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家装日记11

家装日记应该会出成本子啦~~

我现在放印调地址好不好?

赶场子的话应该是厦门ONLY? 

我是印量调查  ←戳戳戳戳戳!!!!!!!!!!!!

番外敲定一篇叶蓝游记3W字左右,一篇魏果一篇王柔

又是死线来临的日子了!爱你们哟么么哒!

 

鲜贝PARO

傻!白!甜!

前情提要:他们过了很快乐的一天!收了很多礼物!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叶修觉得蓝河这几天有些怪怪的,那天他回来之后没多大反应,就是话少了些,第二天去检查贴砖却直接跟贴砖的师傅们吵了起来。

事情是源于贴错层的瓷砖的时候,方格排列顺序出现了偏差,原本应该是一块白色一块浅咖啡色交错排列,但是不知道因为师傅出了什么差错,在靠近第二个门的门口的时候,将原本间隔的顺序弄错了一块砖,之后的间隔就出现了比较大的错误。

“林师傅,你能跟我说下这到底怎么回事么?!”蓝河叉着腰,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望着拿着工具的师傅。

“贴错了嘛,等你们来了看看是要怎么改嘛。”

“就一句贴错了就结账了啊!连句道歉都没有,还改什么改?!改什么改!”

“一句话的事情!你们城里人就是事多,我说了不道歉了么!”

在下面检查厕所贴缝的叶修听到了吵起来的声音,赶紧跑出来找蓝河,小事上由着蓝河做主,真碰到了这种事情,还是叶修挑大梁。他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人,一瞧着地上的情况和蓝河的脸色就知道是他家小蓝生什么气了,但是在这里跟做工的吵起来,吃亏的还总是他们这群业主。

叶修连忙从口袋里递了一根烟过去,陪着笑脸说道:“师傅别介意啊,小蓝就是这种较真的性子,有时候他生气起来了,连我都骂呢,您看要怎么改,跟我说说,我来做主?”

师傅勉勉强强的收了,叶修又忙不迭得给师傅点火,抽了一口,师傅才说:“也不是我想吵架,年轻人脾气太冲了,有两个方子,一个是从错处全掀了,还有一个是把之前贴的掀掉,重新按照下面的顺序贴,叶老板你看用哪个法子好?”

“前面贴的不多哦,那掀了前面的保留后面的吧。”

“叶老板一句话,我们就照做的事情。”师傅看看叶修,又看看蓝河,低声问道:“你这是招的什么秘书啊,怎么脾气比你还大啊?”

“哎——”叶修也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回去教训他啊!小蓝你看刚刚说的法子怎么样?”
“叶老板,这是你的房子,当然是你做主的说。”

蓝河阴阳怪气的顶了一句回去,憋了憋嘴角,一个人走到窗户边,开窗又关窗,来回折腾那落地窗,得了,跟自己生闷气呢。

叶修走过去。

“生啥气呢!”

“没生气,就是心情不太好,师傅撞枪口上了,我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

“没事,就没见过小蓝生气,觉得挺好玩的,才知道你生气原来这样子啊?!”

“我说了我没生气!”蓝河深深地深呼吸了几下,突然觉得跟叶修交流有障碍。

“下次别这样了,我那烟可不多了,今天只带了半包来,可不能随便发了。”

“我说叶神你好歹也是一方大神,你那样子,真是……”蓝河真是了半天,就是真是不出什么东西,烦躁得只能用力的揉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皱着眉头说:“失身份。”

叶修呵了一声,声音冷冷的,没什么起伏的声音说道:“有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你之前就在乎这些东西,身份这种东西有那么好在乎的么?我都敢丢了叶秋的身份从头再来,你干嘛把身份看的那么重?!我跟你有多大的不同,我跟这些师傅们又有什么不同?”

这话说得蓝河都愣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叶修,平着目光望向远方,脸上挂着笑容,却怎么都让他觉得冷。他这是在给他翻旧账呢。

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

蓝河沮丧的发现,他们没吵起来,但是他用狼狈的沉默来结束。连手机上那条大春催他回去的短信都震得他心脏一阵一阵的难受。

 

回了上林苑就把蓝河自己关在房间里面,陈果和苏沐橙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叶修一个人在那边抽烟,抽得整个屋子都乌烟瘴气的,陈果呛得咳嗽了两声冲过去打开了窗户,一边回头问他:“我说你怎么了啊!”

