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08

各位小仙女们,过年好


第八章

想要知道蓝河的行踪不是那么难的事情,蓝河是那种会把自己的生活放到社交网络上的人,今天吃了什么,昨天又去了什么地方看展览,明天又会参加什么线下活动,叶修每日例行一刷,看他活得很好,并没有那么开心。

蓝河有时候会说几句跟感情有关的话,从字里行间看来,对方并不是一个对他多好的人,叶修看着,有时候想在底下评论两句,几次都按捺下了这种冲动。

他不是瞎子,看不出来这里没出现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一亏欠了,再多也不嫌多了。

 

时间过得其实挺快,叶修知道苏沐橙要结婚的时候,脑海里还浮现的是小姑娘十几岁时站在他们背后咬着雪糕看他们打游戏的样子,他和往事的联系最多就在她的身上。女孩儿按时长大,往事尘封多时,记忆里夏日漫长的夕阳渐渐落下,有关青春的故事终于按时落幕。

他坐在阳台上抽烟,手边的相框里是一张永远不老的脸,烟雾里的笑容有些模糊。

他原原本本地跟这位苏沐橙原本的哥哥汇报了这一情况。掐灭了烟,他抬手抚过相框,问苏沐秋:“你妹妹要结婚了,跟王杰希呢。”

“你都想不到吧,王杰希,就是王不留行,那个在游戏里面当时还挺厉害的魔术师。我们开荒的时候还碰到过一次的,你记得么?”

“当时那么多人玩游戏,谁都想不到,沐沐会跟他走到一起。呵呵,我也没想到,当时不是挺多人追沐沐的么,怎么这姑娘就摊在王大眼的身上了?”

“不过也是,进了职业圈,大家的选择面也窄了不少,沐沐还算是明星,那社交圈就更小了,跟大眼一块儿也算是挺合适的,这算不算什么办公室恋情,呵?”

叶修就这么自顾自地跟苏沐秋聊着天,照片里的人仍然是笑着,没有回答。

他跟他说苏沐橙,说嘉世,说兴欣,说荣耀,但是很少提自己。

可是今晚讲到苏沐橙的感情的事情,他突然间很有一种冲动讲讲自己。

 

“我也是,我最近有一个……”

 

他开了个头,却没有讲下去。叶修夹在手指尖的烟缓缓地燃烧着,烟灰落下烫醒了他,回过头看到苏沐秋十几年前稚嫩的笑容,皱着眉头咗了一口烟,说了句:“算了。”

 

时至今日,他仍然过不了这道坎。

他也不想过。

 

似乎是为了强转话题,叶修在这么多混乱复杂的婚礼行程里挑了一个问题出来,问道:“作为哥哥,你要送她什么礼物呢?”

这个问题抛出去,苏沐秋自然也不会给答案的。他估计巴不得叶修替他把这个复杂的问题给解决了,毕竟对于苏沐秋来说,知道自己的妹妹脑子里在想什么比造一把千机伞可复杂多了。

叶修望着阳台外灯火阑珊的世界,又点上了一根烟。

这个问题当然还是要问喻文州。

【喂,喻队喻队在么?】

【诶,叶神怎么大晚上的找我啊?】

【你没睡啊?】

【这不开会刚开完到家么?】

【喻主任,辛苦辛苦。】

【叶神,可别挖苦我了,说正事,找我什么事啊?】

【那什么,就是想问一下沐沐结婚,你送什么啊?】

【娘家人来盘问情况啊?放心,份子钱不会少的。】

【谁问你份子钱啦!我是问礼物,礼物!】

【哦哦,可能会送空气净化器吧,毕竟王队的新买了房,北京雾霾天这么多,送个空气净化器以解燃眉之需啊。】

【想得周到,顺便也帮哥想想呗。】

【叶神这比打荣耀难么,还需要假手于我?】

【可比荣耀难玩多了!】

【我送礼物是站在两方都认识的基础上,所以送了个讨巧的,叶神你是苏队正儿八经的娘家人,还是从沐沐身上考虑比较好。】

叶修在线上找喻文州,到没什么麻烦不麻烦,喻文州擅长处理这种事情,你看喻文州给出的答案实在是十分切题。

【沐沐现在还缺什么么?我感觉什么都不缺啊。】

【苏队现在的条件正常来说,自然是什么都不缺的,但是苏队是女孩子,只要是女孩子,就一定会缺两样东西,一个是衣服,一个是口红。】

叶修恍然大悟,刚准备发消息点名表扬一下喻文州,就见他下一条信息马上跟过来了。

【像叶神您这审美,还是别给苏队选衣服了,您去最贵的口红专柜,把人家一套口红都给买下来,送给苏队,苏队绝对开心到飞起来。】

【喻文州,你大爷!】

【叶神,我可是好心。您这样,我可不告诉您去买哪个牌子了啊!】

切开的喻主任果然是黑色的啊。

 

最终还是在喻文州的手里拿到了口红品牌的名字,他打车到SKP,一路兜兜转转终于是找到了喻文州给他推荐的那三个牌子中的一个。他朝着一个脸色不怎么好的柜姐问道:“你们这儿有口红的颜色全么?”

“颜色都在都在这儿了,全不全我要去柜台里找一下。”

“那你去找吧,我全要了。”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柜姐开心得掩不住自己脸上的笑容的开票,另一个柜台的柜姐过来帮忙数口红,他们一个劲地夸着叶修有眼光,知道女孩子要什么。

叶修不言语地受着,他不知道为何所有人看上去都这么开心,但是这开心足够感染他,让他的心情也好些。他拿着长长的单子去开票,不知道为何右眼皮突然开始跳。叶修不是一个封建迷信的人,但是谁都不想在花大钱的时候听到不好的消息。按了按自己的眼皮,叶修不放心还是发了个信息给喻文州,汇报现在的情况,得到一句做得不错,叶修只能发过去四个炸弹表示自己内心对喻文州敷衍态度的不满。

虽说被喻文州这么一搅乱,刚刚那种乱麻一样的心绪是稍微好了那么一点,可是下一秒他便看到了站在柜台前的那个清瘦的身影,心口猛地一跳。他相信,人是有直觉的,在那一刻,他直觉着,这个人是他所认识、熟悉的人,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许博远。

他手心有些出汗,但仍然开口道:“小票开好了,你们看看可以了不?”

那个年轻的男生转过身来了,他看到了他眼中的惊喜和仓皇,以及不可置信。

他也紧张,比叶修更紧张。

但是仍然是蓝河走上前了一步,试探着问他是不是叶修。

叶修从来没有像这样嫌恶过自己对陌生人的胆怯,他很想是那个走上前一步的人,但是他只能站在那,讷讷的问上一句,许博远?

可能在外人看来,这两个男人站在化妆品柜台突如其来的网友见面互换名字的场景实在是说不出的古怪吧,连叶修都没想到的近乎戏剧般的相遇。

叶修看着蓝河,只觉比照片上更瘦了些。

认识他,实在是受了很多苦吧。

实在是对不住啊。


评论(15)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