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青鸟05

任务开始

 

05

 

大年三十,上海,陈宅。

晦暗的天空布满了乌云,不多时便下起了雨,然后在此刻陈宅的家丁们显得十分之忙碌。今日是大公陈箓先生回家的日子,又恰逢是大年三十,这餐年夜饭显得尤为的重要。

没有人敢在这一节点上开小差。厨房里挤挤囔囔,今日的年夜饭不止陈家一人过,他还邀请了他之前的同僚,前驻丹麦公使罗文干夫妇一起吃这餐年夜饭,因此厨房的任务十分繁重。

今日里早上送菜的是个年轻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换人其实还挺可疑的,但是这年轻人拿着之前的菜贩手里拿着的出入证件,又操着一口和菜贩一样的无锡话,让警卫放松了警惕。

蓝河笑得很是谄媚,他今日里特意还把牙齿给染黄了,头发里糊上了一些草木灰,鞋子上也撒上一些,一经过伪装还真的挺像个走街串巷的菜贩子。之前便已经掌握了情况,了解到惯常出入陈家的菜贩是无锡的乡下人,蓝河在极短的时间内学会了讲无锡土话,再到上海陈家门口讲官话,就显得格外的相似地道。

他推着一整车的蔬菜瓜果进到后厨,后厨的人并没有起疑心,他们招呼着蓝河把东西放到房间的角落,蓝河依言照办,手脚勤快麻利,嘴巴甜蜜蜜,连笑容都比旁人殷勤三分,很快厨房里的帮厨就把手上的杂货派给了他,这是他求而不得的事情,他将这个厨房仔细地的过了遍眼,后门进来之后就是储藏室,储藏室又一道门才到正式的厨房。厨房里的灶台都是连靠着墙的,中间有两个案台,分红白案,按照风水厨房的门被开在了东南侧,也就是说如果要行动,必须绕过两个案台,才能从一侧到达另一侧。

“来,小许,你弄弄头,你帮我把手上的这份燕窝羮送到少爷房间去。哎呀我要忙死了,这节骨眼,少爷又要什么燕窝羮,我哪能走得开了呀?”

“余妈妈,好的类。”

蓝河端着燕窝羮出门,他将自己的身体贴近铁盘,趁着机会小心地打量着这栋陈宅。这节骨眼上,大家都忙得要死,没有人能注意得到蓝河的“小动作”。

陈箓早期留法,后来又长期担任北洋政府驻法大使,因此家中早已经被改造成了三层的洋楼。中间挑高一个客厅,正中往两边巨大的扶手楼梯盘旋而上,中间挂着陈箓穿着北洋军服时的巨型油画像,上去之后两边均为住宅,陈家三名子女均住在三楼上,二楼是陈箓的房间和书房。穿过客厅的正中是餐厅,如果按照既定行动的九点来说,陈箓有可能在餐厅里就餐,或者在客厅会客,也有可能已经回卧室安睡了,如果回到卧室,就会碰到现在这样的情况,在每个拐角处都有穿着便服的安保站着,而成功的概率会变得极低。

就在蓝河犹豫着要不要汇报工作把时间提前时,大门口的门铃突然响了。

蓝河站在走廊上远远地望去,来的人是一个做小厮打扮的人,这人送上了一张名帖就走了,接过名帖的守卫将此事告诉了家中的总管,总管一脸凝重,他将正在客厅督扫的余妈妈唤到餐厅,两个人嘀嘀咕咕说了一阵,便达成了一致。

刚刚掐着点回到厨房,就听到厨房里的总厨高声喊着要加淮扬菜。蓝河低声问身边的帮厨怎么突然要加菜,旁人告诉他说,今晚老爷的老同侪要来,他是扬州人,要加淮扬菜。

“大年初一还来么?”

“谁也没想到啊。可别提了,这下又要加班!”

必须做出改变,把行动时间提前。

蓝河做出了判断。

 

蓝河回到厨房,拿着碳粉在包裹着菜心的油布上写上了一个七一个九,然后把油布和菜叶一起丢进垃圾桶。他有些紧张,如果万一传达不到怎么办?想了想,他还是从后门出去,走到了车库。车库里一个中年司机正在擦车,听到有人来,他回头看了眼。

蓝河上前一步率先跟他搭话:“老哥,喝酒么?”

“当司机的喝什么酒?欠揍啊?”

“我知道你家是卖酒的,有上好的女儿红!”事情紧急,蓝河说出了切口。

司机听到了切口,神色变了,他认真地回了一句:“女儿红没有,花雕倒是有。”

蓝河伸出手,低声而快速地报出了自己的代号。

司机点点头,那份内部人员之中的严肃认真随即消逝,又换上了平日里挂在脸上的无所谓的表情。蓝河也恢复了之前的神色。从远处看去,两个人就像是老乡在闲聊。

“什么事?”

“通知第二分站的行动组改到七点行动,接头人在杏花楼糖铺等着,把消息告诉杏花楼掌柜即可。余妈妈等下会要去杏花楼糖铺买糖,十二点前把消息送到就好。”

“收到,明白。”

“保重。”

“保重。”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