“没事。”

“肯定有事,到底出什么事了?”苏沐橙问道。

叶修把烟头往茶水里一插,咂摸咂摸了嘴又拿起了一根,苏沐橙直接把放在茶几上的火机抢了,叶修见状也不抢,就把手搭在沙发上把今儿发生的事情给他们两个女生说了。说完摊手说:“我和小许吵架了。”

这话倒是惊到了陈果和苏沐橙。这两个人在一起啊,小打小闹有,打情骂俏有,叶修开嘲讽开到蓝河不说一句话有,但真吵架什么的还真没有过。

“怎么回事嘛?”

叶修又点了一根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两个姑娘说了。

陈果削了苹果一边吃一边数落叶修:“吵架最讨厌翻旧账,尤其是情侣间,你这样好,到让他觉得你是特意来说他太在意身份这事情了。”

“我也不想啊,当时虽然只是顺口,但是所有事情串起来还真是有些生气,他在意这些我不在意的事情,然后耽误了那么久的事情,其实我很早就……,哎这事不能多说,说多了真还说不清……”

“你不是他,你也不在他的位置上面,换个位置想想看,你能做到像许博远这么坦然?”

“——而且,夏休期要结束了吧?”苏沐橙接了一片苹果,咬得咔嚓咔嚓的响,苏沐橙剩下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陈果和叶修都懂,夏休期结束,整个战队就要进入到日常备战状态,常规赛,季后赛又是一个赛季的轮回,所有的工作都回归到日常状态,网游工作室也是,而蓝河来的时候就说明了,并未有来兴欣的计划,所以说,接下来就是,异地恋?

 

“你问问小蓝啊,说不定他不走呢?”虽然陈果是这么说,但是蓝河之前可是从来都是坚定的蓝溪阁任劳任怨的好会长啊,早在认识之初,陈果就有想法把人给挖过来,她虽然这么跟叶修建议,但是蓝河留不留得下来,她还真是心虚。

“哎,当时真还不该嘴欠说了那么句……”

“你在这自责有什么用啊?先哄好人才是正确的步骤把?”

“哎呀,不是啊,哥把荣耀当了这么多年女朋友,上荣耀,哥行,搞定许博远,哥,我还要再想想啊。”

“我觉得不管怎么样你现在先进去,把你坚实的臂膀给人家垫垫啊,干坐着干嘛?叶修你的男友力呢?!”

“哎……”叶修叹了口气,站起来,整个身子骨都咯吱咯吱作响,陈果都惊讶到底这样坐着不动多久了啊,不过看他那个小心翼翼的背影,也是知道真是很喜欢所以才会近情情怯吧?因此才会乱了手脚,失了方寸。

敲门,低声问里面我可以进来么,听到里面闷闷的回应,回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弓着身子进了房间,关门前一句甜腻腻的蓝啊飘了出来,陈果决定把刚刚对他的同情收回去,这世上或许真是一物降一物把,反正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叶修大神是不值得同情的!!

 

蓝河闷在被子里,电脑上放着多年前的动画,橙色头发的少女和高个子男生每天过着青春的生活,碰到好多很好玩的人,一本正经的搞笑,满屏幕都是哈哈哈但是他却怎么都笑不出来。见着叶修进来了,憋着嘴把视线从电脑上移开,还是那个表情看着叶修,

“对不起啊,许博远。”

“你又没做错,又不需要道歉什么的。”

“蓝啊,不是啊,咱们先合计合计呗。”叶修爬上床,坐在他身边,一靠近蓝河人身边二话不说就把人给揽到了怀里,亲了亲顶心,低声反反复复的说对不起啊。

有时候蓝河真的承认人在恋爱的时候是会变傻的,例如他这样,就没别的,在空调冷气开得特别足的情况下特别想要叶修的怀抱,可是那个搭不上线的死活不进来,他关着门都能闻得到外面烟火熏天的味道了,好容易等到逛街去的陈果和苏沐橙回来,叶修被赶进来前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等待了许久的敲门声终于是响起了,蓝河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渴望过叶修的怀抱,真真正正的肢体相缠,骨头压着骨头,整个呼吸满满都是他那浓得散不掉的烟味的时候,蓝河才莫名觉得鼻头一酸,皱皱眉头死死抱住了叶修。

大概是一种受了委屈的心境吧,正如陈果所说,站在叶修那个位置有时候是可以不介意一些东西,身份或者是距离,但是许博远只是坐在台下看着他的一个人,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中的一个,众多对他咬牙切齿的会长中的一个,在他这儿买过材料交换过攻略的好友中的一个。不是说自怜自艾,只是换做是谁,都会不敢肖想不是?

