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青鸟03

刘小别同志出现


03

 


大马路,新世界大舞厅。

刘小别自认为与这个腐烂的世界格格不入,他想自立鼎新,因此加入军统。梦寐以求地被分到行动组,却没想到在这个新世界大舞厅做服务生一晃就是三个月,他心有不甘,却因为组织管理严格又不能擅自离岗,更别说脱离关系了,连怨言都不能多说,因此一个人郁郁了很久。

这天终于听到了说有任务要派发下,激动了好半天。至夜,便换上衣服跟随着前辈出门。他随着的是一个长期在厨房担任切菜小工的中年大叔,平时里从不多言,因此带着他走在路上也没有半句废话。他们先是做了一段时间的有轨电车,到了靠近黄浦江边上的车站下车,一路走过去,夜晚的江风刺骨,刘小别缩紧了身子,而他身边的大叔就像是石头做的浑然不觉凄风冷雨,提着盏煤油灯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

没多远,便到了一个码头,码头上有个亮灯的地方,那原本是守仓库的人居住的小屋,他们走进小屋,在一侧的墙壁上长长短短的敲了几下暗号,地面露出了一丝缝隙,确认无误之后,暗门被打开。

这是一个修建在底下的暗室,刘小别跟着一路往下,才发现,这除了是一个会客厅,还是个武器库,而在武器库的尽头,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一起了。他们或坐或站,但是目光都投降场中央的一人。

“辛苦了,同志们,坐。”叶修对着场内的十数双眼睛说道。“我姓叶,军统行动处第三行动组组长,我叫叶修。”

座位上有些人听闻过这个名字,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刘小别不解,他看向刚刚带他进来的那个中年大叔,此时神情也十分激动,只是碍于目前情况因此按捺着没有多言。似乎感知到了刘小别投来的目光,转过头低声说:“之前农行爆炸案的主要责任人。”

刘小别恍然大悟。

他们所说的农行爆炸案是两个星期前发生在农业银行一桩大案,日伪农业银行在白日里来了一位邮递员,一个人骑着单车进入到银行内,将炸药包放在了农业银行经理办公室门口,将经理陈远仁炸死,留下了铁血救国军的标识,然后全身而退。这件事情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后军统宣布对着件事情负责。而整个行动则是由行动处第三行动组组长叶修来完成的。

这件事情在全上海,乃至全国范围内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媒体舆论纷纷拍手称快,当然,军统内部更是将叶修封神。

 

“这次任务艰巨,我们要除掉一个大人物,有些人可能听过,大外交官陈箓先生,他投靠了日伪,这对于整个国家、对于党国、对于局长来说,都是十分沉重之打击,尤其是对一些站在中间,没有敢行动的两面派来说,这无疑是一针强心针。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我们需要行动,除掉他。”

如此大的行动,刘小别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心底那股按耐不住的兴奋劲。再加上之前战友的渲染,叶修一番动员所说的话语,都让刘小别明显地感受到了血脉贲张,他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两周之前的农行案炸死的正是陈箓的侄子,老头子够梗,原本在美国的,这下硬要回来,要跟局长正面对着来,这下好了,终于收拾到这个老混账头上了!”

刘小别听旁人这么忿忿地说道,不知该做何表情。此刻的他,仍然是好奇多于愤慨,比起陈箓,他对叶修的兴趣更大。左顾右盼之下看到了站在一旁撑着腰的叶修,一下子就跟叶修的目光相遇了。

叶修走近他,脸上挂着笑容:“小鬼多大年纪了?”

“回长官,十八了。”

“十八啊……?”

对上叶修鹰隼一般的眼神,刘小别改了口:“十七岁半。”

“哎……,还未成年呢,来凑什么热闹?”叶修的口气没有那么不善,话语中甚至还有一丝埋怨。

“我爹妈都在南京被弄死了,我要报仇。”

刘小别的理由实在是很简单,他不用过多赘述,也能知晓这短短几个字背后的血海深仇。

叶修叹了口气,到底是存了惜才的心,问他:“会拿枪么?”

“我们这期我换子弹的手速是第一,射击准确率是第一。”

“小伙子不错,到时候跟在我身边吧。”

“是,长官!”

 

工作布置完了,人们陆续从另外一个暗道离开,在这些人里面,在他的布置中,有些人注定会是炮灰,有些人则能侥幸活下来,每一次的任务都是以血的代价完成,青石板的地面上血迹一冲就能干净,但是地缝中的血漫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铺成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

等所有人都走了,叶修一个人摸着腰往外走,站了一晚上,他的腰口的伤口已经崩开。隔着衣服都能摸到温热的液体。都说他是斗神,是创造奇迹的人,但是而只有叶修知道,这一次以真名宣布暗杀结果,带来的是怎样的后果。

纵然戴老板强硬的态度得以宣誓,但是对于暗杀者来说,顶着真名暗杀无疑就是在刀尖上舞蹈,要知道,这小半个月以来,他躲掉了多少次的暗杀,这腰上的伤就是在躲避刺杀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重回黑暗?

叶修自己也没有答案。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