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健身场所不允许恋爱06

06 减脂

 

夜观天象,我发现老叶这是红鸾星动了呢。

                                 ——一个认真算命的方锐

 

训练了一个月,效果十分明显。

起码叶修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在训练了一个月之后,他终于能够正视自己的身体了。脱了上衣站在卫生间里的大镜子前认真地观察身体,似乎肩膀比之前要薄了一点,摸一摸腰两侧似乎也要好很多,以前长期坐着而因此长胖所撑出来的肥胖纹还停留在大腿根部,但是整体线条看来,比以前要好很多了。小腿到膝盖这块儿的肌肉被拉伸开了,眼前的腿长大概比之前目测长了两厘米。

最明显的算得上是肚子,之前浑圆的肚子终于凹下去了一些尤其是在侧面看的时候,以前看上去像是怀孕了五个月的肚子,现在终于平了一些,看上去终于像是三个月的了!

咬牙坚持的这一个月真是卓有成效!卓有成效啊!

不禁拍了一张自拍,想要发给小蓝教练看,但是在正要发送的时候,又停下了手。叶修是一个略有一点奉行个人英雄主义的成年男性,实话说,他喜欢享受他人崇拜,虽不会因此而骄傲自大,但这仍然是他人生乐趣的一大来源。在减肥这件事情上,通过自己的坚持,卓有一些成效,但是对于蓝河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开始练习的学员看到了一些些的成效进而嘚瑟的难看场面,没错,对于健身这件事情来说,才健身一个月,也就相当于一个刚刚入门而已。

叶修叹了一口气,想了想,把照片发给了废物点心。

 

于是六点刚刚躺下的方锐在早上十点钟被一连串的震动震醒了,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划开屏幕,然后就被微信里叶修一张连着一张一共五张的裤衩照片给吓醒了!

【卧槽卧槽卧槽!老大你这是怎么了?手机被入侵了么?!】

【要命啊!!】

【老大,老大你还在么?!你还好么?!】

 

方锐颤抖着双手,按下了拨号键,响了两下,叶修那边就接了起来。

“老大,你怎么了?你的手机中病毒了么?!”

“没啊。”

“那,那怎么我看到了一堆裸体照?!”

“裸什么裸?裸什么裸?啊?没看到穿着裤衩啊!”

“好好好,裤衩照裤衩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嘛?!”

“哥让你看看,这段时间哥的健身成果!”

“好好好,您厉害您最厉害!”

“睁眼看了没啊?可瘦了不少呢!”

“也是,你看您那肚子是小了一圈,卓有成效啊~!何时能回到当年的颜值巅峰啊?”

“不知道啊,尽量吧,哎,哥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啊。身体不比你们小年轻了!”

“三十岁都不到,装什么成熟呢?诶,老叶你怎么会想着去健身啊?”

“沐沐逼我去的。我开始也不想啊……”

“开始?那现在是想了?”

“哈哈……”叶修讪笑了两声,这个问题之前没想过,蓝河每天发消息来问,叶修就每天去,每天去心情还挺愉悦,实在是没有想过,现在这个情况到底是因为蓝河每天喊呢,还是已经习惯了呢,还是自己愿意每天去呢?

这真是个问题。

“老叶同志,我最近啊夜观天象,觉得你最近是红鸾星动呢,看来是好事将近了哦!”

“啊方锐,不如你也上健身房试试?据说最近在做活动呢,包月还有折上折。”

“叶老板,要不是我对你知根知底,我都会以为那个健身房是你开的了,竟然还给人推销了起来?”

“我这是好心啊废物点心,你也是靠脸吃饭的人,增点肌肉也挺好的,你看看韩文清,多少人舔海报啊!”

“……我挂了。”

小点心方锐跟老叶正面尬,还是有些太嫩了啊。

 

“今天我给你们拉了一个客人。”

在放松环节,叶修对蓝河如是说。

“怎么了?”

“我把我们一个队员说动了,让他到你们这儿来锻炼。”

“哈哈哈,谢谢叶老板啊!虽然这也不会给我加钱。”

“没事,也算是给我增加笑料了。”

“怎么呢?”

“偷偷跟你说,那家伙,怕痒。”

 

在闲聊之后,马上就迎来了月考,哦不对是一月体重测量时间,这就跟大小考一样,这是叶修最惧怕的事情。他之前在有一天晚上训练空隙问过蓝河,如果体重或者是指标达不到一定的标准对他会有什么影响么?蓝河提了一嘴说会影响这个月的绩效。虽然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但是叶修还是把这句话放在了心上。因此在上课的时候也格外的努力,在平时控制饮食的方面也格外的用心。

但是具体的数量他并不知道,还是惴惴不安地站上了测量的秤。这种秤跟其他的秤不同,有两个电流感应点,站上秤会有微弱的电流通过身体,能够测量多种专业的数据。

上一次站上秤的时候,叶修自认表现并不良好,今天再上,他也希望数据能够好看一点。呆了十秒之后,他下来,等着数据打印出来。拿到了数据的蓝河表情严肃,拧着眉毛一项一项的往下看,看到最后眉毛都没有散开。这让叶修越来越心里没底,明明自己够用力,也真的瘦了不少,连苏沐橙和方锐都有在说瘦了瘦了,但是不知道蓝河的标准是什么,好像并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叶修小心地试探了一下,问:“怎么样?”

蓝河抬起头,松了一口气,说:“表现不错,比我想象的好多了。”

“你对我的期望是有多低啊?”

“主要是之前一个学员,跟你情况差不多,由于自己控制不住嘴,平时也不常来,结果一个月下来效果挺不好的。”

 

“天地良心,你看我跑得多勤快啊!”叶修拍拍自己的胸脯,认真地说着。

“是是是,你最努力了!”

蓝河笑着把人往围度墙那边推,拿皮尺给人量三围,量到腰围的时候蓝河啧啧了两声,抬起头,笑得一脸灿烂,笑出了嘴角的两个梨涡。

“什么这么好笑啊?”叶修问蓝河。

“你还记得之前的腰围是多少么?”

“八、八十七?”

“你知道你现在是多少么?”蓝河眼睛亮晶晶地问叶修。

叶修摇了摇头,老实地说,不知道。

“现在是八十二!瘦了五厘米呢!”

叶修一听,也乐了!伸开两臂猛地把蓝河抱住,用力地揽了揽:“小蓝同志,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啊!”

蓝河被他这句话逗笑了,叶修的体脂数据虽然并不是漂亮,但不可否认,这是他带过的,最有意思的学员,或者说,是这段时间,最让他开心的人。

 

 


评论(9)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