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叶蓝】青鸟06

叶修 搞事!搞事!搞事!

民国文啊


06

 

刘小别也从来没想过,他苏州有名的锦泰刘的少公子,竟然会有一天来翻垃圾桶。叶修吩咐他一直在陈宅旁的垃圾站等着,等到有人来倒垃圾,就翻一遍,就这么苦苦等了将近三个小时——翻了多少的垃圾,他已经不想知道了——终于等到了他们想要的内容,这袋垃圾里的油布上写着一个九一个七,还画着一个箭头,很明显的看,这就是叶修下了死命令让他一定要在这里等到的讯息。

他急忙跑着往叶修那边去,叶修此时在离陈家不远的杏花楼,经过前期的侦查,他们掌握了陈家人的饮食起居习惯,就比如说陈家的二女儿骄纵非常,吃穿用度皆有高标准和严要求,像她如果要吃酥糖,一定只吃杏花楼的,上午闹了一上午想吃,好不容易等她练完了钢琴,被磨了半天的余妈妈便答应帮她去杏花楼买。她让司机开车开到杏花楼的门口,她扭着腰进了门厅,像主子一样跟这里的小厮攀谈了起来。她关心的是菜价、报账、清汤,谁还能来管一个司机在干什么?

司机走进了大堂里,找到掌柜,简短地用切口自报身份,掌柜正色,听完他传达的消息连忙走进了柜台里,柜台的后面一般都有一个小隔间,这是作坊师傅们换衣服的地方,而叶修就在这里等着,掌柜将司机传来的消息汇报给了叶修,而此时叶修的手上正也拿着刘小别从垃圾箱里翻出来的油布。

两条信息清晰的告诉他蓝河的意思,他建议他们提前改换时间,但是良久叶修都没有说话,他皱着眉头思忖着。

一次行动的开展可不止行动组一件事情,蓝河这个情况传出将会牵扯到一组行动组成员,两组接应成员以及电台等笼统小二十人的身家性命。慎重,还需慎重。

但是叶修了解蓝河,他是一个优秀的谍报人员,他用两条线传出的消息肯定是有理由的。信任,完全信任。

“赵禹哲,去,通知你线下的所有组员,今天活动时间提前。所有人分批次到戈登面包房附近集合。找面包房的厨师梁安云,六点半是他们的换岗时间,趁着他们这一次的换岗时间,提前进行爆破行动。”

“好的长官。”

“刘小别,将你们组的成员笼好,分批次到杏花楼集合,时间提前,最迟一批六点到杏花楼,准备行动。”

“好的长官。”

提前时间,叶修原本设定好的声东击西的行动,现在变成了孤勇的丢车保帅,五点的这一次行动最早只是第二计划,在他们撤退不顺利的过程之中,用来干扰敌人的行动。可这一次行动提前,没有了夜色的遮挡,六个人要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入到陈宅?只能是人为制造一场骚动将那些警卫引开,从后门进入到陈宅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能否认,梁安云那一组的人,几乎上顺利逃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叶修嘴巴发苦,他真的很抽一口烟,由着焦油的味道将心口的浊气闷烧带走,可是他不能。只能站起身,拍拍凳子,发出一声嗤笑,笑这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三点钟,第二行动组第二分队第一名成员到位。

四点钟,第二名和第三名成员到位,他们带来了两把毛瑟和一把左轮。

五点钟,刘小别到位,他拿行李箱装来了两百发子弹和六把匕首及三把毛瑟。

六点钟,最后两名成员到位。几人鱼贯而出,离开杏花楼,陆续进入到陈宅后门的里弄,离他家的后门只有一道铁门之隔。

六点半,杏花楼外面的爆破声响起,紧接着警哨声响起,人群骚动的声音和穿插其中高喊力斥的声音交错着,紧接着枪声响起,杏花楼里的众人都懂外面是什么情况。

“行动!”

第二分队的七人如鹞鹰一般的扑向铁门,翻过铁门,飞身而下扑向后厨,叶修身先士卒地踢开了门,两枪利落地打在灯源处,随着玻璃的炸裂视线的黑暗和众人的惊呼,他们迅速地控制住了局面。

蓝河在叶修进来的一瞬间就已经看到了他,他趁着混乱一滚,滚到了房间里叶修必经的一个路口旁边,伸出手——

叶修伸出手,他们的默契无需用语言描述,蓝河扣住他的无名指第一关节使劲一捏,叶修心下了然。 这是蓝河和叶修自己为了这次的行动自创的暗号,指头代表一种房间,关节代表楼层,无名指第一关节所指代的即是第一层的餐厅!

留下两人控场,叶修带着剩下的五人并不在厨房多做停留,争分夺秒地扑往餐厅。很明显,厨房里情况对房间里的人造成了一定的恐慌,一大批的警卫分批正往餐厅赶,但是这个时候就是看谁的手速更快,谁的反应更快的时间段。警卫们大约都布置在制高点上,看上去十分科学合理,但是住宅内和建筑外终究不同,陈宅内的法式雕花柱高大华丽,将制高点上的视线遮得严严实实,尤其是陈箓这一次托大,同侪饭局存着显摆自己铁桶防卫的意思,竟然将餐厅的警卫撤得干干净净。这下实在是太方便叶修他们行动了。

几人贴着立柱躬身疾跑向前,五秒后——当陈箓进入到射程之后——叶修、六小别及另一名组员同时开枪,剩下三人分制三点用猛烈火力对警卫的火力压力进行集中反击,叶修抢先的两枪打中了陈箓的头部和颈部,刘小别打中了肩膀右侧。

“砰!砰!”

陈箓的身体撞到椅子上,又跌到地上,溅出一蓬鲜艳的血,所有的交火他倒下的瞬间停止,刚刚还响彻耳边的妇人的尖叫在这一刻也戛然而止,整个世界静止了,只剩下刘小别微微颤抖的手和叶修起伏的胸口尚还动着。

“壮士、壮士……我、我们不是……”衣着光鲜的中年男子急切的想要撇清关系,结果因为急切而仓皇,平时舌灿莲花的外交官此时已是语无伦次。

叶修咳了一声,他的声音已经稳了下来,开口道:“我们只诛杀汉奸,不动无关的人。”

刘小别趁此时从胸口掏出一面旗帜,他低垂着眼睛丢到陈箓的身上,这面用白色棉布制成的“旗帜”上写着几个大字——“铁血救国青年会”。

“我们无关,真的无关,就是过来吃个便饭的……”

“你这里说了算么?”

“诶,算、算!”

“放我们出去。”叶修略扭了扭头,手指扣动,“否则——”

“所有警卫都撤走撤走……放人出去!”

“不准撤!给我把这几个……”一个中年女性跳起来,歇斯底里地喊道。

“啪!”另一个颇有富态的女人也站了起来,一巴掌把余妈妈打翻在地,“傻女人!你想把我们都害死么?!”

“有自知之明便好,所有人转过身去,放枪。”

叶修此时犹如白面修罗,用血浸出来的眼神,如寒芒淬雪,在场的一群散兵游勇被他的气势震慑,转过身去,一阵稀稀拉拉的声音,枪械丢了一地。

遇此杀神,无人敢拦。

他们从餐厅全身而退,用三分钟的时间,退出了陈宅。

而此时华灯初上,鞭炮连连,到处都是人间烟火,到处,都是团圆。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