今他来到可以飘雪的城市,成为被白雪覆盖的一部分。

他在暮色苍茫中走出车站,走向地铁,举着伞的人群集体向地铁里涌动,像一条快速流淌的河。人潮里,他被裤袋里的震动拉回了思绪,一个北京的陌生号码打进来的,响了两声之后并未挂掉,他等到四声后接起了电话。

“喂?”

“小蓝,听说你来北京了?怎么没跟我说啊?”

那一瞬间,呼啸的北风穿透胸膛,天空中的雪落到他的肩头。

可他却听到了扑啦啦的鸽子飞过的声音。

 

 


评论(48)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