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大望路的天空没有鸽子11

明天完结~


第十一章

 

“快快快,来不及了!”

当闹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叶修翻过身,睁开眼,惊觉竟然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还没等把电话按掉,就接到了苏沐橙打来的电话:“叶修!你起床了没!”

一瞬间就想起来了今天这是苏沐橙大婚的日子,放眼望一圈,这是在她给他定的客房里,难怪起不来,坐完认床认到晚上三点半才勉强闭上了眼。结果好,这一下就睡过头了。

“起来了起来了,换衣服呢!”

“快点啊,九点要接亲的。”沐沐在那头担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好好好,哥保证九点前搞定一切。”

“哎呀哎呀,不说了,你快下来吧!”

 

苏沐橙挂断了电话,叶修一挺身从床上翻了下来,差点闪了腰。

今日苏沐橙大婚,按照他们老家的习俗,九点就要接亲,苏沐橙父母双亡,哥哥也不在了,所以女方亲戚请的就是叶修。

九点接亲车到,接下来就是要上来敬茶,然后马不停蹄的接到中午宴会的宾馆去,然后从十一点就要开始站着迎接客人了,吃饭的时候有个简短的仪式,仪式完毕来宾们开始吃饭,新人就要两个人一起轮桌敬酒,直到所有人都走了,才能坐下来吃两口冷饭。

当叶修知道了整套流程,真有劝苏沐橙别结婚了的心思。但是王杰希家还是比较传统的,自然不可能说临到了婚礼前,说不办酒席了,所以叶修也只是想想,全心全意地陪着苏沐橙走完所有流程。

 

当然啦,叶修如此尽心尽力,还有一个原因。

几天前在和蓝河一起去试衣服的时候,把人家蓝河给得罪了。

也是怪当天实在太美好,雪就恰到好处的下了下来,怪蓝河当时实在太过于明媚动人,当然还要怪自己实在是没忍住,也怪自己就那么一下,忍住了,总之,原本慢慢前进的关系就被自己一下子个推到了十分尴尬的位置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道歉却不知道如何道歉,打电话显得唐突,发短信显得假意。而时间越久,越将人推得遥远。

他实在是太不擅长此事,实在超过了自己的能力,干脆只能不去想,消极得像个鸵鸟。

第四次闹铃响起,打断了叶修的胡思乱想,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把眼下这场婚礼顺利的完成才是正事。

 

叶修手忙脚乱地来到苏沐橙现在住的地方,陈果打开门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指着飘窗底下停着的一水儿劳斯莱斯说道:“你看接亲的车都已经到了,你不来,他们都不能下车,快快快快快!”

一串连叠声的催促中,叶修被陈果推推搡搡地推进了门内,苏沐橙早已经画好了妆,坐在飘窗上,一脸欲言又止地表情看着叶修。

“沐沐我错了,我错了沐沐!”

“噗嗤!”新娘一下子笑出声来,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站在叶修的对面,偏着头问道:“新娘家属,你的领结呢?”

领结?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这儿空荡荡地,的确不合适。

“啊,那我回去拿!”

“还拿什么啊!先把迎亲给迎了吧!等下到了会场找个有相似领结的人给借一下不就完了么?时间不等人啊叶修大神!”陈果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说到叶修都不敢还口。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像是蔫儿了的生菜。

苏沐橙站在旁边,突然眼珠儿一转,说道:“我知道谁有相似的,把我的电话拿来。”

叶修也想了起来,他“噌”地一下站起了身,想开口说什么,又颓然地坐下。

苏沐橙看了他一眼,拿到电话后按了几个键,转过身去打电话:“喂,小蓝啊,出门了么?拜托你一件事情……”

叶修挠挠脑袋,碰到这种火急火燎的事情,明明应该焦躁才对,现在在心口却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开心的情绪。苏沐橙转过身来看到了他,小声对他讲:“可别再做胆小鬼了。”

“恩恩,不会了,不会了。”

 

等准备好了,王杰希就带着伴郎团开始了攻坚战。男女双方的亲属本身就是十分熟悉的同行朋友,玩起来自然也放得开,谁都没想到唐柔竟然把苏沐橙的鞋子绑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当然看到王杰希和苏沐橙一起给叶修敬茶的时候也纷纷起哄让王杰希叫叶修叫爸爸。

一行人闹够了终于上路,浩浩荡荡往王杰希家附近的酒店进发。叶修下车时特意拢了拢头发,他刚刚在停车转弯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叶神轻咳了一下,关上门朝着蓝河站着的地方走过去。

“那什么,我来晚了。”

蓝河回过头,显然还是有些惊讶,但是更多的是等不到人的焦躁和终于等到人的舒心的表情在眼睛里交替上演,如此鲜活的表情之下,全然没有之前发生事情的尴尬。

“怎么弄得,当时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你别把领结给弄丢了。”

“……可能落在酒店了。”叶修低着头,活生生地像个挨训的调皮小孩儿,脸上还带着笑容。

“哎,当时就知道会有事情,特意多买了一份。”蓝河自己说完也笑了,声音里也带上了点笑意:“你站过来点,我给你系上。”

叶修从来没有这么听话过,让站近就站近,挺直了脖子让蓝河系领结,还偷偷瞄蓝河的脸色有没有变好。蓝河自然也是感受得到头顶的两双温度稍高的眼光的,他手指尖有些微微发烫,抬手替叶修把领结带好,又将衬衣领子翻好,做好了这一切的工作,才将手依依不舍地从叶修的领口处拿下来。

没想到叶修一下子抓住了他刚要落下来的手指尖。

被熟悉的温度的手掌包裹,心尖颤动了一下,蓝河听到倾身过来的叶修在耳边以极认真的声线说了一句:“对不起。”

没头没尾,而蓝河知道所有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他鼻头一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别耽误时间了,快去吧!”

 

吵吵闹闹的现场在灯光转暗之后自动地安静了下来,婚礼现场有一条玻璃甬道,苏沐橙就站在路的另一头,言笑晏晏地挽着叶修。甬道的这一头徽草的前任队长王杰希正面带微笑的站在尽头。

司仪示意叶修能将苏沐橙送到新郎的面前了,叶修他一手挽着苏沐橙,另一手提着她稍微有些长的前摆,略有些紧张地踩着音乐往前走,这可能是叶神走过最紧张的红毯。同时王杰希也在往道路中间走,当走到玻璃搭成的亭子时停了下来,就在这个位置,叶修要将苏沐橙的手交给王杰希。

像叶修这样活得没什么烟火气的人,在这一刻也有些眼角潮湿,他交付的是一段时光的完结,亲眼见证着下一阶段幸福的来临。抓着王杰希的人正色道:“敢让我们沐沐不幸福,我直接找你真人PK。”

苏沐橙站在旁边带头噗嗤一声地笑出了声,紧接着在场的人笑得此起彼伏,在笑声之中,苏沐橙的眼角却湿润了。

“你也要幸福啊。碰到了,就赶紧抓住吧。”她低声劝叶修道。

叶修点点头,看了看坐在桌前正在拍照的蓝河,说:“会的。”

 



评论(1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