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青鸟04

大概是一段感情戏……


04

叶修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事无巨细地布置了刺杀当天的行动计划,谁负责接引,谁负责行动,谁负责后勤都布置妥当。这一次的活动一共用到了二组在场的一共十一名组员,这一次的活动给出了五个死亡名额,这让所有参加活动的组员不免有些焦躁。

死神会降临在谁头上?谁也不得而知。

“我不是个喜欢说国家大义的人,但是真正到了要做事情的时候了,我希望大家还是豁出去,毕竟豁出去了搏一场才有可能有活的机会,我也会尽我的全力让大家能够活下来。”

所有的组员四下张望了一番,一张张陌生的脸上带着凝重,他们的目光灼然望向叶修,叶修脸上带上了点笑意,说道:

“毕竟他们想弄死哥,还早了八百年。”

 

“叶神我们就认定你了!”

“叶修,我命都把你,都把你你都拿去,随你用!”

“老叶,我这命不值钱,要是死了,你就替我买上两斤好的猪头肉给我老丈人送去。”

原本凝重的气氛因为叶修的一句话而变得轻松了不少,既然都是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何不恣意一些,方有当年豪侠击缶而歌的气魄!

叶修的目光逡巡了一圈,落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他徒劳地想抓住点什么,或者是给内心以宽慰。

茫茫的乌云遮住了月色,这上海明日将会如何,不得而知。

 

蓝河等着叶修回来,给他换药。

换药之后,蓝河就这一次活动的最新情况进行了汇报。

“我这边收到的消息是日本那边高度重视陈箓的安保工作,这次直接派了两个排来保护陈箓,火力点几乎遍布了整个别墅区,特高科的人特别自豪的说,这是他们有史以来做得最完善的一次布防。”

“哼,特高科的人敢这么说话了?你说这话是76号的人说的我比较相信,特高科什么时候也开始讲大话讲空话了?”叶修一边笑着一边问道。

“还不允许人家自恋一下了么?毕竟人家七十几个人等着你们十几个人自投罗网啊。”

“小蓝同志,你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功夫从哪学的?是否也需要我跟组织上报一下,参你一本啊?”

“老叶同志,既然有你在,那自然是以一敌十,毫无问题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相来往,到将这战争前夜的紧张感稀释了不少。夜已经深了,叶修拨了拨油灯,打算看一会儿书再关上灯。却发现蓝河一直站在房间里,没有动。

“还有什么事么?”叶修抬头问蓝河。

“啊,没事。”蓝河回答得勉强,他本身就是个脸皮薄的人,碰上叶修,嘴巴里几乎没办法多说几句实话。

“没事的话就赶紧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天的事情要忙。”

蓝河站着没动,半天嗫嚅着挤出一句话来:“那个,那个我那边屋子有些漏风,我能在你这边挤一晚上么?就一晚上?我在椅子上靠一夜就好了。”

叶修没答话,嘴角最后扯出半个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已经不知道买了多久的烟,他伸手敲出一根叼在嘴里,却没点燃。从蓝河这个角度看过去,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骆驼一般的睫毛,在昏黄的灯光下微微颤动。

这颤动的节奏不及他的心跳,叶修半天没有声音,蓝河就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响,无比后悔自己在这时候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唐突人,更唐突自己。

“那我走——”

“我帮你去看看炉火吧。”叶修叼着烟起身,他声音含混,也感受不出多少情绪。他抱起了自己的被子走在蓝河的前面。蓝河在后面跟着,一路低着头,他实在没有勇气再多跟叶修说一句话。

叶修来到蓝河住的房间里,把被子放在了蓝河的床上,让本来就挺小的床铺显得更为逼仄。蓝河无措地站在房间中间,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处理现在的情况,只能看着叶修左弄弄窗户,右调调火炉,最后站定拍拍手表示没问题了。

“被子给我了,你怎么睡?”

“我今晚还要处理事情,就不睡了。”叶修说到。

蓝河慌忙解释说:“我刚刚那话没有其他意思。”

“我知道。”叶修取出了一直叼着的烟,他伸手拨弄了一下卷烟,抽出烟丝嗅了嗅,最终还是把烟给放回了口袋。“我都知道。”

蓝河忍着一腔心绪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他从未知晓嘴角边要牵出一个笑容是这么难的事情。

可是他还是笑着,将叶修送出了房门。

回到房间内,蓝河低头捂住了脸。

他自觉以为自己一直控制得很好,向来不会出现这样的纰漏。但是当他今天收到密电,得知会有两个排的火力布置在陈宅周围,连特高科都派出了五个日本高级特务来执行保卫工作的时候,他的心底是真的一点底都没有了,一颗心如风飘絮,如雨打萍,空荡荡地飘着,晃得厉害。

 

如果换做是上学的时候,那时候叶修是神,没有什么他不会,伪装、情报、电讯、行动,每门课他都可以去教,没有他不会的东西。在那个时候,谁要是能打破叶修创造的记录,可以免试直接进入到情报部门工作,而在蓝河上学的三年内,只有三个人做到了。

在当时,蓝河心目中的叶修是战无不胜的,可是自从他当上他的联络副手之后,他在他的身边,亲眼目睹了叶修受伤、被追杀、接受到假情报、破译不出来等种种情况。叶修不是情报机器,当他遇到这些困难的时候,他也只能咬牙抵挡剜肉的痛,用一个又一个的通宵面对破译不出密码的绝望,仓皇的四处躲藏躲避来自于内部外部的明枪暗箭。

当神走下神坛,成为普通的人,就更多了一份牵肠挂肚的担心。

他不是神,没有神力庇佑。

万一,哪怕是万一……

蓝河没办法想象,他只能捂住脸,坐在床边,弓下背去。

 

咚咚咚——

突然间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

蓝河擦了擦眼睛站起身去开门,叶修拿着文件夹站在外面。

他极力想要拉开嘴角的笑容,却显得有些徒劳。压低了声音问:“我那边有些吵,我能来你这儿打扰一晚上么?我就看看材料,保证不打扰你。”

蓝河扶着门,盯着他眼睛却红了。

“您随意,我困死了,先睡了。”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