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02

2

这个电话是谁打的自然不言而喻,蓝河被钉在了地铁口。

叶修的声音顺着北风传入到他的耳中,他哑然张了张口,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只能局促的说着:“啊,叶神、叶神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哥多神通广大啊~”

声音里带着熟悉的戏谑的味道,他看来心情很好。

“你最近还好么?”蓝河小心翼翼地问道。

“……要听实话么?”

“是不是不太好?”

换来的是那边良久的沉默。在嘈杂的地铁里,这忽如其来的静止就像是给他的动作按下了静止符号。他撇着头想听听叶修怎么讲,生怕自己听不到。

“……嗯。”

“你在哪?我到北京了,我……”

“没事的,我能搞定。”

“放屁!”

“哈哈,小蓝你急起来怎么也这么可爱。”

“诶,这不是可爱不可爱的问题!叶神你让我来看看你。”

“没,没事,真没到那步。”叶修像是翻了个身,压低了声音说道:“给你打打电话就差不多了。”

蓝河贴着电话的耳朵发着烫,地铁里的人来来往往,无人留意他的异样。

“那好吧,有事打电话啊,我就是这个号码。”

“好的。我挂了。”

“嗯,叶神拜拜~”

蓝河掐掉电话挤上地铁,这个点的一号线挤得可以看到佛祖,他在立锥之地拼命的站住,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不出意外是叶修发来的。这个时代,不愿意用任何的联络方式的人他认识的也就叶修一人。

会回什么呢?谢谢?别把这个电话告诉别人?好久不见?下次约?

挤在人群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面无表情,蓝河融入他们,任由心口波澜万丈。

 

下了地铁,他第一时间掏出口袋看手机。

短信提醒马上双十一了,开始准备刷单吧。

去他妈的。

他顺手把刚刚那个电话随手存了。

 

 

蓝河自认为是知道叶修秘密最多的人。

所以他能接到这样含混不清的电话毫无意外。

要知道,在前两三年里,有不少个有着大段大段的空白的夜晚就被铺成在叶修面前,然后一段一段被浪费掉。

叶修带着蓝河看过了荣耀大陆他所找到的各种景色,譬如恰克小镇连绵的屋顶,另一个角度的流离之地,冰霜森林里发光的紫晶矿山洞,有段时间,荣耀对于二人来说,似乎不再是职业,只是一个游戏。这原本是蓝河最乐享其成的,而在那些大段的时间里,他宁愿叶修再回到那个每天一个人刁钻古怪的研究野外BOSS和寻找材料制作武器的叶修的样子。

也好过现在,每天像是巡视回忆死去的地方一样。

如果不是有过这样的一段时间,蓝河也一直会把叶修当做叶神一样崇拜着,直到一天晚上,叶修在带领着兴欣工会从蓝溪阁手里抢到广场上的野外BOSS后,突然私敲了蓝河,先是贴出了一个护甲,蓝河惊了一下,打出一连串的问号。

“给你的,要么?看你的号上正好缺少这个。”

“啊????”

“不要这么多问号啦,拿着吧。”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叶神说把什么事情?”

“既然拿了东西,那我就说了,小蓝现在有空么?”

“有空啊,怎么了?”

“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叶修报出了一个坐标,先飞走了,蓝河查了一下,这是叹息之谷的一个偏远的地方,叶修为什么会让自己去那呢?

虽然心存疑问,但是蓝河还是跟着飞了过去,这是在叹息之谷的一座山顶,在这里能俯瞰整个峡谷,碧绿的河水流向远处蓝紫色的山,秋光将树梢染成暖色,枫树和银杏交叠着,构成眼睛一片绚烂的风景。他从来不知道叹息之谷有这么好看的风景,情不自禁地在麦上发出了一声喟叹。

“美吧。”叶修耳机里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骄傲。

“好看!”蓝河以极大的热情表示了肯定,在电脑前重重地点了点头。

“知道为什么要带你来这儿么?”

“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

“叶神你这样很讨打呢!”

“是啊~为什么会是你呢?”

蓝河没接话,他下意识的知道现在叶修也不需要他接话。

 

“我上一次来,还是在第一区的时候,那时候和他一起来的。”

“他?”

“哦,你可能不太清楚吧,苏沐秋,沐橙的哥哥。”

“恩恩,听说过,如果没出事,现在应该也是大神级别的选手吧。”

“有他在的话,就没有我什么事了。”

“哈哈哈,你们可以一起创造奇迹啊。”

“蓝河,我最近老梦到他。”

蓝河停住了所有的动作,他把手从键盘上拿下来,轻轻地说了声,嗯。

“自从拿了冠军,我就好几次都梦到他了,我越来越老,他还是十几岁的样子,在梦里跟我贫呢,像是没离开过一样。”

“跟你讲你也不懂,但是我憋得久了,总想要找个人说说,不然会憋疯的。”

蓝河哑然,他尝试着调整语气。

“我当然不懂啦!所以你才找我说不是么?”

“哈哈,这么说也有道理。”

 

叶修花了两年赢回了整个世界,而他仍然站在一个孤岛上,海岛离岸看似不远,而那些远光灯、欢呼、祝贺都像是巨大的灰色的海浪,将他推回到岛上。他仍然是一个人,走不了的一个人。

蓝河站在旁边,于事无补。

 

“蓝河,你会失眠么?”

“一般来说的话,没有。”他想了想,诚实作答:“不过还是有一次的。”

“为什么?”

“嗯……,不告诉你!

 “那好吧,不告诉就不告诉,反正你这种天天熬夜跟失眠也没有什么区别了。我每晚睡不着刷野图BOSS每次都能碰到,也是没谁了!”

“那是那是,不然我怎么能出现在这里陪你讲话呢?”

“哈,也对!”

蓝河心里藏了一万个秘密,不能和叶修讲。

“有没有开心一点?”

“有很多。”

“那就好。”

“蓝河,我跟你说,如果有一天我得病了,我就自己走了。不会留下来的。”
蓝河想了想,说:“那我会去找你的。”

 

回到大望路,他打开了电脑,问了梁易春要了喻文州的联系方式,尝试着发了一条短信去,问喻主任,叶修有没有和他联系?

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躺在床上想,怎么都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拿着钱和身份证和那张放在钱包里的蓝河账号卡,下了楼,好不容易在自己的小区找到了一家网吧,登录上了第十区。世界频道已经看不见什么熟悉的人了,他翻了翻工会,在线的也没有几个认识的人,接收到一堆叮叮当当的信息,他干脆就都屏蔽了。

一个人跑到叹息之谷,无奈忘记了当时的坐标,只能一步一步的爬上去,边爬边找,找了一个小时,终于找到那块石头站了上去,还是旧时风景,色彩充盈在屏幕上的每个角落,他坐在这思考人生,考虑着叶修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给他电话,后来他思考明白了,大约和那一次来这儿差不多,莫约是撑不下去了。

“……撑不下去,就跟我说啊。”

 

当然蓝河也知道他不会说的,这是叶修,他仅仅了解的片面的叶修。

 

他在这儿什么都不干,呆坐了半个小时,准备下线。工作之后才知道时间宝贝,以前可以大把大把的时间都丢在游戏里,每天都活得虚无缥缈的长,现在不行了,每个小时恨不得掰成两个小时用。

下线前他本来打算将账号停回主城,却在回城符读取cd的时间突然瞟到了旁边旁边的一块石头侧边似乎有刻字,切断了CD,他躬身去查看写的到底是什么,蹲下来后,看到了全貌。

谢谢。

 

是写给谁的,不言而喻。


评论(9)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