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风玫瑰05

一个会做饭的喻老师~


05 想家了

 

如果时间倒回到十五年前,黄少天该称为聪明的小孩,如果时间倒回到十年前,黄少天是他们班主任寄于的能上清华北大的人才,哪怕时间只倒回到五年前,当时的黄少天还是他们学校的校草学霸。

他打小就聪明,在上学这件事情上没下过力气,基本上是一点就透,再加上表达能力强,老师和家长没有一个不喜欢的,纷纷对他都给予了厚望。尤其是黄少天的妈妈,在黄少天十岁之后就辞了职干脆当起了家庭主妇,带着他考各种比赛。

当黄少天到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是钢琴十级、主持五级、小提琴九级的证在手了。在当时,他是所有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尤其是在高中,他会的那些让他成为了学校最焦点的那个人,逃课睡觉不用担心成绩不好,谈恋爱家长也不会多说两句,社团活动一次不拉,黄少天的高中生活过得尤为的顺利,连高考都没有多费太多的功夫,他们首师大来自主招生了,于是他就去了,去了没想到考上了,他也没真的想过考全国一二,因此就这么进了首师大的历史系。

黄妈妈一直给身边的朋友们夸耀得最多的一点就是他们家囝仔乖,说什么就做什么,一点都不需要操心,连高考都不用花半点功夫。可是乖顺了七八年之后,他黄少天也迎来了叛逆期。

大学的时候突然间他发觉到所在的地方不再是自己家乡那个高中,而大部分首都的同学们本身的优越感又在外地的同学面前无所遁形,黄少天感受到了落差,而正在这时候黄少天妈妈还让他换系,几番拉锯之后,人是同意了,学却是不上了。

然后就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实话说,从大二开始,黄少天已经两年没有回过家了。

 

忆往昔就此打止,生活还要继续,在跌跌撞撞适应新工作生活的这些天里,他做得不差,只是有个更好的例子摆在那,让现在的他有些望尘莫及。

这天喻文州回家,顺手买了两斤排骨,就着家里面寄来的生熟地,弄了一锅生熟地煲龙骨。

香味缠缠绕绕,很快就传到了黄少天的屋里,彼时他正从一场大梦之中醒来,恍恍惚惚,以为回到了家里。

“怎么这么香?”

打开门的一瞬间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农光里,硬生生地把口里那句阿妈给吞了下去。

“我煲了生熟地煲龙骨,你要不要试试?”

喻文州身上穿着围裙从厨房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锅铲,看上去着实有些和他喻老师的身份不太相符,但是再仔细地定睛一看,又会发现好像这样的喻文州也挺——

“你这样的打扮也挺——”

“怎么?”

“挺可爱的。”

喻文州笑着不可置否地摇了摇头,他们住在一起两个多月了,从夏天到现在的初秋,身上的衣服添了两件,人和人也熟悉了不少。平心而论,黄少天这个室友确实挺好,性格又可爱,生活习惯又相似,只是有的时候在某些地方会偶尔脱线,不过这都无伤大雅,年轻的男孩子大概都这样。

“这是夸人的话么?”

“怎么不是啊?我听云秀他们说了,夸人夸可爱是最高的赞赏。”

“好好好,那我就收下了。”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进到厨房里,阳光落在白色的瓷砖上,陶瓷电砂锅里正煲着汤,水池上洗好了蔬菜,看样子喻文州是要做不止一道菜。

“给你看个好东西。”喻文州说着拉开了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瓶酱油。

黄少天惊呆了,没想到喻文州这儿还藏着他们老家的酱油。只见到喻文州露出了笑容,温和的脸上带上了一丝狡黠:“独家秘方,用这个沾龙骨吃最好吃。”

他俯身从碗橱中拿出了两只小碗,一只碗里倒入了三分之一的酱油,又拿出了圈椒切了一些,放到自己的小碗里。

“你要么?”

黄少天站在旁边半天没说话,喻文州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间厨房中没有他吵闹的声音,回过头看了一下,才发现他的表情似乎不是很好。

“怎么了?”

“没事。”

“哦,好。”喻文州并没有追问,点点头,岔开了话题:“你拿两个碗垫,和两个汤碗到客厅去,汤马上好了,我炒个小菜出来。米饭焖好在锅里,你想吃自己乘。”

黄少天依言照做,忙不迭地离开了厨房,进进出出一番,倒是把一顿两个人吃的晚饭弄得有模有样,汤上桌后,还摆了个盘,黄少天拿出手机来噼里啪啦地一顿拍,弄得喻文州都有些不好意思。

把带着滤镜的照片发了出去,配上了一番话——

 

哇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在大帝都也能吃到生熟地煲龙骨了,还是熟悉的味道~!超级美味!!XDDDDD我的室友简直是田螺先生!!!!

 

喻文州自然也看见了,在底下点了个赞,并且简单粗暴地盗了他的图,言简意赅地发在了自己的朋友圈里。

黄少天顺手刷刷,没想到被人秒赞,他点开收到的消息,除了喻文州的,第二条竟然是黄少天妈妈的。

妈妈还回复了一条:在外面,多吃点。

黄少天鼻头有些酸,放下了手机,难得一次专心吃饭。

煲了四个小时的汤实在是美妙,这种外人吃不惯的味道在他们广州人吃来是一种特别的家乡的味道,黄少天埋着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喻文州看着他蓬松地头发软塌塌地埋在额前,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软。

这么偌大的一个城市,有人一起分享家乡的味道,实在是一场幸运的事情。

正当喻文州正感慨,黄少天突然间抬起了头,喻文州问:“怎么,不好吃么?”

黄少天摇了摇头,可也并不说话,他脸上没流露出过多的表情,鼻尖却是红红的,大概有怎样的感情不愿宣之于口,喻文州夹了两口小菜吃,慢慢说道:“既然想家了,就给家里面打个电话吧。”

黄少天有些震惊,他想喻文州是肚子里的蛔虫么?他什么都没有说,却戳中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我刚刚来北京也是这样。”喻文州的体贴来自于许多不见山不见水之处,他站起身来,说:“我去添碗饭。”

黄少天等喻文州进了厨房,才跑回房间去,拨起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

“妈——”

喻文州在客厅听不太清,对面的人一直没有出来,想必离家够久,有很多的话想说吧,喻文州这样想着也给自己家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得到父母的答复之后,他安心地替黄少天将剩下的汤留进了保温盒。

“记得出来吃。”喻文州走到黄少天的房间外面敲了敲他的门。

人离得再远,胃也仍然是留在原地的。

这个道理,每个远离家乡的人都深以为然。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