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03

03

 

接到了电话之后,他很久都没有跟叶修取得过联系。

但是却迎来了另一个人,一个他没想到会找到他的人。

公司的前台说有一个漂亮的姑娘来找他,看上去像是一个明星。蓝河愣了一下,站起身来。周围的同事都惊讶的看着他,有几个想要打听,可看他也一脸不知所措,只能怏怏地说两句无关痛痒的话,然后坐下。

他出门来找到来人,漂亮的女孩子穿着很低调,带着巨大的墨镜,站在门边安安静静地玩手机,见他来了,才抬头礼貌地点了点头,相当于打了个招呼。

“苏小姐?”他有些惊讶,只要是荣耀迷,没有谁不知道苏沐橙的,但是他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自家公司楼下见到活的苏沐橙,而且是专程来找他的苏沐橙。他试探着打了个招呼。

“蓝河?许博远?冒昧打扰了。”苏沐橙笑了笑,伸出手来,蓝河也伸出手,礼节性地握手。如果换做以前,他一定会捧着手给春易老他们狂炫耀,说这是被荣耀女神摸过的手。而如今他只有满肚子的困惑。

“没事,请问苏小姐来找我是有事么?”

“恩,有事。”

“那咱么要不去隔壁咖啡厅说?”

“您带路吧。”

 

苏沐橙坐在蓝河的对面仔细打量眼前的人。比普通人稍微清秀一点的长相,和其他男生相比过于好的皮肤,因为熬夜而留下的黑眼圈,大概还有一双很漂亮的手。

“我听文州说,叶修联系过你了?”

“嗯。”蓝河心里一咯噔,果然还是因为叶修的事情。

“他有和你说什么么?”

蓝河这下明了了。

叶修的反常并非这一次的这个电话开始的,准确来说是从拿到了世界冠军开始的,叶修开始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或者说是睡不着觉,每天挂在游戏里,开始还打打野外BOSS,后来连野外BOSS都不怎么打了,就纯粹挂机。

蓝河那段时间正好是大学毕业阶段,因此每天都有空,陪着叶修挂机。两个人没事聊天,刷副本记录,或者纯粹看风景。叶修抽烟的时间越来越狠,有时候蓝河都觉得叶修是纯粹想把自己给熏死。

蓝河发现了叶修的不对,他曾经试着小心地旁敲侧击过,但在他的心中,叶修一向是善于掌控自己的人生的人。和所有人一样,会把他放在一个强者的位置上,独立、有着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能力的成年人。

所以,所有的话也止于旁敲侧击。

但是事情并不如蓝河所想的那样简单,一开始蓝河只是以为叶修是太累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整就可以回复到往常。但是时间的推演并未让叶修回归正轨,反而让他的情况越来越恶劣。蓝河不得不正视叶修应该是得了轻度抑郁这件事情。

他上线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君莫笑不再出现在荣耀大陆上。而战队的日常新闻报道中,也几乎不见叶神的踪影,很快,蓝河发现叶修已经完全消失在了公众的面前,甚至,消失于荣耀竞技圈。

如果叶修愿意,他可以和整个世界捉迷藏。

也正是这个原因,蓝河被动切断了叶修的联系。

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两年后,竟然连苏沐橙都找不到叶修了。

“也没讲什么,但是感觉似乎不太好。”

“哎……”苏沐橙叹了一口气,愁苦从眉心泻出,蓝河不自觉地也皱了眉头。

“苏小姐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么?”

苏沐橙绞着手指,想了半天才说道:“如果他再打电话给您,能否转达一下我们的心意?我们都很担心他。如果有困难,也可以跟我们说的。”

蓝河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得出苏沐橙话中对他的生分和对叶修的埋怨。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对于叶修来说,兴欣是家人一样的存在,而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倾听对象。

“嗯,肯定的,苏小姐,对于负面情绪的宣泄,通常人们会选择陌生人进行倾诉,对于亲近的人反而开不了口。我想叶神一定是明白这个道理的,等他准备好了,肯定会联系你们的。”

“我也不确定,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过了一年了他还是这样,当时从职业联赛消失的时候尚且会和我和少天联系下,但是如今谁都不联系,我也是那天偶然听到文州提及说叶修找到他要了你的电话,才匆匆忙忙的赶过来的。”

“我其实也是没想到。”蓝河苦笑了一下。“两年前他大概就有些端倪,当时处于我这个位置我也不好说什么,我一直觉得叶神会有自己的打算。”

苏沐橙瞪大了一下眼睛,喃喃道:“已经两年了么?”

“可能更早吧?”蓝河偏着头想了下,不确定地说道。

“这么早我们确实没有发现,但是其实叶修并没有像你想象的那么完美。他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蓝河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普通人从身边人和外人的口中说出来的分量是完全不一样的。就如同现在坐在这儿的苏沐橙也如普通人一样,个子小小的,喝卡布奇诺会习惯性的舔一舔奶泡。但是她在荣耀里是当之无愧的荣耀女神,万千宅男愿意为之砸钱的对象。

 

苏沐橙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蓝河:“而且,我最近打算结婚了,就是想让他来参加一下婚礼。”

“结婚?”
“恩,和杰希已经领证了,正在筹办婚礼的事宜。”

蓝河尽量掩饰自己八卦的样子,但是仍然忍不住将惊讶写在脸上。忍不住问了句:“这么快?”

见着他这个样子,苏沐橙脸上露出的幸福的笑容也将刚刚的一番愁风苦雨压暗了些。点点头,笑着说:“也不快了,谈了也快五年了,一直没说过,最近家里面人说日子好,就打算结婚了。”

“挺好,挺好的,祝贺你们啊!”蓝河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一定通知到叶神,让他来参加你们的婚礼。”

“到时候你也来吧。”苏沐橙认真说着。

“不合适的啦。”蓝河摆摆手,笑道。

“没有不合适啊。”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到时候和叶修一起来吧。”提到叶修,苏沐橙还是叮嘱了一句:“要有叶修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跟我联系啊。”

“一定的。”

 

苏沐橙在北京还有活动,这段时间是她挤出来的,一杯咖啡喝完,她便急匆匆地走了,留下蓝河一个人,站在北京城的雾霾里,心底一阵一阵地发凉。叶修的病情让他措手不及,到现在都不知如何应对。抑郁的种种弊端被放于眼前,得失利弊的天平逐渐向着失利的一端滑去。

蓝河在苏沐橙走后,给叶修拨了一个电话。

果不其然,仍然是忙音。

他突然认识到这个世界有多大,77亿人在同一个地球,要找到一个故意躲起来的人是多么微小的可能,近乎于零的希望。

他沮丧的看着天空,北京城里看不到一颗星星。


评论(10)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