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04

我回来啦! 


第四章

 

灰闭的天空朦朦胧胧,看不清来路与去路,远处国贸三期的灯光闪烁,不见黄昏就直接从白天划到夜晚。拥挤的六号线,脚步匆忙的人群,几乎清一色的黑色棉服,一同构筑成一道黑色的暗涌,从地铁的入口涌入,又消失在地铁的车厢内。

每天重复的上下班,同事都是特别好的同事,带着他做项目,蓝河聪明,上手很快,工作的快节奏生活他适应得很好,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新来的小伙子能干又好说话,笑起来有两个小小的酒窝,随时随地的会露出来,看上去一点心事都没有。

但是只有蓝河自己知道,他的脑袋可以准确无误的塞下多线程的事情,在和同事一起的时候,他会把那些不良的情绪关闭起来,随着人群一起玩闹,可是每当自己独自一人时,灰暗的情绪就像是酒吧里无处不在的烟味,神出鬼没的出现,然后,熏得一个人头疼欲裂。

蓝河觉得自己病了,只要一想到叶修两个字,不知不觉就要从口中叹出一口气来。

他曾经想过无数可能,一项一项被自己给消除选项,剩下的似乎就只有走投无路四个字。

找寻,一点音讯,继而找寻不到,焦躁,继续找寻,毫无音讯,找寻……

他们之间的关系进入到这样畸形的循环这种,蓝河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可是亲爱的许博远,你什么都没做错啊。

内心隐隐有这么一个声音在响着,如果说对一个人好也算是犯错的话,那这个世界上爱得深的人都应该枪毙。

他站在车厢中昏昏沉沉,周遭都是情侣,他们有的在拥挤的车厢内相拥,有的头靠在一起说着悄悄话,有的手挽手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蓝河深吸了一口气,他并不奢望这样的场景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但仍然想和那个人并肩而行,哪怕,坐在隔着一个人的座位上探着头聊天也可以。

爱这种东西啊,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苏沐橙和王杰希的婚礼不可免俗的被定在了元旦,因为两位队长都是大忙人,这几天都还是为了方便亲友们硬生生地给挤出来的。蓝河敲定了初步的方案,这样的大事,他的身份去确实不太合适,但是通知到他礼物就应该送到。

至于叶修那边,从苏沐橙跟他说了这个事情之后的一个星期里,仍然音讯全无,但是苏沐橙的口气里明显是想让叶修到场的,那就他来代替叶修送个礼物吧,哪怕是给苏沐橙一点点的安慰也是好的。

临近圣诞节,各路商家都在促销,蓝河推门走进了SKP,其实以他现在的工资水平,在SKP消费是较为困难的,但是如果换做是叶修,那就没了这个问题。

女孩子,又是自己当做亲妹妹一样的女孩子,要结婚了怎么样也得准备一些讨她喜欢的东西,蓝河在咨询了公司里所有的女性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去买上一打口红,一来,口红这东西哪个女生不爱?二来,性价比比起包包和鞋子来实在是高太多了。

SKP的柜姐看上去就不好招呼,蓝河叹了口气走上去,轻声问道:“请问,您家口红现在有多少个色号啊?”

“喏,就都在上面了。”

“那,我有个女性朋友,要结婚了,想给她买全套色系做礼物,你们这儿全么?能替我数一下么?”

柜姐有点吃惊,她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个天大的好事情会砸到自己头上,而且是两次。

“我、我不知道全不全啊,可以去数一数,因为刚刚有个先生也是过来买了全套的。”

蓝河心口一颤。

下意识的补了一句:“今天?”

“就刚刚……”柜姐反应过来,说:“先生您看您还需要么?我去帮您数数。”

“您稍微等下可以么?”

柜姐的脸色“唰”就沉了下来,果然也只是说说而已啊,还想ALL全色呢,哼……

蓝河此时已经无暇去顾忌旁人的脸色,他心底隐隐约约有个模糊的认定,那个人有可能就是叶修,ALL SET口红这事情肯定是别人告诉他的,但是简单粗暴又能讨女孩子欢心,一定是他的最佳选择。

 

但是,这个城市有三千万的男性,是叶修的可能性,小于百分之一。

蓝河自嘲的笑了笑,就在他转身正要跟柜姐将刚刚的话题继续下去时,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票开好了,你们看看可以了不?”

蓝河顿时就做不出任何的动作,仿佛被人定住了身形,拔掉了开关,放空了血。

他能感受到一股颤栗从尾椎顺着脊椎一直往上攀爬到大脑,在后脑炸裂开来。

 

蓝河梗着脖子回过头去,他预料了千百种相遇的方法,从未想过会用这样的方式与叶修相遇。

他站在那哑着嗓子,张了张口,不知道要说什么,半天没有声音。

叶修明显是看到他局促的反应了,他看过来,偏过头,身体前倾,礼貌的试探,却没有事先开口的意思。

说来真是好笑,他们在网上有段时间几乎一天中有二十个小时泡在一起,而这还是现实中第一次见面。

仓促的、毫无预料的、措手不及的首次见面。

蓝河急促的浅浅地呼吸了几下,他走上前一步,问:“叶修?”

声音不大,但是他和叶修都听得见。那一瞬间他脑海中飘出来的竟然是“原来我喊叶修的名字是这样的声音”的想法,仿佛隔着一个屏幕看着这幕冲锋的重头戏。

“嗯,我是。”先肯定了自己的身份,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不稳,叶修不知觉地换上了另一种语调:“许博远?”

这是蓝河第一次听到叶修喊自己的名字,如同在喊陌生人。他紧紧地攒着手,抑制着自己过速的心跳,却忍不住略略有些发酸的鼻头,尤其是在咧开嘴笑的时候。

“好巧啊。”

“嗯,大概是注定的吧?”

“您怎么会来这里啊?”

“给沐沐挑结婚礼物啊,你也来看口红啊?可不能跟哥抢啊,哥已经结完账了。”

“我是穷人,不跟您抢。我再去挑一个去”

“要不要哥陪啊,反正我挑完了。”

“成啊,不过不会觉得奇怪么?”

“什么奇怪的?”

“两个大男人一起挑礼物什么的。”

“管他呢,你要去哪?”叶修话锋一转,问蓝河身后的柜姐:“东西弄好了么?”

“叶先生,已经包装好了。现在给您?”

“给他拿着吧。”

目睹了一切的柜姐带着笑意将包装好的礼盒递到蓝河的手上,蓝河顺手接过了,这段对话实在是太过于顺遂,将之前种种都能翻篇略过的顺遂,从第十区的剧情发展衍生至如今,简直可以无缝对接。

根本看不见里面的险山恶水。

 

蓝河提着东西走在叶修的身后,在偌大的商场里闲逛,每个人都化作了立体建筑中的一个小点,他们行进在独立的轨道上,看似无章的路径汇聚到一起,然后平行往前。但是谁也不知道轨道在何时会分开,而现在,蓝河选择停下脚步,将自己这趟列车停下。

他问叶修:“您舍得出现了?”

 

 


评论(2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