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健身场所不允许谈恋爱02

嚯嚯嚯,久等了。


02

 

如果你让叶修离开电脑,那几乎要了他一半的命。

如果你让叶修运动,那,他的命就没了。

——兴欣网吧老板娘·陈果

 

【叶老板,今天晚上来玩啊~】

 

叶修接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手都是抖的。这无疑唤起了他昨晚惨痛的回忆。

在简单的熟悉了场地之后,蓝河将叶修带到了私教区,这里的布置和器械对于叶修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人本能会在陌生世界中保持警戒,所以他弱弱地问了一句,这些是干嘛的啊?

“这些是折磨你的肥肉的。”蓝河回答得一本正经。

“可是肥肉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啊,还不是折磨我么?”叶修嘟囔着。

蓝河听完,偏头笑了,“那你就姑且认为是一个折磨你的地方吧,实质就是这样。”

叶修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拒绝接话。

 

“这样吧,咱们打个赌?”蓝河问叶修。

“什么赌?”

“你要是在一个月内瘦了十斤,我就满足你一个愿望,怎么样?”

“那如果没瘦到十斤呢?”

“那就下个月的别报了,我退钱给你。”

叶修只想了一秒钟,就点了点头,“好。”

蓝河侧目望着他,这条件其实挺苛刻的,竟然这个姓叶的也答应了?他不知道的是,叶修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所以他的点也很难抓。比如说这个赌约,他并不想要蓝河来满足他的愿望,当然啦,他的愿望也不需要蓝河来完成。所以真正让他打这个赌的,其实是没瘦到十斤退钱的问题。这张卡寄名在苏沐橙的名下,如果要退钱,自然沐沐是会要知道的。十几年来,叶修一直扮演着苏沐橙的保护者的形象,叶修给她定的条条框框可多了。所以对叶修,苏沐橙其实有蛮强的逆反心理的。如果说让她知道,自己一个月十斤都瘦不下来,被要求退费这事情,那就等着被嘲笑一辈子吧!

所以甭废话了,赶紧练吧。

 

有私教和没有的区别,其实很大一部分就体现在动作的标准性上,所以简单的热身之后,蓝河开始示范。一上来当然不会很难,但是每个动作蓝河都做得十分标准。标准的动作会让整个身体都显示出一种力量的美来。叶修的这个教练蓝河,不像这个俱乐部里面其他的那些教练那样,肱二头肌、肱三头肌要鼓得突破天际,而是拥有颀长匀称的身材,看上去甚至有些瘦弱,但是当他做动作的时候一发力,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显得十分的有力饱满。

这真是一具优美的身体啊。

“您在沉思什么呢?十个,按照我刚刚那样啊!”一句话就打破了叶修的遐想,叶修叹了口气,开始了拉锯战争。

一组动作做完之后,叶修喘得已经不行,事实上对于他这种常年坐在电脑面前的人来说,运动天赋已经退化到零了,他愤恨地看着蓝河,幽幽地问道:“还要做多少个啊?”

蓝河插着腰站在旁边,说道:“这才两组动作,咱们还有四组,这一轮就算结束了,然后就是下一轮。”

叶修听完,决然地躺在了地上,再不肯起身。

蓝河有些好笑地蹲下身来,偏过头看着他,问道:“你忘了之前的赌约了?”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心一横,站起身来。蓝河马上补了一个大拇指给他。接着带着他做接下来的动作。

 

重复再重复,运动本身就是枯燥无味的。但是蓝河是一个很懂得找话题的人,在机械重复的动作中两个人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了。两圈以后,已经是累成狗了的叶修摸了摸自己被折磨到不行的肚子,问蓝河:“小蓝同志,我明天会不会死啊?”

蓝河噗嗤一声笑出声,两个酒窝在脸颊两侧晃阿晃,说道:“老叶同志,明天可千万记得活着见到我啊!”

 

这个教练有点可爱。

——老叶同志如是想。

这个学员还挺有趣。

——小蓝同志如是想。

 

第一天顺利结束。

当叶修从他两米的大床上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都被人打了一顿,哪哪都是痛的。就在他心理建设还没有做完的时候,蓝河的信息来了。

——【叶老板,今晚来玩啊~】

玩你妹啊!明明是你玩我好么!

我堂堂兴欣俱乐部老总,被你当沙包玩!

【大爷昨晚身子都被你这小妖精给掏空了,今晚就不去了。】

叶修愤恨地在手机上摁了这几句,发了过去。

没两秒,手机就收到了两下震动。

【叶老板,今晚在下一定会温~柔~的~对~你~的~】

看到这句,叶修把手机一甩,重新趴到了床上。苏沐橙好像给他找了一个好了不得的教练啊……

 

作为兴欣俱乐部的老板,日常还是要工作的。拖着疲累的身体,叶修挪到了办公室。偏偏今天等待着他的工作还不少,陈果早早地画好了妆在等他,见到了一巴掌就拍到了他的后背上,怒斥:“您可终于来了!今天要面试新员工忘了?!”

新赛季马上就要来临,新一轮的职业选手也会有大小洗牌。兴欣今年打算扩充二队,因此要增加新的员工,今天就有六个员工要进行面试。

别看叶修平日里一幅纨绔子弟的样子,事实上他对工作的用心程度不比陈果和安文逸要差,这两年的招募每回都是他和陈果亲面。

但是今天实在是事情特殊,昨晚一番练习,让他今天毫无疑问地在生活自理环节比平时都慢了八拍,直接导致遇上上班高峰期,毫无疑问地迟到了。

而刚刚陈果那一下正巧拍在他昨天大量练习过的肱二头肌上,这样的敲击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哦不对,是更痛的五香粉。

叶修皱着眉头道:“我知错了老板娘!你下手轻点儿。”

陈果挑了挑眉,“怎么了?怎么今天这么怪?”

叶修突然发现,他的沐沐还是很好的,还是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给陈果的。叶修其实一直是一个好面子的人,请私教减肥这回事,在他看来,其实有些掉价。因此也不太愿意伸张,面对着陈果的疑问,他想了个理由,笑着说了出来:“没事,就是昨晚碰到一只猫了,在楼道里我跟它纠缠了一晚上,黑灯瞎火的,撞到栏杆上了。”

 

陈果将信将疑,投来怀疑地眼光。

叶修不甚介意,他被自己编的这个谎给逗笑了,一想蓝河的形象,好像还真挺像的。

 

蓝河是什么猫?面试员工的时候,伴随着冗长的自我介绍,叶修不由得神飘天外。

大概,是美短吧?

诶,还挺像。

 

【小蓝同志,你养过美短么?】

叶老板像高中生一样,偷偷地在桌子下按了一条短信,发给了美短同志。


评论(9)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