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05

今日继续

谢谢大家的等待和喜爱,我不会坑哒~


第五章

说出的话像是尖利的刀,朝着叶修的背后甩过去。

叶修也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笑了笑。那笑容很浅,到不了眼底,像是逢场作戏一般的笑容,仿佛在该出现时出现。

“我一直都在啊。”

蓝河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他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想将面前的人看仔细看通透,但是徒劳地,他是看不懂他的。他不懂此时叶修说出这句话的依据,也不太清楚自己现在是以怎样的心情站在原地,他很想知道,为何自己还不爆炸?

或许是导火索已经潮了吧,那么多日夜的担心、辗转、失落,情绪绵长的低荡壅塞在心口,淤积成一滩沼泽,将引燃的导火索埋藏深深,深到此时都哑口无言。

怎能叫面前这人看到软弱的自己?原本便触手不可及,再怎样都要保持着最后的体面吧。

但是真想拿锋利的言语剖开面前的人,缓缓大脑的疼痛啊。

蓝河揪紧了绳子,踟蹰着开口:“你知道苏小姐、喻主任他们都很担心你么?”

“啊,知道,让大家受累了。”

“那你知道,我、我们找了你很久么?”

叶修没说话,他顿了下,往前走。蓝河下意识的跟着他往前走。走到门口,叶修掀开厚厚的隔温帘推门,门口的冷风随着叶修的动作一瞬间倒灌进心口,蓝河下意识地缩起了脖子,皱着眉头顶风往前,却听到落在后面的叶修说了一句:“对不起。”

蓝河立马接到:“您这是为什么说对不起啊?您本不需要的。是我自己,我自己的事情——”

他的话音被叶修截了去,叶修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说对不起,是因为我带给你伤害了,我需要说,这个事情不关乎我是对是错。”

“其实、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蓝河嗫嚅道。

叶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盯着他,盯着他因冷风吹过逼出了生理泪水而显得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眼睛。

华灯将灭,冬季的北京根本看不到几颗星星,头顶的猎户座的腰带显得如此珍贵,二人谁都没说话,只剩下交替的呼吸声。蓝河抿着嘴,任由这深深浅浅的呼吸声涨满这一段距离。挤压着即将宣之于口的言辞。

而下一秒,一个动作打破了这无声的拉锯,叶修走近了一步,叹了口气,伸出手使劲地在他头上一顿乱搓。

寒风里的手是冰凉得,脑袋被他带得晕乎乎的,实在是不好体验,但是蓝河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那一瞬间似乎停止了两秒,然后才重重地跳动,每一下都像是在锤打着他的胸口,他很想让叶修帮他把失控的心脏重新放回心房,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呆呆地站在那,一动不动。

“傻小孩。”

 

蓝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到地铁站的,叶修说他现在住在地铁的另一端,和蓝河两个方向,两个人在站台上分开,蓝河将礼物递给叶修,分开之前,叶修对蓝河说道:“沐沐的婚礼,你还是来吧。”

想了想,又一次补充的道:“作为我们兴欣工会的老朋友。”

“既然叶神这么邀请了的话,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叶修的车先来了,蓝河站在外面看他上车,车门没关闭前,他真的很想跳上去,但是他站在原地没有动,插着手,跟叶修挥手。

脸上带上笑容,看着列车渐渐远去,脑海中刚刚那一瞬间的接触怎么都挥之不去,地铁站的人群聚集又散去,他顺着人群走入到对面的地铁之中。

朝复朝夕,当一个触不可及的事情没有成为现实之前,每一天都过得一样。起床、上班、吃饭、睡觉。但是,不期而遇之后的人生,则每一秒都不同。

蓝河到家之后,摩挲着手机壳,看着没动静的屏幕皱眉头,他去冰箱里拿酒,回来之后又一次摁亮屏幕,通知栏仍然只有新闻消息的推送。他拿着冰啤酒冰了冰自己的脸颊,生怕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大梦。

叶修的电话是在蓝河困得不行的时候打来的,说是困得不行,但精神仍然清醒,以至于响了两声之后,他便接起了电话。

“小蓝,你睡了么?”

“正要睡呢。”

“有空陪我说两句么?”

“——你说。”

“其实也没什么说的,就觉得今天见到你挺意外的。”

“我也觉得挺意外。”蓝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愉悦轻松:“你消失多久了啊?”

“算不上消失吧,我和喻文州还是有联系的,只是我没让他告诉别人。”

“为什么呢?”

“你问哪个为什么?为什么要重新练小号,还是为什么只跟喻文州有联系?”

“两个都想问问吧。”

“老喻这个人,比较靠谱,有事情了找他解决基本上没有解决不了的。”叶修的声音在夜晚染上了一层浓浓的睡意,他放低了音调,语速也随着降下来,蓝河听得出他对于另一个问题的踟蹰,却仍然坚持着耐心得到答案。

“大概是因为发现自己正慢慢对荣耀生出厌倦吧,不过也不是只是对荣耀,感觉对很多事情都是。我走的时候匆忙,其实大约就是想让所有的事情都维持现状的好,回了北京,换掉工作,重新练个小号,像个普通玩家一样重头再来。”

蓝河问他近况:“那现在还好么?”

“幸好荣耀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得到这个答案的蓝河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呼出了一口长气,可是心情并没有多欢欣雀跃,他说:“你的事情,我基本上帮不上什么忙的,也就只能问问,不过只是问问而已。”

“你帮了我很多。”

“哈,叶神,我是喝了酒,可是还没醉,我自己知道我什么都没做。”

“不是……”

叶修在电话那头没有再言语,蓝河等着他,等到闭着眼睡了过去。

他以前数次梦到过叶修,今日见到了,反而睡个好觉,一夜无梦了。

早上起床,他收到了叶修的短信——

沐橙的婚礼你来么?

蓝河简洁地回了一个字,来。


评论(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