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09

快了快了

快完结了,且糖快来了!


第九章

叶修原本是不愿意再有多少的瓜葛的,但是命运如此,也算是给他了借口,好让他可以给自己不多不少的理由,重新估算一段关系。

这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突然看到了救生圈,虽然不知道戴上了救生圈会飘向何处,但是起码能延缓自己死亡的命运,因此下意识的,他紧紧地攀住了。就算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是在慢性犯罪。但是在情感和理智拉锯的折磨下,他最后选择了放弃抵抗。

谁都想多活一秒,多喘一口气,这本是无可厚非。

他站在西西弗门口等蓝河,觉着自己特别的傻,就像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下意识在元宵这天把人约到蓝港,而理由只是因为蓝港今年的装饰灯做得很像恰克小镇。

 

蓝河收到信息之后一愣,恰克小镇对于他们俩来说,其实有那么一点特殊的意味,但是两个人无聊得要命的通宵经常会去恰克小镇调戏邪恶镇长恰克,基本上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去双人刷一次恰克,有一天晚上,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玩了,两个人在恰克残血的情况下跟镇长合影,蓝河莫名其妙地截到了一张镇长倒下,两个人错位的图,他把图发给叶修,没想到叶修转过来问了一句,你不觉得这两个账号像在拥抱么?

蓝河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张图里,使用千机伞的君莫笑一手平举着伞,一手侧弯着,而剑士则是一个诡异的侧倒的动作,两个身影离得特别近,猛地一看,还真是像在拥抱。

蓝河盯了好久,最后才鼓起勇气把这张图设为了桌面。

所以当他看到叶修发来的信息的时候,嘴角是不自觉往上弯的,他甚至有些期待,叶修也并非对他没有感觉。

 

远远地,看到小个子男生的身影,从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他,一边看手机,一边抬头看店牌,脚步走走停停,身上就带着一股焦躁的气息,叶修站在店门口看着,觉得特别有意思,他印象中的蓝河永远是稳重靠谱的形象,没想到也是一个找不到路的家伙。

当然,这样的窘态蓝河很快就收了起来,在交叉路口几番尝试之后,他很快就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低头疾步走来,走到一半不知道是有感应还是怎么着,总之突然抬起了头,叶修戏谑地看着他的眼神没来得及收起来,就猝不及防与他相撞,叶修看着蓝河看向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然后立马就笑了起来,笑意染到眼睛里,止都止不住。这笑容就像是冬天进入到室内的第一股暖气,让冻僵的四肢迅速的恢复知觉。

叶修不禁朝着他的方向迎了两步,蓝河已经快步走到了他面前,他笑着问叶修:“等久了吧?有些堵车。”

叶修一瞬间有些梗住,这般平常的话语,这样熟切的关系,那根横亘在他们中间的针硬生生被蓝河拔了出来,剩下的只有二人的默契。他又不是傻子,又不是不知道蓝河是如何的血肉模糊,又如何自我痊愈,如此送到面前一个全须全尾的小剑士,恰如初见。

“没、也没等多久。”尽量让自己配合着,叶修自己掩饰住一点点的不自然。

“那就好,先去看灯么?”

“随你啊。”

“这个书店新开的,我还没进去过,要不先进去看看?”

“你定就好。”

墨绿色的配上浆果红色的书店有一排一排的复古书架,进来之后仿佛置身于一个复古的图书馆,两个人默不作声地在里面转着,偶尔拿一本书瞧瞧,不知觉的在某一排书柜相遇,两个人没有一起读过大学,叶修甚至都没进过大学,(如果不算在大学进行国家队集训),但是在某一个瞬间似乎有一点懂了在校园里恋情的感觉。

叶修拍了拍自己的脸,胡想什么,怎么就扯到恋爱上了。

但是叶修自己也知道,一个人喜欢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话虽说没有出口,但是意已到此,敏感聪慧如他,怎么会不清楚明白?

只不过是强拧着自己不要祸害人家。

蓝河在一本《世说新语笺注》前停了下来,认真专注地埋头翻起硕大的砖头本,叶修站在一边抱着手臂看他,脑海里缓缓流淌起大提琴的声音,低沉却足以触人心底。

他问自己,那你呢?喜欢么?喜欢现在这样么?

正如喻文州当时说的那样,你问问自己你是怎么想的。

答案真是毋庸置疑。

 

从书店出来,冷空气一下子钻到鼻子里,眼前是灯火阑珊的世界,目之所及处皆是各色的灯带,五颜六色一直铺陈到看不见的地方,在这些灯带中间的大片地域架起了一座红色灯架城堡,巴洛克式样,别说,还真的挺像恰克小镇上的教堂的。

“看来网上的攻略没有错啊。”

“没想到你也会看这种帖子?”

他们所说的前段时间一个全职的玩家姑娘做的总结帖,总结在各地能找到的荣耀现实版建筑,这张帖子在微博上转得很凶,在看到这张帖子之前,蓝河都不知道原来荣耀玩家有这么多人。

“别人发给我的嘛,就翻了翻。”这个别人当然不会是别人,就是喻文州而已。

蓝河笑了笑,转过头问叶修:“好看么?”

叶修看着眼前的灯光装置,他身边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节日的欢乐,相互地在各种灯饰前拍着照,笑容毫不吝惜,两两三三凑在一起分享着甜蜜。这样的世界,怎么会让人不觉得好看?

“挺好的。你觉得呢?”

“除了人太多,其他的都挺好。不过我跟我小时候去过的灯会不太一样。这种的,太洋气了。”

“哦,你小时候去的是怎么样的啊?”

蓝河从来没跟他讲过小时候的事情,突然地提及让叶修大感兴趣。

“小时候去灯会,灯会里会扎很多的奇怪的灯饰,像是小兔子、猪八戒、寿星公啊之类的,那种看上去又喜气,又俗气的。跟家里面一起,他们就会给我们这种小朋友买灯笼,我妈那时候给我买过一个特别高级的,是地上拖着的小车,上面坐着一只孙悟空,孙悟空的脑袋可以亮的。”

叶修其实没怎么听他在讲什么,看着蓝河一张一合的嘴巴,一阵一阵的呼出白气,男生的嘴唇并没有精心的护理,嘴角的地方有些起皮,不过在灯光的照亮下,还是带着柔软的光泽。

叶修知道,他想亲他。

 


评论(1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