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06

第六章

这是苏沐橙人生里特别重大的一件事情,叶修不敢怠慢,因此他特意拖着蓝河出来挑选合适的西装。

蓝河到得比叶修早,站在地铁站等叶修,旁边的人群聚了又散,他总觉得今天的大望路站人似乎没有那么多,今天好看的人数是平时的两倍,连嘈杂的地铁进站声似乎也没有像之前那么的令人难以忍受了。

蓝河自然知道自己的好心情源自何处,但是他仍然控制不住自己嘴角上弯的弧度,这两天联系并不频繁,但仍然有两三条短信的来往,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人都用上了微博微信,只有叶修一个老顽固还拿着手机短信跟他聊天,所以每次感觉到两响的震动时,蓝河都要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下。

但多半时候都是【每日优鲜】、【回家吃饭】、【滴滴快车】这些无聊的短信。

-到了。

在他将把手机给放进口袋的时候翻出来这么简短的两个字。蓝河下意识的抬头,左顾右盼,地铁是到站了,可左右都不见人。

接着手机马上震动起来,叶修直接电话进来了。

“你在哪个站台?”

“开往潞城方向靠近楼梯的这头。”

“呵,你这是什么指示方式啊!”地铁站里这么嘈杂,仍然能听到叶修在电话线另一头的轻笑声,就像贴在他的耳边一样,蓝河这么想着脸微微一红。

“那你在哪,我来找你。”

“不用,我看到你了。”话音刚落,就感受到后肩被人拍了一下,蓝河回过头,就看到叶修一张笑意盈盈的脸。

他怎么从不知道,相遇是这么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呢?

 

两个人边走边聊天,聊聊近况,聊聊游戏,聊聊苏沐橙的婚礼,漫长的路程被人为的缩短。进到礼服店,蓝河给叶修挑了一套深灰色粗毛呢的,叶修这两年身材保养得不错,不过也可能是抑郁症之后厌食的效果,不管怎么说,之前的大肚子是消失了。也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叶修一只手拿着一根深蓝色的领带一手拿着一根墨绿色的领带,让蓝河选,蓝河左看右看,从旁边拿了条砖红色斜条纹的,说:“这个适合你些,毕竟是兴欣的主色调。”

叶修指着他身上披着的马甲,说道:“跟你身上这个马甲颜色还蛮搭的哦。”

蓝河低头一看,他身上穿着浅灰色三件套,里面的马甲正好是砖红色系,只是稍微比给叶修挑选的领带稍微浅一个色度。

“你……”话没说出来,蓝河的脸却红了。嗫嚅了半天,只憋出了几个词:“……只是巧合啊。”

 

“没事,挺好的。”叶修笑着说道,把手一摊,少爷派头十足的抬起脖子:“来给哥系个领带呗。”

“你自己不会系啊?”话虽然这么说着,蓝河却往前走了一步,两只手拿着领带的两端,老老实实地低着头给叶修系领带。

叶修低眼看蓝河,只能看到他的睫毛,低垂着,垂密得如同一把小小的扇子,不知觉的随着眼睛的细小动作而颤动着,一下一下扫得人心头痒。

蓝河明显能感觉到头顶的目光,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却被叶修捉住了左手,他压低了声音问:“豆腐渣工程小心质检不过关哦。”

蓝河明显地能感觉得到自己的一股热意从脖子处轰然而起,直冲脑门,最后在两个耳朵尖喷发出去,不用问,现在肯定脸红得跟熟透了的小龙虾似的。

“啊,好了!”他草草结束手上的动作,抽出手来,扇着风错开两步,自己给自己比划领带去了。

叶修开心得像是刚刚偷袭BOSS成功,而且还是抢了霸图的BOSS。

两个人从礼服店带回来了两大包,叶修又陪着蓝河去给苏沐橙挑选了礼物,一串独立设计师品牌的项链,造型特别而且价格适宜,蓝河付钱付得特别的豪气。

吃完晚饭出门,外面下起了大雪。

 

这是南方人许博远第一次看到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空中倾倒而出,巨大的天幕变成了一个水晶球,人就身处于这球型玩具之中,真实又虚幻。

叶修走在蓝河的身后,点了一根烟,抽一口放一下,问道:“第一次看到啊?”

“到北京第二次了!”蓝河伸手去接雪片,虽然是徒劳的,但是他仍然是努力地在跟这个下雪天发生一点点的联系。

“少见多怪!”叶修被感染得也脸上带上了一丝无奈却宠溺的笑容。

蓝河有恃无恐:“对啊,我就是夏虫!”

叶修弹了弹烟灰,他不禁想知道,今天的蓝河,怎么会这么可爱呢?

暖黄的路灯让冬季的寒冷的长夜稍稍显得带上了一点温度,蓝河偏过头看叶修,他左边的半张脸被灯光勾勒出足够清晰的轮廓,有着将将成熟的男人固有的气质,雪落在他的鼻尖眉心,被他呼吸呵出的白气融化了,整个人氤氲在不真实的风景之中。

蓝河第二百六十一次的怀疑这就是一场梦。

叶修不知觉的停下了脚步,站在蓝河面前,两个人心知肚明,此时所有的一切都刚刚好,适合接吻。

蓝河把眼睛渐渐闭上。

漫天风雪似乎都没有了声响,铺天盖地只剩下自己擂鼓般的心跳。

然后在这一连串的心跳声中,他听到叶修极快速的说了句:“不行,我不能害了你。”

 

蓝河下意识地摸了摸耳朵,睁开眼,平静地如同刚刚只是一句平常的问候:“你说什么?”

“对不起,我这样太自私了。不应该把你扯下水,你该离我远一点。”

蓝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保持冷静,继续交谈下去,如果换做是狗血电视剧,不应该是甩一巴掌然后大步的向前走掉么?

“这没什么对不起和对得起的。感情的事情,讲不清。”

“你不是不知道情况,我现在这个情况……”叶修把烟掐了,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狠狠地吸了一口,才说:“我是个病人,你比我清楚,会耽误你的。”

“……你想要我怎么做?”蓝河突然认识到,梦应该差不多醒了,不然怎么会觉得这么冷?

“别跟我扯上关系最好,谁都别跟我扯上什么关系!”

蓝河顿顿的盯着他,他嘴角突然就扯出了一个极淡极淡的笑容,叶修转过身去不再看他,扬手拦了一辆的士,让蓝河先上车。

蓝河坐上去,还没来得及报地址,就听到叶修趴在前座打开车窗对着司机师傅说道:“师傅,帮我把我弟弟送到家啊。”

 

去你大爷的弟弟。

蓝河坐在车上,指骨被矫得发白。颤抖着双唇看向外面的世界。

坐在前排的司机从后视镜看出了这个小伙子的异样,皱眉头,看来又是失恋了啊。他照例摇下车窗,让一点点冷风吹进车里,叹了口气跟蓝河掰扯着:“这天涯何处无芳草呢,北京这么大,失恋了再找不就行了?是不是小伙子啊?”

坐在后排的小伙子低头把脸埋在手心中,声音闷着却带着一丝孤注一掷的味道:“可我就是喜欢他!”

 


评论(14)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