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家装日记13


今次内有喻黄酱油出没~

所以喻黄番外是写出柜还是写15岁青春恋爱呢?选一个吧~

我是印量调查  ←戳戳戳戳戳!!!!!!!!!!!!

我是天窗地址 ← 可以了戳戳戳戳戳戳!!!!!!!! 

印量调查很重要请大家如果想要的话认真地帮我填填好么?!铁马哥跪你们了!

还有继续求画手小伙伴~~


鲜贝PARO

傻!白!甜!

前情提要:甜腻的二人!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蓝河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去开门,只觉得自己的耳朵耳鸣还没有好,昨晚讲电话太久,今天早上起来耳朵整个就是嗡嗡的在响着,听到电铃的时候都觉得像是隔了一层门以为是别人家的,直到电铃持之不懈的响了半天,蓝河才肿着双眼爬起来套上条裤子去开门,门打开了以为自己眼花,又关上了,再打开来,那人还站在外面,带着微笑。

哦,不是叶修。

是喻文州。

 

“喻队你怎么来了啊?”

“网游部这边出这么大的事情,连联盟都惊动了,经理要忙那些外面的事情,网游部这边交给我来负责,我的意思是你先回来了,就先搬回战队那边,等这边重新装修一次弄好了再回来。”

“可是我——”

“今天来特意就是把蓝河你给带过去的,大春在忙着跟媒体打交道,曙光陪完人也要过去,但是这几天我们让他专门照顾下笔言飞家里那边,游戏里面还有蛮多事情,需要你来处理一下。”

“知道了喻队,我先去收拾些东西。”

“诶等等,其实,其实我大概听到了一些传闻,恩是沐沐跟我说的,你在他们兴欣那儿住了一整个暑假,我知道你想考虑什么事情,等这次风波的影响过去了,咱们再从长计议你看成么?”

“那当然是这样的,蓝溪阁就算没有这些事情发生我也不可能就真的一走了之。”蓝河朝着喻文州笑了笑,开口说:“我好歹也是一会之长嘛,总是要和蓝溪阁在一起的不是么?”

 

喻文州看着蓝河忙忙碌碌的背影,放心的点了点头,若说在整个蓝溪阁里最放心的人是谁,那他一定提名蓝河,这个男生有着自己的原则,永远都在遵守着自己的道德标准,兢兢业业。听苏沐橙说,叶修和他在一起了,喻文州心中第一反应是,那么正直善良的小孩,怎么就和叶不修那个老人家搞到一起去了,再想想,其实两个人都是特别的相似,同样坚持着某一样东西,并且有着自己的原则,执着于自己的所想,就像叶修执着于冠军,而蓝河则是执着于他的蓝溪阁,就算外表再差得天差地远,还是会想尽办法的在一起。

喻文州想起苏沐橙在QQ上的拜托,一定要照顾好蓝河,叹了口气,他记得他回给苏妹子的是放心啊,蓝河好歹也是我们大蓝雨的人,很快那边就来了消息,说那他还是我们兴欣的媳妇呢。

果然联盟里的妹子都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啊。

 

蓝河匆忙的收拾完,就跟着喻文州回了战队,战队在天河区这边,靠近体育馆的写字楼,蓝雨战队买下了顶楼的两层,网游部最开始是和战队在一起的,但是由于网游部的发展,因而在五年前搬了出去,这一次回战队,喻文州就是把蓝河安排在了原来网游部所在的办公室里,蓝河有些旧日相识的感觉,看着墙上第六赛季的冠军海报还在,只是有地方卷了角,对比看一下画报上的喻队和黄少还真是年轻啊,嘴角边还有被柔光灯打得有些反光的茸须,喻文州也无不感慨的站在海报前,抱着手,看着当时的自己。

“喻队当时真的好年轻啊。”

“是啊,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一晃六年。”

“是啊,以前怎么就没觉得时间过得那么快过呢?”

“是因为跟黄少一起幸福的生活了所以时间过得特别快了吧?”

