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07

第七章

 

换到十年前,叶修也许永远不会想到,自己会得抑郁症。

其实有征兆很早,大概是因为苏沐秋因为车祸去世,他在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苏沐秋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而当时苏沐橙尚且年幼,他不能就此倒下,因此在苏沐橙面前,叶修要比所有人都要坚强,他在哥哥去世之后,毫无疑问地把叶修当做了亲生哥哥,她能趴在叶修怀中哭嚎,而叶修只能一个人一天抽三包烟。

后来慢慢地似乎是好一点了,但是畏惧社交、失眠、情绪起伏较大,这些情况让他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事实上第六第七赛季并不只是刘皓一个人的问题,他本身确实就存在着问题。而无止境的黑色暗涌几乎要将他吞没,所以在那个情况下离开,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非常庆幸的是,他来到了兴欣网吧,被陌生人的关怀温暖过之后,便对黑暗产生了一种恐惧。在第十区时他第一次遇到蓝溪阁那个叫做蓝河的玩家,蓝河给他的秘银吊坠这个事情让叶修几乎是受宠若惊,他早就习惯了比现实社会更加残酷直白的荣耀世界,但是蓝河不一样,他坦诚而且守信用,身上因为美好的品质而微微发光。

叶修大晚上在网管的位置上发呆,只有他知道,他有多想接近这一点点微弱的光芒。

后来的事情,大家也都清楚,从第十区走出去,从网吧开始扯起队伍,一路从挑战赛到季后赛到国际邀请赛,叶修再一次地站在了风口浪尖,他再一次封神,所有人都称他为奇迹。而叶修的脑海中,却是在恐慌,他不止一次地担心站在巅峰之后,毫无疑问将迎来下坡,他不能保证兴欣的成功,他的成功能再次被成功复制,他担心自己讲再一次掉落深渊,而且这一次,衰老的身体将不再能支持他爬出黑暗。

大合照时,他是花费了十二万分的力量,才努力让自己站在镜头前微笑而不是捏紧拳头转身就走。

坦白说,从苏黎世回到了家中,他有整整两个月是处于完全失眠的状态,一晚上都睡不着觉,辗转反侧,他只能开电脑玩游戏。而年龄摆在这儿,身体机能摆在着,清醒着打游戏虽然能麻痹掉脑中的空虚苦痛,却让身体更加的难受,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连着三天熬夜还打两份工的毛头小子了,清晨时候的干呕提醒着他,不能再这样下去。

恰巧在这个时候,又一次的和蓝河碰上了,蓝河跟他说是因为工作没找到所以闲在家里打游戏。两个无所事事的大男人把游戏中所有可以走到的地方都去了一遍,了无生趣,却远远比和BOSS对打要来的让人开心很多。

蓝河不是很多话的人,却永远和叶修聊着两三句的天,他一直在那,站在叶修能看得到的位置。

 

有一回蓝河着急忙慌的跑过来找他说找到了新工作了,明天要早起,今晚上不在了,他带着笑声催他赶快下线,可当那个虚拟的形象真正消失在眼前的时候,他心口一紧,然后伴随着漫长的余痛。

他并非不知道,长期服用镇痛药会产生赖药性,蓝河,就是他的药。

但是他也深知,目前现在自己的状况,对于蓝河来说,就是拖累。还是走吧,别毁了人家。

在事态发展越来越糟糕的情况下,他理性的辞掉了国家队领队的职务,回到了北京,他找喻文州给他弄了个正当的工作,稍做努力远离了网络。

 

为什么要找喻文州,因为他是为数不多的在联盟中和他一样患有抑郁症的选手,但是比起叶修来,喻文州接受治疗要早很多,有黄少天和药物两重控制下,他慢慢从中度抑郁转向了轻度抑郁,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喻文州都在积极努力的帮助叶修克服前往医院治疗的心理障碍。

就在蓝河到北京时,他终于迟疑地走进了喻文州给他预约的心理医生的治疗室,经过专业的测量,他最终拿到了自己的检测结果。

中度偏重度抑郁症。

叶修拿着单子去拿药,提着一整袋沉甸甸的药,他站在医院门口给蓝河挂了个电话。

号码是喻文州给的,电话是自己一个键一个键摁下的,他摁得很快,很怕自己会反悔,甚至他都已经也想好了,如果蓝河不接电话,他不会再打一个过去打扰他。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蓝河在电话声响了四声之后接起了电话,

 

“喂——”

熟悉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他那一瞬间几乎有种想哭的冲动。

“小蓝,听说你来北京了?怎么没跟我说啊?”

叶修试图保持冷静和矜持,他以闲话开场,不知道对不对,可他也只能做成这样了。蓝河跟他随便扯谈,两个人都能听出来话里的欲言又止,但是那些剖开肝胆的话语又不太适合现在说明,或者根本不适合讲出来,叶修抱着一颗谢天谢地的心挂掉了电话,内心的感慨流成一条河。

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努力努力,吃一段时间药去见一见他。

 

但是药物的生理刺激比他想象的要大多了,吃完药之后的恶心比熬夜还要难受,这种身心双重的煎熬让他很快就丧失了食欲,即便如此他仍然坚持着,时间过得很快,两个星期之后略微看到了一些效果,起码现在他已经能稍微看到一点浅海里露出的天光了。

在睡梦中他很容易梦到蓝河,其实他并不知道蓝河长什么样,但是莫名就觉得梦中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孩子就是他,他看上去干净、温柔、帅气,手上拿着秘银吊坠晃啊晃,晃得他晕晕沉沉,在梦中继续睡去。

叶修像是研究战术一样,研究着自己和抑郁症作斗争的时间表,戒掉了酒和烟,努力做一个正常人。如果好一点,就回到三年前的样子。

这花费了他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力。


评论(1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