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风玫瑰03

我们黄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03

黄少天一想到的就是请吃饭。

所以在某一天提前下班之后,他给喻文州直接大众点评推送了一家餐厅,问能不能去这家?然后又巴拉巴拉打了一堆字,讲为什么要去,以及哪个最好吃,没等多久,喻文州就发来了一个同意的表情。

【几点?】

【我六点半下班,你要先下班就先去?】

【我也差不多时间,要不七点半到吧。】

【好好好!】

黄少天长舒了一口气,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种感觉来自于何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大概是终于用尽力气拉进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总算不是那种陌生的同路人的感觉了。

究其原因,黄少天认为大概是自己在学校里待惯了,总喜欢把自己看得上的人转化成朋友,无论是李轩、张佳乐还是刘小别,都是这样,拉近之后的人际关系能够让他待在一个舒适的交友圈之中,比起不咸不淡,他更喜欢畅快的喝酒吹比。

 

黄少天挑选的是一家自己看得上的茶餐厅,之前他就很愿意到这家来冲动消费一下。他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通过黄少天平时对喻文州的观察,发现他应该是一个生活得很有品质的人,因此把他约到了这。

当他急匆匆地赶到饭店,人已经在那边坐着等了。

喻文州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的T恤,一个人挺直了腰背坐在那翻看菜单,确实对得住赏心悦目四个字。喻文州不是那种长得咄咄逼人的帅气,但不可否认他长得很精神,五官的布局十分的恰当,加上不俗的谈吐和举止,黄少天知道他的这位室友应该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

可是现在他的室友是我。黄少天不禁有些沾沾自喜。

“来了?”

“看完有什么想吃的了?”

“有那么几个。”

“那你先点呗,不用管我我现在可饿,什么都能吃!”

喻文州笑了笑,抬手喊来了服务员,点了几道菜,每点一道就问一下黄少天这个可以不可以,弄得黄少天还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点就好不用每次都问我的啊。”

“毕竟你请客,怎么能让主人吃不好?”

“啊,那就再来一笼流沙包一笼红枣糕好了。”

“恩就这样,不够再加。”

 

其实黄少天最开始不适应他喻文州也是有原因的,主要问题是他的身边的朋友里面并没有像喻文州这样的,怎么说,体面的成年男性。毕竟他的朋友圈很窄,又集中在学校的电竞队里,说白了大家都是一群没长大的男孩,相处的模式简单粗暴,看得顺眼就称兄道弟,亲如一家,看不顺眼就干一架,互相问妈。所以喻文州的出现,给黄少天简单的人际关系网扣上了一层复杂的锁。

但是两个人真正坐下来吃饭聊天,黄少天那种隔阂的感觉明显地消失了,喻文州并不会真正让人觉得冷漠,反而有些冷幽默。总体来说,和他聊天十分的有趣。是个十分下饭的人。

“所以说,你也是广州的?”

“恩恩,我家在中大。”

“哇!住在大学啊,那好爽的!怎么想着要来北京啊?”

“大概就是不太想在家里吧。一回去家里就要安排工作什么,不太想。”

黄少天很心有戚戚,用力地点了点头。

喻文州问他:“你也是?”

“可不是?我爸啊,可专断了,我一回去肯定是给我安排进他们单位,过两年就想着要安排我结婚,我才二十二岁,就提这些事情,真是好烦啊!”

还是个孩子,喻文州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了,自然而然地给他夹了一块枣糕,把吃完的笼屉摞起来,腾出一些地方,这种动作他做起来自然,黄少天夹起枣糕来吃更自然。吃到一半才想起来要跟喻文州说一声谢谢。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挺会照顾人的啊?”

“也不算,大概比较在意细节吧。”

“哦哦,那个,没有人说过,你这样会让人觉得很累么?”

 

黄少天不记得怎么吃完得这顿饭,当他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总之就脱口而出了。大概有那么一瞬间的沉默,喻文州回答了什么黄少天是想不起来了,两个人一路回到家里并没有多说话,互道晚安之后便各自回了房间,躺在床上,黄少天回想一天的行程,觉得自己花了两百块钱打了水漂,一腰杆挺直起来,噼里啪啦地给张佳乐发消息。

【乐乐啊!我真的要被我室友整崩溃了~!!!!!!!!!】

【慢说,别噎着!】

【滚!你说世界上怎么有这种人,完美得跟一个假人一样?!好烦啊!】

【所以你做了什么?打了他一顿?】

【我请他吃了顿饭!】

【黄少天选手,你这个逻辑不通啊……】

【他是我室友,我想把关系弄好点而已!】

【然后呢??】

【今天我请了一顿饭,本来聊得也很好,还觉得大家是老乡,亲近了不少,结果我问他每天这样累不累,就又冷了下来,结果回来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一!句!话!都!没!说!】

【话说,你问这句话的时候,不觉得自己脑子被门夹了么?】

【??】

【这种说出来像在挑衅对方辩友的话,你在人家示好的时候问出来,不觉得有点太残忍了么?】

【我以为我们关系好了,就不用装了……】

【或许人就是这样的一个性子呢?】

【哎……】

【/鄙视 /鄙视】

【/滚】

【我的黄少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一点呢?】

 

黄少天不懂人情世故,但是黄少天不是隔壁法学系的孙翔,他并不蠢,因为很快他就找到了补偿的措施。

喻文州要在区图书馆开讲座,免费的,他打算去捧个场。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