蓝河看着那海报上,还有痘痘印子的黄少天,含着笑问他。喻文州的眼光也放到了黄少天身上,那个孩子骄傲得像是全世界都知道他是最厉害的剑客一样,仰着下巴,目光灼灼,是有着年轻人特有的光亮。

“他啊——”

喻文州并未把这句喟叹给说完,两人之间反而陷入一种沉默,说不出的话带着余韵,蓝河偏着头想喻文州到底想要说什么呢?是关于他和黄少的?还是关于他和叶修的呢?

“诶,说起来黄少呢?”

“他在家呢,扁桃体炎了。”

“那个,喻队,我有个不情之请——”蓝河顿了顿,才开口道:“我能去你家做个客么?”

喻文州先是一惊,然后笑了,说道:“当然好啊。”

喻文州带着蓝河回了家,打开门就听到客厅里面啊呀呀呀喊打喊杀的声音,路上喻文州说他们这套房子是去年买的,也是一起装修的,蓝河便来了兴趣,进门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顿,整体风格还是美国漫画式的黑白撞色,这不用说肯定是黄少天的手笔,客厅和餐厅是并排的,餐厅接着开放式的厨房,通体黑色的橱柜干干净净,看上去像是不太开火的样子,他们这套房子在顶层因此房子的顶高特别高,还带了一个阁楼,因此喻文州大手笔的做了个下沉式的客厅,一边铺满了沙发垫子,另一边则是对着整个大屏幕,黄少天刚刚就躺在那一大堆垫子里面打实时对战呢。

“诶,队长你回来啦!饭我煮了,菜也切好了!快快快弄中饭,我肚子要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诶!小蓝河你怎么来了!快快快快进来,哎呀我裤子还没穿你还是先别进来啊啊,队长你先别让小蓝进来啊。”

“知道啦,知道啦!”喻文州笑着接他的话,弯腰从鞋柜里面拿出一双鞋子,放在地摊上,蓝河拖了鞋子放在鞋柜里,黄少天上半身穿了件球衣背心下半身穿了一条休闲裤蹦了出来,脸上挂着他标志性的大大的笑容,露着虎牙,给了蓝河一个大大的拥抱。

“蓝河你回来了啊!”声音还是有些哑哑的,喻文州看来是没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蓝河也不好开口去扫兴,结果还是黄少天收了笑容偏着脑袋问了起来:“蓝河啊,我今天刷微博看到说蓝溪阁这边出事了啊,严不严重啊?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上面讲的是什么啊?”蓝河这几天连轴转,还真是没时间上微博去看。

“说蓝溪阁网游部遭到抢劫了,据说大春和小笔还都伤了啊,严不严重啊?警察叔叔来了查了有什么问题么?到底是怎么一个回事啊?蓝河你昨天在哪睡的啊?难道还在老的地方,我早就跟队长说了让你们把那儿退回来比较,发生了这种事情,哎!”

要不是早在蓝雨呆久了,蓝河觉得确实没几个人抵抗得了黄少天,黄少的思绪啊,太泛滥啦。

“诶,确实是入室抢劫,大春受了点皮外伤还好,小笔被抢匪捅了两刀,已经立案了,今天我跟着喻队回了战队这边,主要是网游部之前曙光和小笔都不是本地人,网游部负责的事情又不是朝九晚五的,战队就找了一套小区的房子给我们住,不过现在暂时不会住到那边去了,黄少倒是可以放心。”

“小蓝辛苦了,战队的寝室说起来我还很怀念呢!那时候我和队长两个都住在寝室,晚上玩PSV队长从来不收我的游戏机的,不像张新杰,天天去查房,乐乐当时收了PAD收了MP3最后连CD机都收了。”

“你说了这么多,快让蓝河先进来吧。”喻文州及时的打断了黄少天,蓝河对着喻文州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喻文州把手搭在黄少天身上,转了个身,让他去了厨房。自己带着蓝河参观。

这里是客房,干干净净的蓝白风格,房间简洁,一排大壁柜,里面可以藏不少好东西,这里是书房,两台电脑,缠绕的电线找了个盒子放着,油汀和电扇放在一块,柜子里放了不少正版游戏包装盒,还有各色的手办,最顶上一层摆放着各色的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还有他们最佳搭档的奖牌。接着竟然有一个娱乐房,除了桌球和桌上足球机,竟然还有一台麻将机,喻文州笑笑说,老人家来了有时候会想打打麻将,后来就直接买了一台自动洗麻将机,还不错,黄爸爸可喜欢了。