从来未顺利遇上好景降临,如何能重拾信心?

“叶修,你有想过没有,这个世界上确实只有一个你,但是有很多很多个蓝河啊。”

“可在我心中只有一个小剑客,他的名字叫许博远啊。”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吻的,总是等两个人倒在床上的时候,叶修舌子都伸进去了,这是他们第二次接吻,也不知道是谁带着谁总之就感觉这次两个人的功力都有上升了那么一些,蓝河在叶修的手上抖着,穿着的单薄T恤被推到乳首以上,顺利往上摸能摸到蓝河特别深的锁骨,蓝河无意识发出的呻吟刺激着叶修的费洛蒙,刚刚还凉气逼人的空调房里此刻却无时无刻不让人觉得热,蓝河曲起手肘伸长了脖子向叶修索吻,亲完了嘴唇不算,还要亲鼻尖、山根、额头一直亲上去。

叶修抱着他的手在蓝河的背后游走着,触碰着他的脊椎和肩胛,皮肤反复摩挲产生的热度让叶修不禁觉得口渴,抓着蓝河先吻了解渴再说其他。

正在两人情难自禁立马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发出了震天的响声(叶修他们床头柜是玻璃板的),原本兴致挺高的两个人还打算不接,结果那电话像是打了鸡血怎么都不见停,蓝河翻了个身,叶修顺势压在他身上让他去接电话。艰难的拿到了电话,蓝河看到打电话的人,吓得一激灵,整个人都弹了起来。

“喂,经理,什么事情啊?”

“啊,啊,这是出什么事情了?”

“好,好我知道了,我定今天的票马上回来!”

“但是,经理有个事——”

“好、好,回来说,回来说。那我挂了啊,等会见。”

蓝河挂了电话,叶修问他怎么了,慢吞吞的把衣服放下来,蓝河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叹口气:“刚刚经理来电话了。”

“催你回去?”

“恩,也不止是这样,网游部这边下午进了贼,把我们的保安和大春还有小笔打伤了,小笔伤得还挺重,老板让我立马回去处理下事情。”

“嗯,应该,什么时候走?”

“买最快飞广州的机票,我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那,还回来么?”

“能别现在问我这个问题么?”

“不问不问,小蓝什么时候想通了,就给我个电话吧。”

 

蓝河什么行李都没带的就上了去机场的出租车,简便得像是出个门买夜宵一样,陈果还问叶修要不要留门,叶修摆摆手,没回答她。

一路上蓝河都是紧紧地抓着叶修的手的,定好了机票,也不是没想过别离是什么样子,总觉得会做好万全的心里准备,留或者是去,异地恋还是放弃事业,这些事业无数次的盘桓在蓝河的脑海中,搅得他难受,但是真正的别离来到,对于他来说,这次确实措手不及得让人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那就什么都别说吧,两个人一言不发,窗外风景好不到哪去,暴雨压得整个天空都是黄恹恹的,豆大的雨滴打在车窗上,发出砰砰砰的响声,叶修又紧了紧蓝河的手。

 

他陪着他办手续,拿登机牌,送到过安检就不能再过去了,蓝河顺着人潮往安检口流动,他全价买了今天飞广州的票,并且在最近这一班截止检票之后获得了一个改签的机会,改签机票拿到手后,蓝河便风风火火的往安检口冲过去,并没有多余的话,叶修站在安检口前插着裤子口袋看他,蓝河回头看了他一眼,在人多的地方带上了墨镜,因此并看不清表情,但是挂在嘴角的笑和招手离别的样子,让他觉得,真是,真是太逊了啊!

似乎只要花一秒钟的时间来思考。

蓝河以上体育课跑八百米的速度火速的奔向叶修,扑上去,自带的重力加速度扑得叶修往后退了老大一步,才勉强接住这个人,他都能感受到他上下起伏的胸膛和心脏的高速跳动导致的胸腔的震动了。

蓝河大口的呼吸,死死的抱住叶修。

在他耳边说:“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

“还有我这样是不是很帅?!”

“帅,帅死了!”


评论(14)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