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喻黄】风玫瑰07

一个突然正视自己的黄少


07  没情况


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今天就不太适合出门。

跑到三里屯特意来吃甜品,结果甜品店的服务差到爆,而且点单还没有点上,他愤愤不平地在网络上留下自己的愤慨之言,打算换一家拉面吃,结果第二家店又是二十几分钟之后才告诉他没有点上单,简简单单的一顿晚饭吃了两个小时。

当他丧丧地回到家时,那双鞋已经不见了。

他推开门,被站在玄关处的喻文州吓了一大跳。

“出去吃了?”还是喻文州先开的口。

“嗯,你不知道我今天超级惨,想去的甜品店结果让我超失望巨难吃,还点不上单,早知道去吃另一家,结果换了一家日料没想到也没好吃到哪里去,总之就是超...

【喻黄】风玫瑰06

一个突如其来的暴击


06 小误会


到了秋天就是这个城市里最美的季节了,各种树种渐次着变色,风里带着凉意一层一层地刮过来,染得叶子从黄到红渐次变化。每到这个时候身为南方人的黄少天就会很激动,这意味着银杏叶马上就要黄了,而不远的十一月的初雪也就要来了。

所以他心情很好,每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去到什刹海一代,晃晃悠悠,悠悠荡荡就是一天。

这或许是他来北京之后,养成的一个新习惯。

一个人有一个人逛的乐趣,不过如果有一个人一起陪着的话似乎会更加有意思,最近他看喻文州很顺眼,就有计划着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但是怎么才能让这件事情显得自然而然,邀请得理所应当,黄少天心里并没有多少谱。...

【喻黄】风玫瑰05

一个会做饭的喻老师~


05 想家了


如果时间倒回到十五年前,黄少天该称为聪明的小孩,如果时间倒回到十年前,黄少天是他们班主任寄于的能上清华北大的人才,哪怕时间只倒回到五年前,当时的黄少天还是他们学校的校草学霸。

他打小就聪明,在上学这件事情上没下过力气,基本上是一点就透,再加上表达能力强,老师和家长没有一个不喜欢的,纷纷对他都给予了厚望。尤其是黄少天的妈妈,在黄少天十岁之后就辞了职干脆当起了家庭主妇,带着他考各种比赛。

当黄少天到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是钢琴十级、主持五级、小提琴九级的证在手了。在当时,他是所有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尤其是在高中,他会的那些让他成为了...

【喻黄】风玫瑰04

一个称职的喻老师


04 喻老师


喻文州工作的单位和朝阳区图书馆有合作,定期要去他们那边讲座,讲座的内容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但是还是以历史文学类的为主。喻文州大学文学系毕业,研究生历史系毕业,所以两边他都讲。

黄少天在小区的宣传栏上看到了介绍,海报上喻文州那一栏的题目是从《陶庵梦忆》讲明末江南士大夫的生活, 黄少天挠挠头,这个题目里《陶庵梦忆》没读过,士大夫也不太了解,唯一看懂的就是明末江南生活六个字,实话说,他对讲座内容并不感兴趣,只是觉得这是一个拉近和喻文州关系的好方法,所以还是抽出了周日下午宝贵的补觉时间去了一趟区图书馆。

到地才发现,到场的竟然都是一群...

【喻黄】风玫瑰01

为了赞美黄少,怒开一篇。

先同居的故事~

评论是更文最好的动力啊~朋友们~


1


七月的帝都,长夏酷暑。

从大海淀搬到朝阳区,黄少天觉得自己这二十天里不仅是苍老了一点点。

从豆瓣看到我爱我家,又看到自如,最终选择在农光东里找了一户不是那么老的房子,粉刷之后的小次卧竟然是东南朝向,飘窗偶尔还能透出来一点阳光,而且价格看上去也很美好,2200能拿下,这让黄少天十分满意,立马就赶着押一付三的签了。

听自如的小哥说这套房子还住着一个男生,比他早搬过来两个月,是个很客气的人。黄少天左右看了一圈,客厅被他收拾得紧紧有条的,他又推门看了看厨房厕所,都没什么问题,心

【喻黄】景龙暗行录01

开一个新坑

尽量靠着历史来

景龙是中宗李显的年号

没想到他俩还挺适合这个世家公子的设定的0 0


第一章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长安的春天终于在三月初的时候姗姗来迟。这是景龙四年的初春,圣人在位又四年,万象更新,武后的身影似乎已经慢慢变淡,这对于整个李唐王朝来说,虽然算不上好事,但起码让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因而这迟来的春天在长安城中便显得十分之惬意。无数的贵族家庭趁着春光正好,便走出了一百零八坊,带着毡毯、帷幕,来到曲江、杏园边,欣赏这无边春色。

当然,这也是个不可多得的活动时期,借着赏春时分谒见的士人,联姻的世家,牵线的同僚,都能找到机会,上下运作。就譬如说...

《苏黎世的daily life 》卡贴套装场贩随机签绘彩蛋!买了套装的小伙伴都有概率抽中哦!!(老韩是画手真爱,写实风!)请到三楼D35到37怜爱我们哦!

【喻黄喻】我有个直男同学08 完结

铁马冰河入梦来:

照例放微盘下载地址~

TXT戳我

就又感觉搞完了一件事情!

主催说这个简直黄喻,看了一遍发现也是那么回事,攻受并不明显,确实有部分挺黄喻的,那我就默默的加个tag吧。。

希望不要掐我T T



  1. 第一次把自己的性向告诉直男同学

“所以说,文州你是,同性恋?”说这句话的黄少天的声音都有些颤,这不是他的风格。

喻文州点点头,没有否认,他低头望着自己的运动鞋,嘴巴在昏黄的楼道灯光里显得有些没血色。黄少天带着校服的兜帽回身看他,他直视着他的眼睛,没有避让开。

喻文州很想从黄少天的眼睛里看到些什么。

少年正在发育的身子挡掉了大部分的光线...

【喻黄】我有个直男同学08 完结

  1. 第一次把自己的性向告诉直男同学

“所以说,文州你是,同性恋?”说这句话的黄少天的声音都有些颤,这不是他的风格。

喻文州点点头,没有否认,他低头望着自己的运动鞋,嘴巴在昏黄的楼道灯光里显得有些没血色。黄少天带着校服的兜帽回身看他,他直视着他的眼睛,没有避让开。

喻文州很想从黄少天的眼睛里看到些什么。

少年正在发育的身子挡掉了大部分的光线,黄少天佯装镇定地从口袋里掏出一瓶口香糖来,打开盖子,把眼睛撇到一边,顾左右而言他:“你要不要?”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把手伸了出来,黄少天把口香糖倒到了他的手上,倒多了自己抓了两颗放到嘴巴里,用后槽牙咬得腮帮子都能见到上下的运动。他们在僵硬的对...

【喻黄】我的直男同学07

7 你最好别回来


青春的时候我们总会拖延,总会觉得有时间去把这些事情解决,这些和等待无关的时间被抛弃于路后方,变成路上余坠的风景,只有在说起来的时候,还有一丝怀念的心境。我们用这样的日子来减淡一件事的造成的影响,似乎经过了时间的冲洗,这些事情便都可以变得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都是扯淡。


他们恢复了正常的朋友交往,或者说比之前还要更加礼貌一点点,很少提及感情事,话语间维持着刻意的生疏。时间如他们所想的过得特别快,T恤不脱下身加了件罩衣就从暑假过到了深秋,广州没有所谓漫漫长冬,人们对于秋季和冬季的模糊让这个城市不会为突如其来的冷风做准备,冬天留不住它的痕迹,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