卧室在最里面,深蓝配着浅蓝,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照片,蓝河和喻文州站在照片墙前,喻文州有些感慨,并未出声,反倒是咬着块排骨的黄少天穿着拖鞋嗒嗒嗒的走过来,循着声音而来,顺着两人的视线看向照片墙,露出一脸骄傲的笑容。抬起头说:“小蓝你看这是我们一起的十年呢!”

墙上的照片最早能看到十五岁的黄少天和十五岁的喻文州穿着校服的合照,上天给他们的偏爱实在太多,早早的在彼此的人生里占据了特别重要的位置,然后顺利的进入了战队,成为一个战队的核心,蓝雨的基石和利刃,十八岁时的初露光芒,换上战队的队服,在训练室里肆无忌惮的笑闹。二十岁的时候拿到冠军,金色的纸片在头顶飞舞,两个人笑在一团,头顶上反射着光,二十五岁的时候有了成熟男人的魅力,在发布会的上西装革履,带着相同的戒指,在那之前所有人都觉得黄少天还是个孩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和喻文州一起,站在了流言蜚语之下,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还能彼此前行。

更多的是日常生活里的不经意的偷拍,喻文州专心致志的对付一条鱼,拿着菜刀不知如何下手,黄少天玩游戏机玩到睡着,四仰八叉的躺在那,手柄砸在肚子上。一起出去逛超市,苦恼的拿着两瓶沙茶酱,喻文州紧紧皱着眉头,又或者是一起去日式料理店吃怀石料理,被女粉丝认出,两个人靠着女粉丝一起照了一张相。

总之,各式各样,在生活之中。

蓝河甚至有了一丝丝的羡慕,羡慕这朝夕相处的同队身份,羡慕这一同分享的荣耀,羡慕人生海海里遇见就抓住的彼此。

“喻队,你知道么,我和叶修在一起了呢。”

也不知道是心里哪个角落咕噜噜的冒着酸水,或者是因为接触的两人太过于幸福,因此也就想要不服输的告诉一下对方,我现在过得也是很好呢。

“哦?!苏妹子说的是真的咯?”

“什么什么什么!!!!!蓝河你竟然和那个叶不修在一起了!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等等你去了杭州你不是就是去找他的把!为什么啊!那叶不修有什么好有什么好!不是真的吧!!!”黄少天接收到这个爆炸的信息直接蹦了起来,排骨都快要从嘴巴里掉出来了,蓝河愣了一下还真没想到黄少天什么都不知道。

“嗯,是真的,而且叶修什么都好啊,对我都挺好的。”褪去了见到偶像的激动,谈起叶修,蓝河倒是出奇的平静,他跟黄少天说就是这样,毫无疑问。

“所以说苏妹子说的是真的咯?”喻文州是早知道这件事情了,因此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只是亲耳听到蓝河这么说,和道听途说来的八卦消息还是不一样。

“是真的。”

“异地恋很辛苦的。”

“所以,我在考虑——”

“蓝河你在考虑要去杭州么?”

“说实话,其实蓝雨哪有那么容易离开呀。”

蓝河说的是实话,自十七岁在上学的路上无意间撇到荣耀的宣传海报,听到班上的男生都在议论有一款挺火的游戏,叫做荣耀,有人提议说不如我们一起进游戏玩,玩个公会。那时候一帮男生相邀着一起玩游戏,蓝河下了游戏,进入到了荣耀,从第四区开始摸索,从最初的小白,到接触到职业圈,时间就这么慢慢的过去了,他没有成为职业选手,但还是成为一名职业玩家,那群男生里面也只有他坚持了下来,从接触荣耀就喜欢的本地战队,伴随着黄金一代出身的副队长和队长一起成长,蓝河他们对蓝雨的感情,并不比职业选手浅,职业选手还有转会和职业生命,而他们这群职业玩家,人生十年,都围着一个战队打拼,人人都说韩文清十年一如既往,而他们蓝溪阁,哪个不是一如既往呢?

这感情,怎么说得清,道得明,狠狠心就割得断?

喻文州见着蓝河沉默了,咳了一声说不如去和黄少天打一盘实况,等他把饭做好,吃了回去处理网游部的工作。

蓝河依言出去了,离开房间时又看了一眼那个照片墙,努努嘴,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了。

“喻队,我能问你们一个事情么?”

“你说。”喻文州给黄少天的碗里夹了一块鸡肉,示意蓝河问。

“你们那时候是怎么就决定要公开了呀?”

“嗯,因为被逼的。”黄少天喝完汤,说了这句话,听上去轻飘飘的,但是蓝河知道当时的情况,被拍到了两人亲热的照片,先放到了微博上,一时间舆论风暴洗刷了整个微博,电竞圈的两个选手的疑似恋情曝光,风头竟然盖过了另一个娱乐圈摇滚明星和国际女明星离婚的消息,质疑的和支持的吵得风生水起,这其实都不关他们的事,不是么?

可即便是这样,即将退役的喻文州身上还是被贴上了标签,原本要去总部工作的大好机会变得悬而又悬,而蓝河记得一年前蓝雨的焦头烂额,每个人脸上都写着焦躁两个字,公关部联系着媒体想要把这件事情压下去,冯主席亲自来了广州,和喻文州关着门单独谈了一个多小时,黄少天被迫停止了国家队的集训,那时候的兵荒马乱,连蓝河都不愿提起来。

但是,就在这种背景下,喻文州主动向公关部提出了要求开发布会公布恋情的事情。

那次,黄少天坐在台上穿着很衬他的黑西装,而喻文州则是一身银灰色西装,两人带着同样的戒指,介于男人的成熟和男生的青涩之间,蓝河在侧面看到,只觉得特别登对。

那时候喻文州对着话筒向在场的媒体公布了他们的恋情,说两人在一起是经过慎重的考虑的,公开给大家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黄少天说,我们没有过婚礼,其实按照正常恋人谈的时间计算,我们应该早就结婚了,所以这一次有这么多见证人在,姑且就把它当做是我们这辈子的婚礼吧。

话说开了,加上联盟的不干涉选手私生活的态度,再加之蓝雨这边公关部操控的舆论导向,反而偏向他们这边一些了,那些衷心的祝福让喻文州和黄少天幸福又感动,事情过了一个月风声也渐渐的平息了下去,他们依然过着他们的日子,唯一的变化是喻文州留在了蓝雨,做了战队的副经理。

“我记得之前看过一部电影,挺早的,里面有句话叫小孩才分对错,大人只管利弊,隐瞒恋情或者是分手,对于我和队长这段感情来说,都是错误的决定,所以不管什么利弊,我只是做了那时候我们认为是对的事情。”

“嗯,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是你宁愿舍弃一些东西都要不顾一切的对他好的。”

喻文州一锤定音。

 

蓝河离开他们家的时候,正是日头最热的时候,他坐着喻文州的车一起回战队,大马路上蜃气蒸腾,整条街上车来车往,每辆车都行驶在不同的道路上,它们在一个岔口相遇,随即又分离,有一辆车跟他们从出来之后就一直行驶在一条路上,快到终点时才在一个丁字路口向右拐,蓝河看着那台车,都觉得这短暂的十来分钟同路是多么的不可多得的缘分了。

何况是相爱的人呢。

 

权衡来,权衡去,天平终究是倒向了另一边。

 

晚上在寝室,没有电脑,蓝河拿着手机刷微博,看到一条叶修发的微博。

@叶修V:想,想想想想。

蓝河翻了翻微博下面,看了下,似乎都是在特别认真地问他是不是在想什么战术。

他笑了笑,翻个身,按了home键,调出电话界面,找到叶修的电话拨了过去。

“蓝啊,怎么样?看到哥想你的微博知道要打个电话来了啊?”

“恩,叶修,等我回去,也弄个照片墙吧。”


评论(24)
热度(124)